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1章

作者:安然一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這個人身上。

    一身白色鑲青邊的長袍,黑發細長如墨、正被金冠高高挽起,鬢若刀裁,眉如墨畫……這樣絕美的面容讓他看起來仿佛一塊無暇美玉,風姿綽約,給人一種高貴清華之感。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總給人一種熟悉的感覺。

    而跟刀勞鬼一般,有這樣感覺的人真不少。

    敖安安此時整個人卻是愣在了原地。

    涂子陵!他來了!

    下一刻,扭頭看向一旁的刀勞鬼:“你確定他就是帶走北北的人?”

    難不成她的猜測錯了嗎?不是天道的手腳?

    可若真的是涂子陵,北北呢?

    不!不會的,涂子陵不是那種不聲不響會帶走北北的人。

    “那個是一個虛影,我看不清他的臉,所以我也不確定。”刀勞鬼說著,忍不住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這個男人,是他見過的唯一漂亮超過他們家大人的男人,重要的是,他竟然還覺得他眼熟,但是卻一下子想不起來。

    敖安安聽到這個答案,馬上就肯定了這個答案。

    就在這時,這名在別人眼中角色的古裝美男終于從半空中下來,然后翩然地落在了敖安安的面前。

    雙目注視,仿佛有一種詭異的氣氛在兩人之中流轉。

    敖安安看著眼前的涂子陵與敖北北相似的眼睛就這么靜靜地看著自己,不發一語,仿佛能一直看下去時,忍不住出了聲,“你,來了。”

    “嗯,讓你久等了。”涂子陵看著敖安安道。

    敖安安頓時一,她有等她嗎?有嗎?

    而就是這個簡短的對話,現場所有人一下子都明白。

    這個人,跟他們的敖大師是熟人。

    “這位是?”曹嚴最早反應過來,問著敖安安道。

    “他叫涂子陵。”敖安安介紹得極其的簡單。

    涂子陵聞言,看了一眼敖安安,隨后看向曹嚴,添了一句,“北北的爸爸。”

    北北的爸爸?

    這五個字一出,全場俱靜。

    敖北北這個小家伙的存在,特殊部門的玄士們大多數都知道,雖然他們都不知道敖安安為什么會突然之間多出一個那么大的孩子。

    但是憑著跟敖安安極為相似的臉蛋,沒人懷疑過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同時也對北北爸爸有著好奇。

    到底是誰跟敖安安生下了敖北北?

    可沒想到,這個人竟然就這么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此時看著這兩個人站在一起的模樣,突然之間又覺得,這樣的兩個人站在一起真的是莫名地相配。

    而且,他們這一下也總算是明白了一點,為什么他們會覺得這個男人熟悉了。

    敖北北不就是這個男人的小翻版嗎?

    刀勞鬼跟老樹鬼兩個更是瞠目結舌,這就是北北經常掛在嘴邊的爸爸?

    “你剛剛說,帶走北北的人跟我一樣從空間縫隙中出來?”就在刀勞鬼看著涂子陵時,涂子陵卻是問起了刀勞鬼,同時,眉頭微微蹙起,看了一眼一旁的敖安安。

    敖安安被這一眼看得有些心虛,她覺得涂子陵這一眼是在暗示她沒有照顧好北北。

    實際上,仿佛也是。

    “嗯,就是從一個黑洞中出來的,是一個虛影,看不清臉,然后以相同的方式離開了。”刀勞鬼再一次認真地重復了一遍,他感覺到了涂子陵給他的一種無形的威壓。

    在刀勞鬼說完之后,涂子陵的鳳眼就落到了敖安安的身上。

    敖安安只感覺渾身一涼,“我沒想到有人會把主意打到北北身上,我正打算去救他。”

    “那就走吧。”涂子陵看著敖安安的態度,嘴角輕扯道。

    “去哪?”敖安安下意識問道。

    說完之后,敖安安就覺得自己說錯話了,果然,看著涂子陵那目光,敖安安覺得自己有點……犯蠢。

    下一刻,涂子陵對著敖安安伸出了自己的手。

    見狀,敖安安的神色有些恍惚。

    以前她也是這樣牽上涂子陵的手,在他的帶領下前往各種秘境。

    當時的她可是沒有其他的顧慮,可是現在……啊啊啊!總覺得別扭!

    看著敖安安變幻的臉色,涂子陵的眼里劃過一道顯而易見的笑意,稍縱即逝,然后一聲冷哼從喉間溢出,“還不快點。”

    聽到聲音,敖安安微微抬頭,當看清跟自己記憶中一模一樣的涂子陵,敖安安原本紛亂的心卻是慢慢地平復了下來。

    下一刻,直接握住了涂子陵的手。

    在兩人手簽上的那一刻,涂子陵另一只手卻是在空氣中一劃,他們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黑洞。

    看著這一幕,周圍的人都愣住了。

    憑空劃出一個不知名的黑洞……這實力……

    這時,敖安安突然想起了曹嚴等人還在一旁,在進入黑洞之前,飛快道:“你們不用管我,接下來的事情你們處理吧!”

    說完之后,兩人就這樣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若不是他們確定他們不會看錯,他們還真的會以為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夢。

    “部長,他們……”一旁有玄士忍不住道。

    竟然就這么消失不見了。

    他們比他們想象中的要更加的玄幻與強大。

    “這件事,所有人都當作沒發生過,現在清理好現場。”曹嚴當即命令道。

    他的心中隱隱約約地有些猜測,也有些明白那日敖安安為什么不愿意告訴她的身份背景。

    或許,她的身份背景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更加的難以想象。

    不去深究,對他們來說可能更好。

    玄士們聽著曹嚴的話,默默地按照他的話照做。

    現場陷入了有條不紊的掃尾中。

    至于刀勞鬼跟老樹鬼兩人默默地看著敖安安跟涂子陵離開的方向,心里雖然還是擔憂,卻是沒那么揪心了。

    他們相信,他們大人一定會帶回北北的。

    “你有沒有覺得,大人在北北爸爸面前有些慫?”心里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之后,刀勞鬼開始回想整個過程,想著那張跟敖北北十分相似的臉,然后默默地得出了一個結論。

    雖然臉長得相似,但是性子完全不一樣呢!北北的性格跟他們家大人更像一些。

    老樹鬼回想著那個畫面,默默的點頭,“是有點。”

    “妻綱不振啊!”

    這一邊,敖安安跟著涂子陵進入黑洞之后,就一直在黑色通道中行走,能夠入眼的,就是一望無際的黑色。

    這讓敖安安想到了自己最初穿過來時經歷的空間通道。

    那時遇上空間風暴,還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真的給她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想著,忍不住握緊了另一只手。

    “怎么了?”清冷的聲音在空寂的通道里響起,讓敖安安頓時回神。

    “沒事。”敖安安趕緊搖頭道,更是轉移話題道:“還要多久才能到?”

    說完,也擔心起了敖北北的處境,“北北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兩人剛進空間通道的時候就提到了這件事。

    北北在天道那里。

    至于涂子陵,并沒有說她的猜測對或者錯,只是徑直地趕路。

    然后敖安安這才想起涂子陵跟敖北北之間的關聯。

    九尾狐一族,相互之間就有血緣聯系,能感覺到同族的存在,更不用說涂子陵跟敖北北兩人之間是父子。

    他們青龍一族可沒有,不過她也在敖北北的體內設置了禁制,可她在搜尋禁制的時候卻沒有發現敖北北的所在之地,這表示敖北北所在的地方能夠隔絕她的禁制。

    這個世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天道而已。

    “有我在,不會有事。”涂子陵開口道,低沉的聲音中帶上了安撫。

    敖安安不得不承認,聽了涂子陵這么說之后,她的心安穩了不少。

    在很久很久以前,涂子陵仿佛就是她背后靠著的大山。

    這般想著,心跳仿佛加快了幾分。

    在這么久之后再看到涂子陵,她仿佛覺得有什么不一樣了。

    若是有其他人知道敖安安的想法,肯定會啐她一臉,兒子都生了,還能一樣嗎?

    接下來的一路又是平靜萬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的前方終于出現了一點點光亮。

    “到了。”

    看著前方的光明,兩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

    一陣刺眼的光芒過去,兩人從空間通道里出來了。

    一出來,兩人就看到了一塊石碑。

    石碑上寫著四個上古文字:天極之地。

    敖安安一看到這石碑的時候就認出了。

    石碑,也是界碑,是世界與世界的聯系之地。

    無極之地,就是天道們所住的區域。

    在這個區域內,隨天道而動。

    涂子陵帶著自己來到了這片區域,也就更肯定了一點,敖北北就是被天道帶走的。

    隨后,兩個看著那界碑,在觸碰到它的時候,便化成兩道光芒進入到了這界碑之中的無極之地。

    一進去,敖安安就看到了一座簡單的四合院,至于周圍,那也是綠草茵茵,花團錦簇,仿佛世外桃源。

    而就在兩人到的時候,四合院的門,直接就開了。

    想也沒想的,兩人就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了一個男人以及敖北北。

    此時敖北北正被圍在一個陣法內,仿佛有一道屏障將敖北北攔在了里面,而里頭的敖北北正對男人張牙舞爪的。

    “你放我出去,賊老天,你放我出去……”敖北北稚嫩的聲音毫不掩飾她此時的憤怒。

    看著敖北北此時生動活潑的模樣,敖安安心里松了一口氣。

    下一刻,直接就叫喚道:“北北。”

    聽到熟悉的聲音,敖北北馬上就回過了頭,“媽媽!”

    只是等他回頭的時候,他看到的不僅僅是敖安安一人,還有一個他日思夜想的人。

    “爸爸!”敖北北的這一聲叫得那是十分興奮。

    他爸爸來了,他終于親眼看到爸爸了,而且爸爸還跟媽媽一起來接他了。

    真的是太棒了!

    看著這一幕,涂子陵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揚起了一抹笑容。

    敖安安在一旁看著,一時之間愣了愣。

    這對父子的初次見面看起來有點那么的“甜”,雖然現在所處的位置有那么一點的不對。

    涂子陵在跟敖北北簡短的交流之后,目光投向一旁的男人。

    也就是這個世界的天道。

    而這時,敖安安身形最先一動,下一刻已經到了敖北北的身旁,一道靈力從手中而去,砸向那陣法,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道靈力卻是直接穿透了這陣法,砸到了地上。

    同時,剛剛還可以看到的敖北北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敖安安看著這一幕,面色微變,“你將北北放在哪里?”

    他們哪里還看不出來,北北看樣子就在他們的面前,但是卻是一道虛影。

    互相之間能看到對方,但是卻不能觸碰到對方。

    “果然不愧是修真界來的,就是有見識。”天道看著敖安安,神色帶著幾分的嘲諷。

    “你想要什么?”

    天道的目光看著敖安安,“你不是猜到了嗎?”

    敖安安聞言,抿唇看著天道:“你想要離開這方世界,那么就必須找到替代的人。”

    在從不化骨的口中知道那些之后,敖安安的心中便已經得出來大概的脈絡。

    天道想要離開這一方世界,就必須要找一個人接替他的存在。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下一任天道的候選。

    一是靈魂之力,二是身體。

    不化骨,無論是神魂還是身體,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無敵的存在。

    只是若是讓不化骨繼承這方世界,那么這方世界只有毀滅的份,但那對天道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那時他肯定已經卸下了擔子,這個世界毀滅與否已經跟他無關了。

    而現在,不化骨的神魂被滅,身體被她收了,天道走這一條路明顯已經不可能了。

    那么他要的,就是找另一個可以替代的存在。

    她或者北北,都是他的一個選擇。

    而明顯地,北北更容易對付一些。

    她還想起了那直接被天道劈死的一魂二魄,這才明白了一點,天道殺人滅口不過是為了不讓她懷疑,才有可趁之機帶走敖北北。

    敖安安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天道算計得該死的厲害。

    “你果然聰明。” 天道毫不客氣地點評道,“而且運氣也夠好!其實若不是你毀了我的計劃,你們也不會成為我的目標。”

    “你的計劃?你的計劃就是用你一手掌控的世界成為你自由的犧牲品?”敖安安冷哼。

    “他們既然由我創造,為我犧牲有何不可?”天道直言道。

    敖安安一時無語。

    天道已經陷入魔障了,她說再多也沒用。

    “我想要見北北。”

    “不可能!”天道拒絕道。

    “你難道不覺得,比起北北來說,我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嗎?”敖安安誘惑道。

    她是青龍之身,不僅僅是在這個世界,同樣也是修真界至高無上的存在。

    “你的確是比你兒子更好,但卻不是最好的選擇。”天道冷哼道。

    他又不傻。

    敖安安的修為強,他怕在施法過程中出現什么意外。

    而就在這時,敖安安突然之間感覺到她在他身上設置的禁制正在蠢蠢欲動。

    “你對北北做了什么?”敖安安厲聲道。

    “當然是在給他更加強大的體魄。”天道輕哼道。

    “你……”敖安安說著,此時也不愿意再跟天道嗦,開始在這空間內尋找起敖北北的蹤跡來。

    她憑著還殘留的禁制順著痕跡順藤摸瓜。

    天道本來是沒將敖安安放在眼里的。

    因為這個天極之地就是他的天地,他想如何就如何。

    只是在想到敖安安那詭異的運氣之后,天道還是選擇了攔截敖安安。

    可就在天道動手的時候,一旁的涂子陵卻是將天道攔截了下來。

    天道在攻擊被攔之后,意外地看了一眼涂子陵。

    “你……竟然……”

    天道是真的沒想到,眼前的這只九尾狐修為已經到達了這個境界。

    可既然到了這個境地,為什么會在一旁不動手。

    似乎是看出了天道所想,涂子陵淡淡道:“這是她的歷練,我插手不好。”

    “你現在不就是插手了嗎?”

    “我見不得我妻兒被欺負,而且這影響不大。”涂子陵掃了天道一眼,不咸不淡道。

    天道:“……”

    的確,有涂子陵的阻攔,天道并不能直接攻擊敖安安,主動權開始回到了敖安安手中。

    敖安安自然也注意到了天道跟涂子陵兩人之間的對話。

    在聽到涂子陵的霸氣宣言時,腳步忍不住一頓。

    妻兒?

    兒子是沒錯,但是妻子……她可沒嫁給他吧!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敖安安明白此時什么更重要。

    很快地,敖安安已經在一個位置站定。

    在這個位置上,她對敖北北的感應是最強的。

    確定不了方位,敖安安不愿意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去試。

    既然如此……

    下一刻,敖安安直接就拿出了羅盤。

    羅盤拿在手上的時候,開始瘋狂地轉動了起來。

    敖安安回頭看了一眼天道,隨即往羅盤里投入自己的靈力。

    一投入,羅盤開始漸漸地穩定下來。

    沒一會兒,就指定了一個方位。

    收起羅盤,敖安安直奔著這個方位而去。

    天道看著這一幕,眼神微變,手不由地收緊。

    這方空間的確是在他的控制之內,隨他而動。

    可偏偏這個時候,敖北北正在陣法之中接受身體改造,若是被打斷……他就前功盡棄了。

    這一家人中,敖北北最好拿捏。

    在天道思索之中,敖安安離敖北北所在的地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很快地,在破了一個屏障之后,敖安安終于看到了自家的寶貝兒子。

    只是與之前的活潑不同,他此時正靜謐地躺在陣法上,然后陣法上的靈氣源源不斷地進入敖北北的體內。

    看著這一幕,敖安安下意識地就想要打斷這一切。

    可在這時,涂子陵卻是來到了敖安安身邊,低聲提醒道:“再等等。”

    “為什么?”

    “天道在用這方空間的靈力滋養北北的身體,對北北有好處。”

    “可天道另有打算!”敖安安忍不住道。

    天道,聽起來高大上的稱號,可敖安安卻不想讓被北北當。

    那就意味著將一方世界背負在身上,將永無自由。

    “有在我,在北北的身體被滋養夠后,我會動手。”涂子陵開口保證道。

    敖安安一聽這話,就沒有任何疑慮了。

    后面跟來的天道聽著這對話,差點就要吐血了!

    他廢了這么大的勁,難道就是給別人做嫁衣嗎?

    想著,天道直接動手了,強硬地想要打斷敖北北的“晉級”。

    可天道動手轉移的時候,卻尷尬的發現,他所設置的陣法已經不能移動了。

    天道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涂子陵的身上。

    這里能夠做到這個的只有他!

    天道心中暗恨。

    敖北北在手,他想要牽制住敖安安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偏偏又多了涂子陵這個天外來客,并且這個天外來客的實力并不他差。

    想到這一點,天道心里更恨了!

    在他之外的其他世界,那是多么的強大,他為什么就要被拘束在這一方世界之中?憑什么?

    一股不甘在天道的心內慢慢地升起。

    而就在這時,突然之間,正在陣法之中的敖北北卻是一下子醒了過來。

    在他醒來的那一刻,大量的靈力更是一下子涌入他的體內。

    然后在看到一旁的敖安安跟涂子陵之后,神色一下子激動了起來,一邊喊著“爸爸媽媽”,一邊作勢朝著他們的方向奔來。

    見狀,敖安安正準備提醒敖北北,卻沒想到原本困住敖北北的陣法在他的沖擊之下,“碰”地一聲破了。

    敖安安反應過來的時候,敖北北已經撲倒了她的懷疑。

    “媽媽,你怎么才來!嗚嗚嗚……”

    在遇到親近的懷抱時,敖北北已經迫不及待地哭了起來。

    “對不起,媽媽來晚了!”敖安安摸著敖北北的腦袋,馬上道歉道。

    “算了,看在你來的份上,原諒你了。”敖北北十分大方地說道。

    在自己情緒平復之后,敖北北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涂子陵,大眼睛眨啊眨,然后小臉蛋紅了紅。

    顯然,在這個真的面對面的時候,他突然害羞了起來。

    涂子陵低頭看著敖北北,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中開始發酵著。

    這就是他的……血脈?

    下一刻,涂子陵對著敖北北伸出了手。

    敖北北直接就撲進了涂子陵的懷抱,隨后涂子陵更是順勢地將他抱了起來。

    兩目相對,一種靜默的溫馨在兩人之間流轉著。

    這時,從自己魔障中回神的天道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眼睛都紅了,隨后冷聲開口了。

    “其實,你說錯了!除了繼承人,我還有另一條路可以得到自由。”

    敖安安聞言,面色微變。

    她知道的確有另外一條路。

    這條路叫做:毀滅!

    整個世界沒了,這個世界的天道,也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寧愿消失,也要追尋自由?

    敖安安想著天道的所作所為,有些不理解,又有些理解。

    但是不管如何,她都不會讓天道這么做的。

    天道看著敖安安因為自己的話突然變化的神色,他就知道,敖安安猜到了。

    敖安安,的確是一個聰明人!

    “毀滅了也好,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消失了,還會連累到其他的世界,這樣也好,也算是報了這世界被斷通天之路的仇。”天道繼續拿著話刺激著敖安安。

    “你……”敖安安頓時怒極。

    “我發現我之前好像想錯了!你來這個世界,是帶著任務來的吧!你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世界毀滅,現在你倒是有了兩種選擇,一是成為下一個天道,二是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世界毀滅,你選哪一種?”天道突地反應了過來,話語中帶上了顯而易見的威脅。

    敖安安聽著,心中頓時憋起了一口氣,她不得不承認的是,天道說的是對的,但她卻并不愿意認輸。

    “這個世界毀了,你也會消失,你甘愿嗎?”

    “我不甘愿,你也不甘愿,所以,選擇另外一條皆大歡喜的路,不是更好,你不愿意你兒子繼承,那么就你繼承如何?”天道反問道。

    看著天道此時得意洋洋的時候,敖安安真的恨不得揍他一拳。

    只是,她卻是認真地思考起了天道所說的可能性。

    但是仔細一想,她就不愿意了。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愿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人。

    讓她永遠困在這樣一個地方,不可能的。

    “不! 愿!意!”敖安安看著天道,直言不諱道。

    天道臉上的笑意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隨你高興,你要毀就毀吧!毀掉,我也能直接回修真界了。”敖安安毫不在意道,又不是只有天道一人會威脅。

    要是天道想毀滅自己,這個世界,有的是機會,他內心深處,終究渴望自由,渴望真正的自由。

    一旁的涂子陵看著天道跟敖安安的你來我往,神色未變,卻也一直縱容的看著。

    只是最終在看到天道滿臉的頹然之后,直接開口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需要答應一件事。”

    “什么?”

    天道跟敖安安兩人的視線刷地一下朝著涂子陵看了過來,一個是驚喜,一個是不可置信。

    “好,我答應。”天道一口氣應了下來。

    無論什么,他都答應。

    “作為天道,身上本來應有無上功德,可你身上卻是罪孽深重,我可以讓北北成為天道繼選人,只是你必須下凡歷劫,償還你身上的罪孽,屆時,時辰一到,我便讓北北來繼承你的位置。”涂子陵悠悠地說完。

    話音一落,天道迫不及待地就點頭了,“好,我答應。”

    他生怕說完一步,涂子陵就改主意了,又添了一句道:“不過我得跟北北生天地契約。”

    天地契約,受天地規則所限,是至高無上的契約,沒人敢違背。

    至于涂子陵口中的歷劫。

    成千上萬年他都等過來了,再等一次又何防,只需要……他有重獲自由的一天。

    “好。”涂子陵點頭應道。

    敖北北此時并不是特別明白發生了什么,只是似懂非懂地看著涂子陵。

    至于敖安安,那也是不明白涂子陵有什么打算。

    但是她從小在涂子陵的身邊長大,知道涂子陵的人品,想著,也不發言了。

    很快地,天道跟敖北北就在涂子陵的見證下結了天地契約。

    天地契約一結,天道就開口道。

    “以吾之命,天地奉規則之令,待我歸日。”

    說完,天道深深地看了一眼敖安安三人,直接化成一道光芒朝離開了天極之地。

    敖安安知道,他是去投胎去了。

    真的是趕著去投胎。

    心里默念完,敖安安看向涂子陵,“為什么要答應?”

    她需要一個理由。

    聞言,涂子陵這才漫不經心道:“北北跟我是一樣的體質,即使他成了天道,也不用困在這一方世界,他只需要偶爾回來看看即可,真的成了天道,他就是五十天道之一,無論在哪里,他自逍遙。”

    敖安安一聽,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這時,涂子陵又繼續道:“這天道罪孽深重,歷劫恐要在萬年以上,萬年之后,北北已長大成人,也無需你我擔心了。”

    這話一說完,敖安安徹底安心了。

    對于束縛很多人的天道之責,對于北北來說,卻是天大的機緣。

    “你跟北北一樣的體質,你當了天道不也可以?”敖安安突地想到了這一點,下意識地問出了口。

    涂子陵一聽,瞥了一眼敖安安,“我不需要,另外,北北是我兒子。”

    敖安安聽著這段話,心里挺滿意的。

    隨后看著因為天道離開而變成白茫茫一片的天極之地,一抹異樣感襲上心頭。

    這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她在這個世界的任務,也完成了呢!

    “我們走吧!”敖安安看著涂子陵跟敖北北道。

    “去哪?”涂子陵不緊不慢地問道。

    “回人界處理后續,即使要離開,也要有始有終,而且,我很多寶貝都在這里呢!我要帶走!”敖安安想起自己在這個世界得到的與眾不同的閃亮寶貝,整個眼睛似乎都被光芒充斥著。

    涂子陵看著敖安安,嘴角微微彎起。

    手一揮,三人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空間通道,下一刻,一手抱著敖北北,一手牽著敖安安,一家人踏入了這空間通道中……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到此大結局了。

    后續就是回到人界的番外,交代剩下的事情。

    這本書持續的時間真的挺長,更新斷斷續續,可以說是我更新很糟糕的一本,理由我也不多說了,在這里跟追文的朋友說聲抱歉。

    下本書我會好好更新的,至于對我失望的讀者我也不強求,也希望你們不要再在文下評論了,我們好聚好散,在這里直接跟你們說不起,的確是我自己沒信用,沒好好更新。

    愿意繼續追文的讀者,就請到新文支持吧!么么噠!

    ===

    另外,推薦同類型幻言新文《佛系全能大師[直播]》簡介:天生陰陽眼?倒霉體質?短命鬼?

    這是林白20歲以前的人生。

    突如其來,她的身上多了一個功德系統日常生活變成:修煉、算命、看相、卜卦、捉鬼、超度、直播信徒們:大師全能!!!

    觀眾們:主播全能!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