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一章

作者:一顆檸檬片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凌音暫時將獸人分散在胡老三等人的家里以及庭院之中,至此洪辰基地的眾人不時的能夠見到各類動物活躍在基地里面。

    不過鑒于凌音一開始就打過了預防針,慎重聲明表示這些猛獸都是訓練有素的并不會無故傷人,又兼之事實確實如此,一般情況下馴獸師都會守護在左右,更多時候,他們還會幫忙看家護院,民眾漸漸的習慣了他們的存在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對于喪尸身上的病毒,洪辰基地的研究人員研究了許久,發現這是已經變異過的病毒,暫時還無法破解,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先前早就沾染過末世病毒的人,染上的概率會小一點,不過如果沒有被染過病毒的人,一旦沾染上感染喪尸病毒的概率極大。

    對于奎因部落發生的事情洛璃等人不是沒有懷疑,在將眾人接回洪辰基地的時候,眾人也曾經返回到原地探查,然而還是一無所獲沒有半點的線索。

    那么就能夠推測出一點,那就是犯事的東西早就離開了那里,不過究竟去了哪里卻不是他們所能夠掌控的。

    對于這個不好的消息,洛璃也暗中將消息傳給了各個基地,讓他們增加防范提高自身的危機感,畢竟病毒暫時無解,還是防患于未然才是正道。

    洪辰基地風平浪靜了許久,就在眾人以為那詭異的東西已經離去稍微放松警惕,認為那完全是一件巧合的事情的時候,洪辰基地再次發生了喪尸事件,不過還好控制的還算及時,沒有造成更大的傷亡!

    眾人著急在心里卻無能為力,不知道能夠做什么,這比起上一次的生化人襲擊基地時間更加嚴峻危險!

    這次的對手及其狡猾,凌音西索幾人在白天黑夜里蹲守了好幾夜,然而還是徒勞無功,總是會在下一秒當他們以為抓住兇手的時候在另一個地方被人得逞,然后他們面前的傀儡化為灰燼煙消云散,仿佛在嘲笑著他們的愚蠢。

    幾次之后,西索明白了什么,恐怕這個人懂得□□之術,又或者說是末世病毒改造了他的身體,這個不過就是他所獲得的異能,不過究竟是什么人會與他們有這樣大的仇怨!

    每次案發之后,對方都會在墻上留下“我回來了”四個血字,仿佛是宣戰一般,有意告知挑釁,骨子里對洪辰基地裹挾著恨意,似乎是想要弄死所有人一般,即便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這究竟是哪一號人!他們也不記得當初世界上有著一檔子人啊!敵人的面紗依舊遮遮掩掩,變成喪尸的人越來愈多形勢不容樂觀。

    經過觀察,對方做事似乎及其沒有規律,全憑心意,有時白天有時黑夜,有時一天犯案幾次,有時十天半個月都不出手,大大的消減了他們的人力以及精力,不僅如此,他們的人完全捕捉不到對方的真身,就連一向有辦法的西索也變得有些束手無策起來。

    究竟應該怎么辦呢!眾人滿是愁死,卻只能束手無策,實在是愁的發慌!對方根本就不留下一點蛛絲馬跡。

    夜半時分,隨著一聲凄厲的聲音劃破靜寂,再一次有無辜的民眾遇害,眾人匆忙趕往案發的現場,獨留下一時狼藉以及瑟瑟發抖的群眾,各自從自家的窗戶眺望向受害現場,眼里的倉皇驚懼顯而易見。

    “接下來,我要開始命運的狂歡了!期待嗎!”

    鬼魅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詭譎魅惑,不過一瞬很快消失,再次給眾人心里蒙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

    這分明就是再次赤果果的挑釁,也再次說明此人已經厭倦了貓捉老鼠的游戲,屬于他的游戲即將進去接尾階段,凌音的眼神在月光的照耀下晦澀不明,西索的眼前望著遠方起伏不定。

    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不多時,還未等到眾人回去的時候,聽到了遠處傳來了李威凄厲的呼喊,“小栗!”

    凌音的心里一冷,瞬間趕到,只見到一道殘影呼嘯而過,快的根本趕不上,凌音按住李威,眉眼間抑制不住的是擔心,“怎么回事!”

    “那個畜生把小栗抓走了!奎因大哥剛才去追了!”

    西索擰眉,瞬間閃移,向著剛才黑影飄過的地方飄過去,然而還是很快失去了眾人的蹤跡!那人身上不知道有什么味道,遮掩了自身的氣息,令西索無法很快追查到他的行蹤。

    不過小栗身上有自己先前保存的一道靈力,若是他想要傷害小栗,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凝眉的片刻凌音也趕了上來。

    “怎么樣,西索,追到了嗎!”凌音的眉眼間有些頹靡,作為一個母親,她無法忍受自己的孩子身處險境。

    “并沒有,不過別擔心,暫時小栗不會有性命之憂,她身上有我寄存的靈力,盡管我暫時尋找不到對方的蹤跡,不過根據細微的靈力到是可以探尋到他的下落!”西索安慰凌音,總算是暫時穩定了她的情緒。

    西索運用靈力,感受著那抹靈元,功夫不負有心人,西索的眼神閃過一道暗光,看向某一處,“在西北角!走!”

    凌音的臉上浮現希冀,即便清楚當真是如西索所言,對方完全不會傷害到小栗,內心還是抑制不住的替她擔憂,這是她身為一個母親的本能,眾人的腳下在瘋狂的疾馳,都希望能夠快一點將對方繩之以法。

    小栗不過一個照面就被對方直接束縛提溜著走,其實在第一時間,小栗曾經動過使用西索留下來的靈力保護自己的念頭,不過那樣的話恐怕對方會被激怒,這才退而求其次裝作不敵的樣子。

    實際上小栗的身上還有另外一樣寶物,那是她外婆妖后留給她防身用的,沒想到當真是派上了用場,不過那東西有一個弊處,需要事先知道對方的名字,否則半點作用沒有!

    小栗直接被扔進了一所破屋內,對方站在門口居高臨下的仔細打量著她,“呦,怪不得是那兩個人的小丫頭片子,眉宇間當真是有那人的影子,依舊如當年那般討厭至極!”

    小栗的耳朵動了動,抓住了及其重要的字眼,當年!那肯定是在自己出生之前,也就是十幾年前,畢竟最近幾年一直風平浪靜的,他父母不可能與人結仇!

    小栗癟了癟嘴,“哦,原來你是我爸媽的手下敗將!有本事說本名啊!偷偷摸摸的像什么男人!”

    “呦,小丫頭片子想激我!你還嫩了點!當年你父母重傷我,害的我流落荒郊野外,花費數年才將將好轉,我與你父母有不共戴天之仇,你就自認倒霉吧!我定會拿你來血祭我多年之恥!”

    說到這里,對方的眼神里洋溢著瘋狂的赤光,嘴角勾起邪惡的弧度。

    眼神看向小栗的同時捏緊了雙拳,“我會在你父母面前,一點一點摧毀你,慢慢的…慢慢的捏碎你全身的骨頭,食盡你的血肉,讓他們自食惡果!到時候,我看她們還如何威風!

    恐怕到時候會向是戰敗的野狗一樣可憐兮兮的跪在我的腳下搖尾乞憐,求我高放你一馬!

    哦呵呵,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到見到那個場面了!一定很爽很精彩!”

    小栗的臉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憎惡,“切!怎么打不過他們,只能欺負我過過干癮了!出息!不過你就也只能做做夢了,畢竟這樣的景象是絕對不會出現在我父母的身上!你這樣偷偷摸摸的鬼祟行徑注定只會是一個失敗者!”

    “閉嘴!”

    不知道是不是小栗的話語激怒了對方,對方怒目而視,暴虐的氣息頓時肆虐!

    注視著小栗臉上那雙及其與西索相似的眼睛,狄協的心里忍不住顫抖!那是實際上發自內心抑制不住的恐懼,這也是他一直一來不敢與對方正面交鋒的理由,那是他生理上的恐懼,也是他視為難以啟齒的隱疾!。

    狄協的嗜血因子在血液里流淌咆哮,果然不管在誰的臉上,這雙仿佛能夠看透人心的眸子總是令人那么討厭,如跗骨之蛆一般,令他渾身難受萬千。

    他在虛空中描繪著小栗的眼睛,神情十分迷醉嗜血,“你說,若是我現在把你這雙眼睛挖出來,他會不會還是這么透亮清澈呢!”

    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不正常的瘋子,小栗的心里突然浮現出了害怕,不自覺的往自己的身后縮了一縮,然而避無可避,身后就是圍墻,將她的退路堵的死死的,不留一絲余地。

    呵!狄協注意到了小栗的小動作,冷笑出聲,“怎么,怕了!告訴你又何妨,我就是十幾年前最后大戰的喪尸王狄協!”

    說到此處,此人的眸子里透出一股陰冷,若非當年凌音西索的有意阻攔,自己又怎么會落得功虧一簣,狼狽逃離的下場。

    現在的他應該是坐擁天下的霸主,一切都應該臣服于他的腳下,而不是他像是過街老鼠一般在世界上流利逃竄許多年,深怕會暴露自己的蹤跡!

    這從來不是他想要的結果,這一切都是他們造成的,若不是自己使用金蟬脫殼之計,哪里還能有一絲茍延殘喘的機會!如今的結果都是他們自找的!

    眼見狄協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那雙陰冷的眸子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眼睛,小栗似乎能夠感受到對方越來越近雙手的冰冷,小栗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兒,偷偷的將手背在身后,小心謹慎的拿出了外婆交給自己的瓶子!

    “怎么,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還在偷偷摸摸的做什么,你以為你還能逃脫我的手掌心嗎!簡直是不自量力!”

    狄協上前欲從小栗身后拿出什么,小栗不經意間的開口叫到狄協的名字,“狄協!”

    狄協的動作殊的停止,一臉不解,毫無防備的答應,“哎,怎么,喊我的名字你是想要求饒!”

    呦,答應了!小栗抿嘴,不自覺露出了偷笑,可是半響卻毫無動作,狄協依舊沒有半點不適,且距離自己依舊越來越近!

    小栗快速的從身后狐疑的拿出了瓶子,左右查看,頭上不自覺的沁出了細汗。

    什么鬼!難不成不是這樣做的!還是說著這瓶子向食物一樣過期了,不是吧!這么坑爹的!

    狄協的動作逼近,企圖挖走小栗的眼睛,小栗眼睛里面狄協的身影越來越大,突然趕到的奎因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場景,對面的女孩仿佛是呆滯了一般,瞪大的眸子里是一張丑惡的怪笑,不顧一切慌亂的撲了上去,結果一個撲空到了小栗的面前,一個眨眼,原地的狄協消失了!

    作者有話要說:

    嗷嗷嗷,我馬上要完結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