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十七章

作者:一顆檸檬片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小栗,你終于嫁給我了!”

    看著他的女孩,身著紅裳嫁給了他,艷麗華美的衣服更加襯的對方嬌艷如花,他終于等到了這一天,從此以后,他會用盡所有的生命來保護這個女孩子。

    漫天的花瓣飛揚,底下的一群人起哄道,“親一個,親一個!”花童們在他們的周圍繞來繞去,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天真無邪充滿祝福的微笑,也許他們還不明白這究竟是什么含義,然而這并不妨礙他們祝福的心意。

    小栗與奎因站在舞臺上甜蜜對視,小栗難得的有了幾分羞怯,然而即便如此,小栗依然與奎因相擁而吻,底下響起了雷鳴的掌聲。

    接下來一片春宵帳暖,一世溫存,等到小栗醒過來的時候,卻迎來了無良父母的一個驚天大禮。

    新婚燕爾,小夫妻兩自然是需要好好溫存一番,想必起的不會太早,周維在收到凌音命令的時候,特地選擇在中午來到小栗的新居所,此時奎因正穿著圍裙站在廚房里準備中午的飯食,炊煙裊裊,突然聽到了周維的喊聲。

    奎因連忙從廚房里鉆了出來,此刻的他滿身的煙塵氣,哪里還有平時首領嚴肅冷酷的模樣,活脫脫一個平常人家為妻子洗手作羹湯的丈夫。

    周維仿佛是知道了基地長看中這人男人的平志,起碼在寵妻上他與西索是別無二致的,想來對于小栗小姐的照顧也會是無微不至的,是一個能夠令人放心的小伙子!將女兒交給他定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周維將一封信件交到了奎因的手上,“這是基地長囑托我交給小栗小姐的,拜托你轉交一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奎因接過信封,并沒有當即拆開,畢竟這是小栗的母親指名交給她的,即便兩個人已經是夫妻了,他也沒有權利去私自拆卸屬于她的東西,除非經過了她的同意!

    只不過還是很好奇西索凌音究竟會對小栗說著什么罷了,畢竟兩家的居所不過幾步之隔,若是有什么,直接過來說便是,為什么還要麻煩周維親自過來,難不成……!

    奎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抬頭望向小栗父母的家,莫非他們現在已經離開了洪辰基地,否則何至于如此!

    奎因腳步匆匆,回到房間將信封擺放在床前,陽光灑在小栗的臉上,就連臉上一層細碎的毛絨都清晰可見,感覺當真是可愛極了!

    想起昨晚的荒唐,奎因不禁有些臉紅了,昨晚他當真是孟浪了,他都不敢相信那樣狂野瘋狂的人是自己,似乎只要遇上小栗,他的理智總是會土崩瓦解,不留一絲余地!

    奎因輕輕的刮了一下小栗軟軟的鼻頭,輕喚道,“小栗,你的父母給你留了一封信,我猜他們估計已經離開洪辰基地了!”

    離開!睡意朦朧的小栗頓時清醒了,睜開了變得清澈的眸子,然而樣子還是有些淡漠,畢竟自她出生后,尤其是懂事之后,西索凌音二人獨自出去過二人世界的次數也不在少數,她自己是見怪不怪了,道“信呢!”

    奎因將信封交給小栗,整個過程都觀察到小栗的神情似乎都很平靜,只不過在看到什么的時候,平靜的臉上還是出現了一絲裂縫!

    奎因不禁出聲詢問,語氣里有幾分擔憂,“怎么了!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小栗的語氣顯然有些哀怨,“奎因!他們把基地交給我們管理,自己出去玩了,實在是太壞了!”

    說完了不禁還小聲嘟囔,我先前可是還計劃了蜜月旅行的,現在呢!都泡湯了嘛!!!

    原來是在為這種事情擔心,原來奎因還以為是西索離開的緣由導致小栗的心情有些萎靡,現在從眼前的情況上來看,情況顯然與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不過還不等他說些什么,小栗抬起頭來,眼神中仿佛有些光亮閃爍,似乎是做了什么大膽的決定!

    “奎因,我們也悄悄逃走吧!”

    “逃走!”奎因一臉疑問,實在是有些不明所以,逃!為什么要逃!

    對于他的不解自然詢問出聲,畢竟不懂就問也是一個很好的習慣了!

    小栗自然樂的解釋,“你看啊,我爸媽那啥……,難道你希望我困在這里嗎!你忍心嗎?所以我們也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嗎?”

    對于小栗突然的撒嬌,奎因毫無抵抗力,畢竟這是自己最心愛的人啊!

    不過作為部落的首領,奎因毫無疑問是一個及其有責任心有擔當的人,否則小栗恐怕也不會喜歡上這樣的他了,這就是他獨特的魅力!

    “可是我們就這樣走了,基地怎么辦啊!”

    “哎呀,放心吧,以我的性子,怎么可能會一直心甘情愿的呆在基地里面,母親她自然也明白我的性格,肯定不會只有這一個選擇!”

    “對了,信封上一定還有別的!”

    小栗掏出信封,直接展開,果然令有玄機,“若是不愿意,你李維斯叔叔堪當大任!”

    小栗爆笑出聲,果然啊,不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她本來想的就是李維斯叔叔,再不濟還有李威那小子,閑了那么多年總該做點實事了,男子漢大丈夫,怎么能一直閑著呢!對吧,她可是為他好!

    奎因也是大吃一驚,有片刻的失神,大概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小栗的父母竟然會這般的……行事不按常理,到是別有一番趣味了 ,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上揚的弧度。

    果然處理不同尋常,隨心而為卻不失打算,否則又怎么還會養出小栗這般優秀的人來呢!

    寫完了,小栗將信封立刻交給了站在一旁的奎因,“諾,等會兒我們收拾完東西,你就把這個交給周維,我相信他一定會處理好的!”

    就這樣,洪辰基地的人渾然不知洪辰基地的基地長以及繼任基地長已然靜悄悄的離開了他們的世界,并且在短短時間內再次選擇了下一任基地長人選!

    周維在收到奎因交過來的信封時似乎毫不意外,只不是眉毛上挑了一下,果然啊,不出所料,還是要走了呢!

    “你為什么一點都不好奇信封里面的內容?”

    對于周維淡然的態度,奎因還是帶有一絲好奇的,似乎大家對于小栗一家的任何絕地都沒有任何意外,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基地長就是這個個性,西索老大又是寵妻狂魔,自然不會違逆基地長的意思,早前基地長就說過想要出去,這好不容易來了你,又怎么會輕易的放過你,然而小栗小姐到底是基地長生的,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脾性什么的自然也是相差無幾!”

    聽完對方的一席話,奎因恍然大悟,沒有想到洪辰基地的人都這么清楚小栗一家,實在是令人不知道怎么說才好了,不過即便是這樣任性的任職,也不見對方半點生氣的態度,由此可知,他們在眾人心中的人氣以及信任度。

    小栗奎因撒手而去,周維再次將手里的信封一起交給了在家奶孩子的李威,“諾,這是小栗交給你父親的!麻煩你轉交一下!”

    李威狐疑的接過了信封,小栗給我父親的,她有什么需要與我父親說,直接走過來就好了,還需要別人跑腿一躺,不是吧!難不成這貨現在跑出去玩了,簡直是見色忘友的家伙!有色心,沒人性!

    好歹大家也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吧!出去游玩竟然不待我,好歹她名義上的妹妹也在我這里呢!

    此刻李維斯正與上官婉做在花園里面曬太陽,李威一把將信封塞給了李維斯,一臉的幸災樂禍,他可不相信小栗那家伙能有什么好事情需要交代,估計是又闖了什么禍過來尋求庇佑的,估計呀!那封信也是給她娘親的,畢竟這種事她也不只是干過一次兩次的了!已經是熟能生巧了!

    李維斯習慣性的將信封交給媳婦兒上官婉,上官婉也本以為那封信是交給自己的,等到看到信的內容,才知道是自己大錯特錯了,連忙將信封交給了李維斯!

    李維斯有些訝異,“怎么,難不成這是給我的!”

    上官婉無奈的點頭,李維斯展開信封查看信封上的內容,再次與上官婉一樣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什么!”李維斯驚訝出聲,“這個西索,果然是寵妻成癮,竟然就這樣撒手不管了,這個奎因也是,不愧是一個種族,寵妻特質也是如此,竟然一個兩人都撒手不管了,直接推給了自己!這像什么話啊!”

    過分啊實在是太過分了,難道他就那么閑嗎!!!!他也是有老婆的人好不好!

    “維斯,那你接下來準備怎么辦!”

    李維斯劍眉上挑,邪笑道,“還能怎么辦!他們能甩棍,我也能甩啊!咱們把這個大任交給李威那小子不就好了,咱們也自在逍遙去如何!”

    上官婉眉宇間有些踟躕不定,“可是……,威兒他……!”

    “放心吧!不是還有周維胡老三等人輔助嗎!定能夠做好了!”

    說罷似乎是害怕上官婉還尤自不同意,一個一米八多的大漢子竟然就這樣當眾撒起嬌來了,“媳婦兒,難道你就不想要和我一起度過二人世界嗎!媳婦兒~”說到這里還故意拉長了語調!

    到底是心疼李維斯,上官婉無奈的應了,內心想,李威都長這么大了又有眾人從旁協助,想必應該是不會有什么大的問題了吧!

    窗外的李威抱著著安安,嘴角勾起一股不屑,嘖嘖嘖,一個大男人,這樣故作扭捏的樣子簡直是沒眼看,哼,不過看在我平時沒少麻煩你的份上,就放你們出去瀟灑一段時間好了!

    哼,冷哼一聲,李威抬腳離開!唉,攤上了一個無良父親時刻想要拐帶自己的娘親,實在是憂桑啊!

    周維再次接到了李維斯的信封,臉上浮現了心知肚明的笑,再次將信封交給了李威!

    李威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信封里面究竟是寫了什么內容,別以為上次他們晚上偷偷摸摸的溜走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只不過是不想拆穿他們罷了!

    這天晚上李威突的睜開了眼睛,聽到了樓上傳來了細細索索的聲音,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做什么,不過雖然肉眼無法窺視那方的情況,光憑猜的李威都知道是在收拾行囊,準備跑路了。

    刺啦,一聲細微的聲音傳到了李威的耳畔,估計這是打開窗戶了,準備跳窗逃跑了!

    呼啦,這是起跳成功了,直接關上了窗戶,哎呀呀,無良啊無良!切,一個兩個的都這樣!

    不過即便是嘴上大呼著父母無良沒人性,李威依然端坐在床上毫無動靜,罷罷罷吧,就讓你們暫且逍遙一陣子,誰讓我是一個孝順兒子呢!就當是這些年自己胡鬧給你們的賠禮吧!

    翌日,天方亮,洪辰基地再次毫無動靜的上位圈變化了,可底下的民眾依然無知無覺。

    李威處理事務的時候,安安就在一旁看著,日子就這樣一點一點的過去,日出日落,潮漲潮汐,安安也在一天一天的長大,從一個懵懂無知的稚兒成長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丫頭,這些日子以來,前基地長以及繼任基地長以及再繼任基地長都是時不時的回來一趟,不過大多數時候還是流浪在外面,似乎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閑散的時光,也一點都沒有想要將基地長位子拿回來的想法。

    李威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這日,李威從外面辦事回來,就發現了自家的門前出現了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腦袋還時不時的朝著里面張望,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出現。

    李威還未上前,就發現了安安一蹦一跳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那鬼祟男子立馬喜笑顏開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安安,感覺像是狼看見獵物一樣眼角眉梢都閃著光。

    李威頓時心生不耐,果然是心懷不軌,當真是不知所謂!在他家門口做什么呢!一點分寸都沒有!

    “安安,這……是我送給你的花!”

    對方上前,有些不好意思的送出了藏在身后的花束,期待著安安的反應。

    “好漂亮的花啊!”

    安安似乎絲毫沒有覺察到對方的鬼祟心思,毫無顧忌的接過了對方手上的花束,模樣還極為開心,拿在手里不斷把玩著。

    見到此情此景,李威的拳頭不禁緊緊的攥緊,心里頭隱隱的有了火氣竄了上來快要壓不住了。

    究竟是哪里來的阿貓阿狗,竟然敢跑到他的地界來哄騙無知無覺的安安,當真是好本事!

    李威快步走上前,直接阻擋了男人欲要開口的話語,“安安!”

    瞥見李威辦公回來,安安臉上的喜色幾乎是遮掩不住,立刻小跑著上前拉著李威的袖子,完全忘記了剛才立在一旁的諾力,不得不說也是極大的愉悅了李威心情,竟然當著安安的面不動聲色的朝著諾力挑了一下眉,像是炫耀一般。

    諾言自當是看到了李威面上的挑釁,心頭不禁跳動了一下,基地長他自然是見過了,不過按照基地長這意思莫不是他也喜歡上安安,不過按照現在這個情況,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的,大不了大家公平競爭罷了,權看安安會如何選擇。

    不過若是這句話被李威聽到,恐怕他一定會冷笑出聲,公平競爭,你也配!安安可是本少爺我辛辛苦苦養大的,我親手養成的水白菜,怎么可能便宜了別人那些臭不要臉的!

    “安安,今天帶你出去玩怎么樣!”

    “真的嗎?太好了!”安安的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情,顯然是極為喜歡的,畢竟李這段時間以來都極為忙碌。

    諾力自然也注意到了安安喜悅的神情,臉上不悅極了,當即阻擋出口,“這不合適吧!畢竟今天已經晚了,不如待明天天亮咱們一起啟程如何!”

    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也想要一起同行,李威自然是聽出了他的話外之音,然而還沒有等到他開口反駁,安安就已經十分不解風情的開了口。

    “不是我和李威哥哥一起出去嗎!為什么是咱們!”

    諾力語塞,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心上人安安會出言反駁,正準備辯駁,然而未等到他說出口,李威已經緊接著開口了,“想罷是這諾力語誤了,畢竟我也沒有邀請他,想必對方也不會如此不識趣的不請自來!哦!”

    兩個人一唱一和,前者是無意,后者卻是故意,到是陰差陽錯截住了諾力的話頭,兩個人心有靈犀一點通,想必他們之間遠遠不是自己可以介入的!

    諾力有些頹然,苦澀道,“對,是我語誤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臨走諾力定定的看了安安一眼,想必此生有李威的保護,安安定能安然無憂了,畢竟他有那樣的手段又是洪辰基地的基地長,卻是比自己與安安更相配,只是見到他都能令她心生喜悅,他又何必想不開去介入他們呢!

    李威清楚知道如今的安安已經長大了,若是他再不出手,恐怕到時候就是硬生生的將安安拱手讓與他人,這是萬萬不能忍的!

    故而第二天李威帶著安安去了一個地方,滿山的鮮花遍野,濃郁的馨香撲鼻,安安的臉上笑靨如花,她還從沒有見到過如此美麗怡人的地方,撒歡的在小道上奔馳著,微風拂過她的臉畔,感覺愜意舒適極了。

    李威上前一把抓起了安安的手,如同變魔法一般將一枚戒指套在了安安的手上,戒指上的銀光在太陽的照射下熠熠生光,別樣的光輝當真是好看極了。

    戒指大小合適,當面鑲嵌了一層花紋,最正中間則是一只熊貓崽崽的圖案,憨態可掬,恰恰好是她的原形,想必李威也是用了心的,安安也很是喜歡,不斷的摩挲著戒指上面的花紋。

    然而李威突然的行為,安安依舊有些不解,看著手上的戒指,戒指的含義她是知道的,不過她卻不知道李威這樣做的用意,或者說她不敢肯定罷了,“你這是做什么!”

    “我做什么,難道你還不清楚嗎!這款戒指是我親自設計的,我喜歡你,安安,嫁給我吧!”

    “嫁給你!”安安的神情有些懵懂,她似乎還不明白嫁給他究竟意味著什么,不過這并不妨礙她答應他的要求,想必以后可以繼續與李威哥哥生活在一起一輩子,那樣的話似乎也不錯哎!更何況她明白她離不開他,在他身邊的每一天都很幸福美好!想必這就是喜歡吧!

    想罷清楚了,安安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便不在繼續猶豫,直接看著李威的眼睛大聲的說出了自己的回答。

    “好呀!我愿意!”

    對于安安的回答李威幾乎也是在預料之中的,然而即便是如此,他有十之八九的把握,卻任然會擔心最后會出那十之一二的錯誤,故而在聽到安安最后的回答之后,他的內心還是十分激動與興奮,眼角眉梢遮掩不住的是喜意。

    陽光下一對璧人相擁,洪辰基地再一次迎來了盛大的婚禮,眾人歡聚一堂,見證著這美好的時刻。

    作者有話要說:

    哈哈,完結啦!由于存稿的原因,接下來可能會先開《花式作死手冊》,希望大家繼續多多支持啊~

    預收文1《boss大人獨寵我》

    胎穿星際時代,睜眼就是億萬富翁,菲利希亞表示人生贏家有沒有!

    從此以后她的夢想就是安靜的當一只坐吃等死的米蟲!

    可是…

    一不小心得了類似古人類諾貝爾的獎項,這是腫么破!

    被傳包養!

    姑娘身家千萬,我…被包養,你確定…?嫉妒!□□裸的嫉妒!

    啊!事實上確實有一個金主,雖然吧!他不是很有錢,帥就好,勉強讓他包養一下吧!

    白蓮花當眾刁難我,“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不好意思,姑娘我小心眼的很,還記仇!小心我背后給你小鞋穿!”

    眾人驚呆一眾下巴!姑娘你這么直白這樣真的好嗎?

    預收文2《花式作死手冊》

    本文又名《作死進行時》、《對不起,大佬我是被逼的》、《沙雕系統我恨你》文案:“呵呵!穿了!經過我同意了嘛!信不信我去消費者協會告你啊!”洛璃叉腰叫囂!

    “還想不想回去了!”系統幽幽然!

    慫!嘿嘿,您說。

    行吧!感化反派大佬是吧!任務我做!

    洛璃咬牙就這樣在作死的道路上漸行漸遠,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每天都在戰戰兢兢中度過,提著小心臟深怕那天被原著心狠手辣的反派給折磨弄死。

    說好的感化呢!撞他扇他下毒,呵呵!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反派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令人毛骨悚然,而系統的要求也越來越過分,早死晚死都是死,洛璃直接仰天長嘯,決定罷工,誰愛做誰做,反正老娘歇菜了!

    反派微微一笑:“璃兒,怎么今天沒有按照系統的任務來做,你不乖哦!”

    洛璃(驚恐臉):“我我…你……”,話未說完,拔腿就跑。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