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7部分

作者:括號九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并給他捎回去,咱們回家過日子去。”

    “你舍得?”

    “我有什么可不舍得的?”

    “不是很信。。。”

    “有啥不信的?要么說你們姑娘家的頭發長見識短,一個破王爺有什么的?老子連皇上都不要了呢。”

    葉小鮮看著門口這挺著大肚子的老頭兒,扭頭問道:“這人是誰?”

    “我爸。”

    “啊?親的?”

    “嗯,親爸。”

    那就是退休皇帝了!臥槽!“不是,他為什么會在這兒?”

    “還不是因為你!你個小丫頭把我們家老三迷得團團轉,他就帶著我滿世界的找你。可算是找到了,你可被亂跑了啊,我這把老骨頭不知道還能跟著他折騰幾天。” 老頭兒說著便順走了桌上的一盤牛肉拌粉,抬腿往外走,“今兒我就找人給你找個媒婆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不能讓人家看了笑話。”

    陳宗允認真的點了點頭,他頭一回真心地同意這老頭兒的觀點。

    葉小鮮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悶著頭吃早飯,嘴里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只是這味道格外的香。

    吃完早飯陳宗允非得讓葉小鮮躺在院中的搖椅上休息,他則一個人鬼鬼祟祟回了書房。幼稚鬼,也不知道他背著自己準備做什么?久別重逢的葉小鮮恨不得每分每秒都黏在陳宗允身邊,也不管什么隱私不隱私,偷偷潛到書房門口,趴著門縫偷看。

    也不知道你倆究竟誰是最幼稚的那只鬼。

    只見陳宗允從書箱里翻出一摞紙,又從中抽出來幾張紙,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轉身就走。葉小鮮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沒跑成。陳宗允笑嘻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調皮的很。乖乖等著我不要著急,我去和他們交代一下嫁妝聘禮的事情,馬上就回來。”

    葉小鮮臊了個大紅臉,“誰著急了。。。”

    陳宗允滿臉喜色,將這早已修改過多次的禮單和注意事項交給了徐燒,“莫要弄丟,找人抄幾份然后分頭去準備,事情緊急,但不可將就。和管家說將云王府里的家底都拿出來,這次本王準備大操大辦。”

    他連王爺的頭銜都不準備要了,還能在乎那點錢嗎?

    這禮單可是他反復修訂過的,千錘百煉絕無差錯。幾十個睡不著的夜里他都是靠幻想打發時間的,這其中就想過若是要迎娶她,需要準備什么東西。訂婚是來不及了,但步驟不能少,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六禮皆要有。小定的四禮盒為全金打造,金絲環繞寶石鑲嵌,里面裝的是金果子,金聘餅,海味都是徐家村挑選出來的特等大鯪魚,算頭算尾能有一人高。而普通的干果也讓人換成了沉甸甸的實心金果子。

    那邊準備著,這邊的一行人從南方往北方趕路。掐算好了吉日,他們還有二十天可以花在路上。著實緊張的很。

    陳宗允說要回京城準備婚禮,讓全國都知道三王爺結婚了,云王府從此有了王妃。葉小鮮雖然覺得又折騰又麻煩,卻也不愿駁了他的心意。任憑他忙活就是了。

    回程之前,葉小鮮想去和卓遠、小桂兩兄妹道別。

    “我同你一起去。” 陳宗允自然是不肯讓她獨自去的,這姑娘穿男裝的時候還這么能勾人,換了女裝更要多加警惕。見了面,陳宗允恨不得當場大腿一拍,來對了!這黃口小兒一看就不對勁!

    卓遠見是葉小鮮,高興極了,三兩步就走了上來,拉了一下她的手腕又快速放下,“這幾日去了哪兒?我妹妹很擔心你。”

    葉小鮮見了他也開心,陽光下的少年朝氣十足,任誰看了都會被感染到,“我準備嫁人了。”

    第 57 章

    卓遠一愣,這也太突然了,他還沒來得及表達出自己的愛意呢。葉小鮮不愿意瞞著他,平白辜負了世間真情。

    “不過嫁了人我也能過來找你們玩。”

    卓小桂也跑了過來,低聲問道,“姐姐你嫁的可是這個村的人?那我哥怎么辦呢?”

    葉小鮮笑了,這小丫頭純真可愛,心里有什么就說什么,“不是這村里的人,他住的遠,但也愿意陪我四處同游。你哥會找到更好的人的。”

    她說的是心里話,意氣風發少年郎,值得最好的人來愛他。

    卓遠面露失落,卻又依舊保持溫文有禮的態度,開口問道:“那你今天來。。。是來道別的嗎?”

    “別說得這么傷感,我是來告訴你怎么找我的。” 葉小鮮突然覺得他倆就像是自己的弟妹,“去奔流堂報葉小鮮的名字就能找到我,若有一天你們想出去走走,記得來找我。”

    卓遠賭氣的說道:“我們不出去,我們就在這江邊住一輩子。”

    卓小桂仰著頭看向哥哥,“那你要是想姐姐了怎么辦?”

    卓遠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就你嘴快。”

    小桂一臉莫名其妙,我嘴不快啊。

    個人有個人的道兒,外人不必多言。陳宗允虛攬過葉小鮮的腰,輕聲說道:“時辰差不多了。”

    葉小鮮笑著點頭,萍水相逢不問征途,離歌聲里無人孤。她一拱手朗聲說道:“來日方長,后會有期,咱們江湖再見!”

    回京城的路上,陳宗允像伺候祖宗一樣侍奉著葉小鮮,弄的她渾身不自在,“你不需要給我捏腳,我坐了一天馬車,腳沒沾地屁股都快出繭子了。”

    “噢噢噢噢,這樣,那你趴過來。”

    “為啥?”

    “趴著就是了,乖,聽話。” 陳宗允連哄帶騙,將葉小鮮放平在驛站的床上,雙手上下游走,推拿按摩的水平堪比專業。葉小鮮在他大手的捏按下舒服的快要睡過去。可那大手好像有點不對勁,捏的地方不對勁。她勞碌命也沒用過下人,不知道貴族是不是都這樣享受,可是后面的渾圓真的需要這樣按嗎?等到那手往上移,鉆進衣服去擠壓著那兩團粉嫩,葉小鮮再傻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她上身剛抬起來一點想要仰頭質問,陳宗允的大手就趁機伸了進去,牢牢攬住,手指攆著尖尖兒。

    葉小鮮倒吸了一口冷氣,“你你你,得寸進尺!”

    “都是這么按摩的,乖寶貝兒,師兄按得舒服嗎?” 陳宗允壓住她的上身,咬著耳垂兒問道。

    “不舒服,哪兒有這樣的!”

    陳宗允用力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兒,疼的她哼了一聲。他再也忍不住了,牽著她的手往下按,“乖心肝兒,幫師兄也按按,師兄難受的不行了。”

    今夜消磨,幾多風情。嘆山川良是,溫柔鄉里恁風波。

    等到了京城,葉小鮮執意住在奔流堂。陳宗允無奈的說道:“那我想你怎么辦?”

    “沒幾天就成親了,住在王府不合適。” 她倒挺開放,若是早回來幾天,她就肯住進王府了嗎?

    “那我跟你搬奔流堂去得了,算我入贅。” 陳宗允耍起賴來沒臉沒皮。

    “我們廟小,裝不下您這么大的金佛,還請移步他處。” 葉小鮮站在奔流堂門口,不讓他進去。

    “唉,為夫的心啊。。。” 陳宗允眼珠一轉,“等等,咱倆算不算同門?”

    葉小鮮點點頭,雖然不承認他是什么破爛師兄,但師從同門還是對的。

    “那就是了!我搬你們這里學輕功總可以吧?你可是答應過要教我的!” 人要臉樹要皮,王爺不要臉皮。

    三王爺一邊忙活著讓人往奔流堂里搬東西,一邊嬉皮笑臉的說道:“我可舍不得一天不見我的大寶貝兒,想的緊。唉,找個媳婦兒太難了,師兄我恨不得把你捧到手心里。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明槍易躲暗戀難防。好在我就沒有退縮你知道嗎?”

    葉小鮮覺得耳邊嗡嗡的,他以前好像不是那樣的對吧?他不是出了名的溫玉貴公子,人好話少荷包鼓的嗎?怎么一動了凡心就跟中年油膩大叔似的呢?反差太大了。

    不僅奔流堂和云王府,整個京城都被喜慶裝扮著,街頭巷尾都在傳萬年鉆石王老五終于娶來了如意王妃,大家就等著大婚那天一睹佳人風采呢。

    阿娟和方銳也從謝家村趕了過來,阿娟攬著葉小鮮的胳膊說道:“可算是把你嫁出去了,為娘的心啊,這就踏實了!”

    “啊呸!你少占便宜啊。”

    “占什么便宜了?紅娘也是娘啊!” 阿娟扭頭像阿春問道,“你們什么時候辦事?為娘也給你們安排。”

    “滾!” 阿春一叉腰,怒目圓瞪,指著葉小鮮說道,“一個兩個沒有省心的。你跑什么你,慫了吧唧的,你還怕他以后娶妻娶妾不要你嗎?”

    葉小鮮見也沒有外人,干脆點頭承認道:“對,就是怕這個。”

    “傻缺,來一個宰一個,來兩個剁一雙。讓那些不要臉的見識見識馬王爺究竟幾只眼!” 活土匪。

    阿娟笑嘻嘻的附和道:“可不就是嘛,不行的話咱還能下蠱呢,蟲子我可以免費贈送!”

    太可怕了,院子外面的三個男人嚇得瑟瑟發抖。徐燃小心翼翼的說道:“王爺,要不然我教您點防身的招數吧?”

    方銳拍了拍了陳宗允的肩膀,嘆了口氣說道:“兄弟,我媳婦說的那個蟲子啊,我也沒轍,不過你要是覺得哪兒不對勁,馬上來找我,小弟一定竭盡全力。”

    太難了,生活可太難了。

    等到正式下聘的那天滿京城的人都出動了,人們就沒見過這么大的架勢。紅木大箱足足抬了六十個,還有馬車拉著的紅珊瑚、水晶洞、玉屏風、金絲大座鐘,數也數不完。

    “王爺您這是正式搬家嗎?” 葉小鮮趴在窗臺上對陳宗允說道。

    “這都是為夫的心意!!” 陳宗允站在院子里,他等一下還要去前面,葉小鮮卻不能露面,“都是你的私產。你可收好了,回頭我把王爺的名頭一給出去,咱倆就要靠著你這點家當過日子了。”

    “那你也太小瞧人了,沒這些家伙事兒我就養不起你了?”

    陳宗允想了想,若是憑著葉小鮮的本事,那他離要飯也不遠了,趁早撿個合手的打狗棍才是正經啊。

    大婚的那天,凌晨葉小鮮剛入睡就被叫了起來,陳宗允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說道:“寶貝兒快起來吧,我要趕回王府去,等一下就過來迎親,我的小乖乖今天就要嫁給我了,激動啊!”

    葉小鮮被他二了吧唧的樣子感染到,莫名也跟著激動起來。但是很快那點激動就被消耗光了,光是沐浴,梳頭,化妝,穿衣就快把她折騰進去半條命。

    再到后面的奉迎,葉小鮮累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等到合巹和祭神的時候,葉小鮮覺得窗外的天都要亮了,一整天了啊!老子一整天沒吃沒睡,這嫁人怎么比習武還累啊。

    進入洞房之后天真的是要亮了,陳宗允坐在龍鳳床上,揭去新娘子的蓋頭,正視著葉小鮮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白云蒼狗,只愿攜手看歸雁飛天邊。此生唯你一人,相知相伴。”

    葉小鮮笑了,多年前的她一定想象不到今時今日會有這樣的事情在她身上發生。天長地久,生生世世,說的就是他們之間的愛情吧?

    陳宗允手捧著她的臉,用手指摩挲著她的眼角,輕聲說道:“大喜的日子不能哭呢。”

    可為什么他也眼圈紅紅的?

    陳宗允和葉小鮮在床上吃著長壽面,聽結發夫婦在窗外唱著白頭偕老,福壽綿長。

    “你說,是就你們皇家這么復雜,還是所有人成婚都是這樣?” 葉小鮮吃著面,悄悄地問道。

    陳宗允笑著說,“我怎么知道?這是我頭一回結婚,不是很熟。”

    “哦,我也是頭一次。。。” 說完葉小鮮意識到自己說了傻話,抬起頭來看著陳宗允,鳳凰臺上燭搖曳,燭光下的公子英俊勝往常,此夜最風光,“郎君當為俊杰,妾甘為身上裘,大鵬不可籠,獨立于世共逍遙。”

    “好,此生定不負你。”

    大婚之后的三王爺辭去王爵封號,散盡身家,帶著王妃遠走天涯,從此不再過問塵事。

    夜幕下,陳宗允帶著新王妃進了趟宮,皇上親自走出殿外百步相迎。

    “皇兄不必多禮,你我兄弟二人永世不用行此君臣之禮。” 這皇上可比當年還是八王爺的那會兒瘦多了,減肥挺成功。

    “這次來一個是告別,也是正式給你見見嫂子。” 陳宗允說的驕傲,這么好的媳婦一定要多帶出去炫耀炫耀,“還有就是那些錢,務必專款專用,全部都要用在因圈地而流離失所的人身上。老人稚童婦人優先。”

    皇上連忙說道:“這太不好意了!三哥大婚我送的禮還不如你還的禮大,這是人干的事兒嘛?”

    陳宗允擺擺手,“咱哥倆也不用說這些,這錢我也不是給你的,不過是信任你能善用這筆錢罷了。”

    “那三哥可還有別的積蓄?你們出門定要用錢的!” 皇上親自拿出來一個早已準備好的錦盒,“一萬兩,是弟弟的一些心意。”

    葉小鮮心說這點錢你們哥倆推來推去還有完沒完了。

    陳宗允將盒子接過來,將里面的銀票掏出來放到桌子上,盒子放到衣襟里。又走到葉小鮮前面,將愛人虛扶起來,一起轉身對龍椅上的皇帝拱手行禮,朗聲說道:“君當為圣,心懷天下,太平興國,民之大幸。”

    直到他們二人的身影從眼前消失,皇帝才嘆了口氣。生前萬兩金,死后萬丈土,三哥是個明白人啊。

    蜀中的春天和中原完全不同,葉小鮮與陳宗允共騎一匹馬,陳宗允圈著她慢慢悠悠逛著。葉小鮮瞇著眼睛看向遠處,“你說那山上是啥?白色的那片。”

    “積雪。”

    “都春天了還有雪?”

    “嗯,高處不勝寒。”

    “問你個事兒啊。”

    “什么事?”

    “那個話本,你能不能改改?”

    “不能,那就是我當時的心境。”

    “就改結局,觀眾不喜歡看悲劇,你改成喜劇收尾行不行?”

    “我才不管觀眾喜不喜歡呢。”

    “那你加個番外行嗎?”

    “不行。”

    “求你了。”

    “晚上再求我。”

    “啊?”

    “晚上有的是時間讓你求我。”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