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三章:賈道士之死

作者:最愛MISIC伯爵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查文斌只不過覺得自己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既然他還活著,那便沒有理由再待下去,那座骸骨已經被打成了碎片,他也就沒有可以再留戀的東西了。往回走,這段路在他的記憶里是那么的清晰,但是此刻為何會變得如此的黑暗。

    點了一個火折子,淡淡的火苗只能照出眼前極短的一條距離,查文斌走的有些踉踉蹌蹌,腳下一個坑接著另外一個坑,凹凸不平的崎嶇感和之前進來時的一馬平川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感覺,難道自己是走錯了路嘛?他在懷疑著……

    忽然的,眼前出現了一片亮光,是那種雪白的亮,在這黑夜里格外的刺眼。

    是手電,心想著一準是那幾個小子憋不住了終究還是進來了。正預打招呼,對面喊道:“查老弟,你還好嘛?”

    聽這聲音當是賈道士的,查文斌用手遮著眼睛道:“大難不死,該做的我都做了,現在應該可以結束了。”

    “他來過了……”賈道士的語句里充滿了嘆息和悲傷,他看見查文斌的胸口一片血紅早已結痂,看樣子傷的并不輕,微微一個趔趄過后朝著查文斌走了過來。

    “他?”查文斌又想到了剛才看見的那個畫面,那個人舞劍的姿勢,還有他的五官,心中不禁的打了個冷顫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他,也許是,也許不是,總之我做出了選擇,以后再也不會有封神神話了,那具象征著火種的骸骨已經被我打碎了。”

    “老天爺,你沒事就好。”賈道士嘆息道:“我們可是足足等了你三天吶,你那幾個弟兄都要吵翻天了,趕緊跟我走,你再不出去估計就是鬧出人命了。”

    “三天?”查文斌啞然了,他確信此刻站在自己身旁的的確是那個賈道士,自己怎么可能一轉眼的功夫就度過了三天,看著自己的傷,這一切似乎都是在做夢。兩人開始加快著步伐,在手電的照射下,他才看清楚腳下的這條路到底有多難走,似乎剛才進去的時候是一個世界,出來的時候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個世界。

    爭吵已經被冷戰所代替,不過查文斌的及時出現化解了一切,胖子第一個沖上去檢查了他的零部件,胳膊腿都還在,倒是胸口的那點傷讓大家都頗為疑惑。眾所周知,葉秋那個怪胎具備強大的愈合能力,但是查文斌可是一個老病號了,哪一次不得恢復個十天半個月的,風起云說,這超乎了常理,問查文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兒,可他自己也講不清楚。

    “大概是比干顯靈了吧,我可能是遇到了幻覺一類的東西,要不然你們說我走了三天,我怎么覺得前后就是一眨眼的事兒。”他看向賈道士,把懷里的羅盤還有玉環一股腦的都送了過去道:“前輩,到這里,咱們就該是分道揚鑣了,這點東西你拿著,跟我無關,總之,從今以后你們的事兒我不再想參合了,只求給一個簡單的生活。”

    “你放心,既然你的承諾完成了,那么我也不會食言,那個死去的人我會給他一個交代。”說罷,那賈道士就從懷里拿著一個炮仗模樣的玩意點了火,“嗖”得一下,那東西就竄了出去,順著那炸開的天頂口子飛了出去,不久后便傳來一陣悶響。

    “等一下,我的人看到了這個信號就會派人來救你們出去,”賈道士又把那堆東西遞給了查文斌道:“我累了,想休息了,我的孫子還在這兒我得留下來陪他,我這一輩子都在為羅門忙前忙后的,現在想為自己活一會兒。這些你要么留著,要么轉給他們,隨你們的便,幾位小哥,從前多有得罪,你們也多多體諒,不要跟老人家一般見識……”

    “老人家……”胖子噗嗤一聲笑了,拍著他的肩膀道:“你要真想謝罪,那死掉的郵遞員家里還有雙親,先給安頓好,再去人家墳頭上陪個罪,一把年紀了死了人也不能復活,不如給社會留下點貢獻,或者索性去自首拉倒。你一個人悶聲不響的死在這兒算什么意思啊?”

    賈道士平常看上去有些邋里邋遢的,但是那一次出來之后,查文斌覺得他非但沒有一點疲憊,反倒是看上去越發的精神了。他還以為是自己完成了這樁事后賈道士高興了,一點也沒有意識到是別的可能。

    所以,當胖子說出那通話的時候,賈道士笑了,他咧著嘴笑得真的很開心。笑著笑著,其他人也就跟著笑了,雖然他有錯,且是人命案子,但起碼在這一刻,賈道士是無罪的,一同經歷過生與死,這個老頭兒的人生已經不能用簡單的一句話去概括了,每個人都知道,賈道士一定會以自己的方式去謝罪。

    忽然間,一口血就噴涌了出來,正對面的胖子笑著的臉頓時凝固了,他恰好被碰了個正著。猩紅剎那間布滿了他的面孔,賈道士就像一棵大樹仰面倒了下去,風起云也葉秋眼疾手快,一人一個抄住他的后背,前一刻還好端端的一個人,現在卻如同一灘難泥,只能由著他的身子不停的往下癱瘓。

    “好端端的這是怎么了?”胖子不斷的擦拭著自己的臉,他不相信,為何賈道士就這般了。

    風起云抓著他的手腕,只見賈道士掛著微笑的嘴角上不斷有帶著泡沫的血再往外涌。他看著查文斌道:“心脈全都震斷了,你們在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查文斌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斷了?怎么會?什么也沒發生啊,我是在半道上遇到他的,黑漆漆的,他打著燈喊著我的名字,一點異樣也沒有……”

    “我明白了。”胖子胡亂的擦了兩把道:“他是個太極高手,一定是用自己的內力把心脈震斷了,他想自裁謝罪,從一開始他就說了……”

    賈道士的眼珠子不停的翻滾著,一只手試圖抬起,幾次努力又都失敗了,接著便是不停的抽搐,挺了不到十來秒,脖子一歪便雙手重重的垂到了地上這便算是去了。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沒有人能夠反應過來,風起云似乎覺得胖子說的有些道理,但是一旁的葉秋卻冷灰著眼睛道:“他不是自殺的,沒有人可以做到這般的自裁。”說罷他一把抓過還沒閉上眼睛的賈道士,然后給他翻了一個身扯掉他的上衣,果然在他的后背上有個鮮紅的巴掌印記。

    眾人面如死灰,是誰用一掌竟然震死了賈道士,他出來已經有十來分鐘了,那個人是如何做到的?在他們的眼皮子地下悄無聲息……

    “不是現在,”葉秋用手輕輕摸著那皮膚道:“從這個腫脹的程度看,應該是在二十分鐘左右,那個時候他跟你在一起。”他說的,當然是查文斌了!

    “我……”查文斌一時語塞,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因為他看到賈道士的時候的確是好端端的,他仔細的回憶自己在見到他后的每一個細節,忽然想到有些奇怪的一點。

    “他見到我的第二句話是他來過了,”查文斌回憶道:“然后他好像那時候走路有個不穩的動作,我問他是誰,他也沒說,當時我就覺得四周的空氣瞬間變得很冷,難道是那個時候?”

    “他是誰?”風起云問道,“我們沒看見還有其他人進出。”

    “我也不確定,”查文斌道:“我隱約的看到了一個模糊的人影,他跟我說話,并且差點殺了我,最后的關頭卻又放了我。”他不斷的搖頭道:“我早該想到了,他就是羅門里的那個人,但是他的身份不能暴露,這個人很可怕,賈道士說了一句他來過了,證明他已經意識到什么了,所以我問了一句他是誰,結果馬上遭遇了那一掌,他才會一個趔趄,被封口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實在是太可怕了。”風起云說道:“聽你的描述,他可以做到悄無聲息來去自如,一路跟著我們卻又不被察覺,以一掌就能震死賈道士,并且還能讓他活這么久,足以見得這個人相當可怕。”

    “至少他放過了查爺。”胖子道:“這就足以說明他不想殺了我們,至于賈道士對于羅門不過是損失了一個已經利用完了的棄子,并不是羅門人都是冷血無情的,像賈道士這樣的人既可憐又可悲。所以,我一定想辦法回去潛伏下來,指不定將來還有機會找出那個人的廬山真面目。”

    說到這兒,上方也開始亮起了手電,有人在呼喊,這邊胖子也馬上跟著亮起手電做信號,不多久的功夫,便有繩子開始垂著往下放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