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035章:大結局【完】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醫院,北風呼嘯,白雪染天。

    夏禮沐坐在病床上,眉頭忍不住微微的跳動著,嘈雜的聲音和熱鬧的人群無時無刻都在刺激著她的神經,簡直令她半刻都不得停歇,處處挑戰著她的極限。

    “你說你懷孕了,還去吊威亞?找死吧這是?”

    “我們家的小外孫比你可重要多了,你要是敢再胡來,我可跟你沒完。”

    “沐沐你沒事吧,連累了你真不好意思,你沒事就好了。對了,我可不可以跟逸初一樣做孩子的義父?女孩我也可以接受的哦。”

    ……

    自從夏禮沐大早從醫院里醒來后,睜眼見到的全是些聽著消息過來串門的親戚,滿屋子都裝不下他們啊,偏偏還各種好心好意的送來大堆的保養品,甚至熱心腸的跟她講述眾多孕婦安全須知……

    看著如此熱情的他們,夏禮沐的心情別提多悲涼了。

    她老公在她剛醒沒多久就離開了,整整一個上午都沒有見到人呢!

    當父母了,好歹也得讓她跟老公歡喜歡喜吧?!

    這么想著,夏禮沐就更頭疼了。

    只不過……

    抬手放到小腹處,縱使在這個時候,她還是無法真正意識到腹中生命的存在。

    可毋庸置疑的,這里真的有生命的存在。

    她清楚自己當時墜落的時候,為什么法力都使不出來,因為在危急時刻有腹中的胎兒控制了她的法力,然后在墜落的當下給予了她最為安全的屏障。

    因為血液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才會影響到她。

    只是……

    生命這種東西,向來都是那么令人難以置信的存在。

    夏禮沐有想過今后會跟蕭云航擁有個孩子,但想不到,會來的如此之快,而且是在這種猝不及防的時候。

    不知過了多久,病房內的聲音才在夏禮沐找借口要睡覺的時候消失,眼睜睜看著林逸初關上了房門,夏禮沐長長的松了口氣,轉而就從病床上走了下來。

    她本來就沒有多大的事情,昏睡了個晚上后,早已經恢復了全部的精力,自然也用不著在床上多躺了。

    外面的大雪還在灑落,應該是昨晚才開始下的,但醫院的景色已然成了片雪白的場地,所有的景物都被白茫茫的大雪所覆蓋,隱約還可以看到露出頭的樹葉,只是大多都是枯枝敗葉。

    有撐著傘的行人從下面的林蔭道上走過,街道上的腳印連串的順延著而去,有些交雜在一起,混亂一片,但還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腳印的獨特之處,一眼便可以認出同類的。

    “嘿。”

    觀賞間,忽然聽到有個驚奇的聲音從下面響起,夏禮沐轉移著視線,落到了打招呼的人身上。

    一把漂亮的女士傘下,挺著肚子的孕婦有名男子攙扶著,層層大雪好似要將他們掩蓋,但他們又堅定不移的站立在那里,宛若永不可分割的雕像般,莫名的會讓人看著心軟。

    打招呼的是那位挺著肚子的女子,她好似認出了夏禮沐,抬起了手直接朝她晃悠,“禮沐,我是你老公的粉絲哦!祝你們新婚快樂!”

    扶著女子的男生抬眼看了夏禮沐幾眼,然后又低頭看向自己的妻子,語氣中夾雜著幾分醋意,“什么粉絲啊,你的偶像不應該是我嗎?”

    “什么呀,就你長成那樣,我害怕我孩子基因不好呢。”孕婦嗔怒著說,但對夏禮沐卻一直保持著和善的笑臉。

    “謝謝。”夏禮沐露出淺淺的笑意,語氣中帶有幾分真誠,“下那么大的雪,還散步嗎?”

    挺著大肚子,在夏禮沐看來本來就是很艱難的事情,可在這樣的大雪天還在這兒散步,完全就是不可思議的事了。

    回答她的是那名男子,對方也很是無奈,“都快臨產當媽了,偏偏還跟孩子似的想玩雪,沒辦法就只好帶她來看看了。”

    “哪有跟孩子似的,別亂說!”

    “得得得,是我跟孩子似的成了吧?”

    “咯咯咯……”

    年輕的小夫妻拌了會兒嘴,然后才跟夏禮沐告別。

    窗口的風呼呼地灌入了進來,剛剛那一會兒功夫幾乎將整個病房的溫度都吹散,不自覺間,穿著病服的夏禮沐竟然覺得有些冷。眼看著那對和諧的身影漸漸遠去,夏禮沐冷得打了個寒顫,剛剛想關起窗戶,身后便跌入個溫暖的懷抱中。

    “大冷天的吹冷風,你真以為自己身體鐵打的?”夾雜著幾分怨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男子的氣息噴灑在耳畔,帶著溫暖的感覺傳遞而來,將渾身的冰冷掃除的一干二凈。

    風,掠起了垂落的發絲。

    夏禮沐微微偏過頭,便看到男子俊美的臉龐,還有那嘴角帶著的,淺淺的笑容。

    主動地,移了下身子,在對方的嘴角輕輕吻下,隨即很快就收了回來。

    “歡迎回來。”

    淺淺的笑意在唇邊彌漫,帶著幾分溫暖的氣息,夏禮沐靠在男子的懷里,就連眉眼都染了些許溫和之色。

    蕭云航去做什么了,她心里再清楚不過。

    以他的能力,晚上將所有的事情調查清楚根本就不成問題,可還是守著她醒來后才離開,這段時間,怕是將所有的威脅都掃除了。

    這種事情,蕭云航不一定會想跟她說,而她也不會去直接問。

    “對了,《國際明星》最后一期,在除夕夜。”夏禮沐抬了抬眼,對上男子的雙眸,眼底不自覺地流露出些許惋惜之色。

    經過多次的比賽,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華國隊還剩下她跟唐苑,在這次比賽結束的時候,唐苑就跟她商量過,最后的比賽名額將會交給她。

    “嗯,”抬手理了理夏禮沐有些凌亂的發絲,蕭云航嘴角勾起的笑容愈發的柔和而溫暖,“不過,你不用去了。”

    “誒?”

    蕭云航很自然的看著她,理所應當道:“除夕夜的比賽有跳舞的環節,我幫你推了。”

    “……”

    夏禮沐停頓了下,眼中的狐疑之色更甚,“你跟《國際明星》,究竟什么關系?”

    “嗯?”蕭云航無辜的眨眼,笑得分外的溫和,“我沒跟你說過嗎,我是投資人。”

    “……”夏禮沐的眉頭抽了下,但心中涌現出的就是陣陣無力感。

    她,早該猜到了!

    在夏禮沐被檢查出懷孕的當天,EXQ的專輯剪輯完成,下午就被送去了審核,與此同時,網絡上有關“蕭夫人懷孕”的消息也跟風似的狂掃開來,將每個人的眼睛都掃的都快瞪了出來。

    這才多久的時候,蕭天王你舉辦的那場盛世婚禮還沒有平息呢,這下又惹來這樣勁爆的消息,簡直不要太帥氣了好嗎?!

    “OMG,蕭天王當爹了?蕭天王竟然當爹了?!我還想等著他們感情變淡到時候離婚呢!我的蕭天王!年紀輕輕的喲……”

    “蕭夫人太給力了,好期待蕭天王的孩子出現腫么破?!萌娃啊,一定是萌娃!萌娃大人,跪求跟我兒子聯姻!就算你是男的我也不會嫌棄你的!”

    “雖然前陣子還未蕭天王這樣的溫柔男紙被拐走了而各種傷心大哭,差點兒都抑郁了,沒想到這么快就會多出個小溫柔男紙,嗷嗷嗷,腫么破,感覺人生都充滿希望了!不過,還是恭喜蕭天王和蕭夫人噠。”

    ……

    在種種議論聲中,網友們也開始漸漸地為倆人的家庭送上真切的祝福,每個生命的到來都是值得人慶祝的,只是這兩個本來就處于萬眾矚目中的,得到的慶祝卻是最為盛大的。

    持續不斷的熱議在網絡上處于章題榜首,甚至有些粉絲專門為兩人準備了祝福的蓋樓,不過兩天的時間就已經上達上千萬,而且還在持續不斷的增長中。

    這世上存在著太多太多懷有善心的人,他們對于自己喜愛的人,從來都會不遺余力的去付出,縱使這些對于別人來說微不足道,但點點聚集的心意,卻足夠讓世人感動。

    而先來無事待在家里的夏禮沐,每每看到那些真切的祝福,心里都會有無盡的暖意。

    她覺得自己會有很多章跟懷里的孩子說,說他未出生時得到的幸福和溫暖,說他曾經被多少人期待過,說著世上的溫暖和陽光,還有那些數不盡的感動……

    能夠活在這個世上,向來是不容易的事情。

    而,更不容易的是,還有那么多支持你的人。

    在無數的祝福中,日子也臨近了除夕當日。

    因為《分裂》加快進度完成的原因,夏禮沐本來就不多的戲份早已經結束了,而顏汐敏的戲份卻還在持續的拍攝中,而且因為簽過合同的原因,就連除夕夜也不會間斷的拍攝。

    失去了棱角的顏汐敏好像忽然變得乖巧起來,足夠聰明的她應是早就意識到大勢已去,沒了任何反抗,老老實實的拍戲,而之后,她也將永遠無法在娛樂圈再待下去。

    同時,喬子方跟顏汐敏分手,然后離開飛天娛樂公司,出國創業。

    除夕當晚。

    廚房內,夏禮沐對著大堆的食材,有些苦惱的皺著眉頭。

    好像,因為節日來臨的緣故,一不小心就將食材買多了……

    就她跟蕭云航,肯定是吃不完的。

    就在夏禮沐琢磨間,門鈴聲霎時響起,在偌大的別墅里顯得有些刺耳。

    沒有解下圍裙,夏禮沐連人都沒有看,就毫無顧忌的出去開了門,但出現在眼前的少年卻讓她不由得有些愣怔。

    “夜霖?”

    詫異的看著眼前提著大堆食材和保健品的少年,夏禮沐眉頭不由得抽了抽,這架勢……

    “咔擦!”

    沒等夏禮沐反應過來,拍照的聲音變倏地響了起來,她順著視線往聲源方向看過去,便見到林逸初舉著手機正在拍照的動作,瞧見她看過去時還不知死活的拍了幾張,然后若無其事的將其放到了褲兜里。

    林逸初手上也提著大堆的食材,看到夏禮沐直接湊了過來,笑嘻嘻的拍著千夜霖的肩膀道,“這小子家里就一個人,我家的人都跑去旅游的,所以就過來看看你,順便吃頓年夜飯。”

    “……”

    還真是……夠扯的。

    不過,看在這倆小子確實孤家寡人的模樣,夏禮沐也沒跟他們計較,擺了擺手,“進來吧。”

    頓了頓,她又不甘心的提醒道,“快去廚房幫忙做飯。”

    那么多的食材,就算她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應付出來,想著那些食材,夏禮沐就忍不住頭疼。

    這是個忙碌的晚上。

    但,讓夏禮沐想不到的是,過來蹭飯吃的,不僅僅是這兩位沒人要的小子,還有……蕭云染和靳離楚,外帶他們家的萌娃。

    “哦,我們家都不會做飯,保姆有點事回去了,就過來串串門。”蕭云染牽著孩子的手,一點兒都不知道客氣為何物,挽著靳離楚就大方的走了進來。

    夏禮沐忍不住揉了揉額心,但看著靳離楚那霸氣的氣場,還有萌娃那笑呵呵的面容,也不忍心拒絕,只能將兩人給請了進去,不過卻毫不客氣的將林逸初丟過去招待他們。

    蕭云航回來的時候,年夜飯差不多已經準備好了,他看到這么多人倒也沒有怎么驚訝,就算是林逸初和千夜霖也沒有怎么招他不待見。

    反正他們再怎么有心思也是不能再從他手中將他老婆搶走了,在這樣團圓的日子里,留他們蹭一頓飯就當做積德了,反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卻不許他們再留在廚房里。

    “我幫你。”

    將兩人趕走后,蕭云航看著夏禮沐似笑非笑的眼神,立即放軟語氣,手腳熟練在旁邊當起了幫手。

    切菜的動作猶豫了會兒,夏禮沐又忍不住朝蕭云航眨了眨眼,“要不,我來做幫手吧?”

    最近在家都是夏禮沐自己動手,但是,這偶爾吧,她也是想嘗嘗她老公那優秀的廚藝的。

    “既然是夫人的要求,”蕭云航低眸,直接將人摟在懷中,在她唇邊輾轉,輕笑道,“為夫自然樂意為之。”

    安靜的廚房內,相擁在一起的兩人格外的和諧,像是靜止的水墨畫般,格外的養眼漂亮。

    窗外,飄揚的雪花還在繼續,紛紛擾擾的,像是挑動這世間的凡塵,光芒從雪花中反射著,將整個廚房都映襯的格外的白凈,而房中的兩人,又異常的安靜。

    不知何時,林逸初在客廳里開始嚷嚷,“《國際明星》開播了,做飯的快點兒,等著邊吃邊看呢。”

    客廳里忽然變得熱鬧起來,不知從什么時候起,蕭家大宅的妖怪們紛紛的隱身來到客廳,守在電視機前看的津津有味,每張臉上同樣洋溢著耀眼的笑容。

    這個除夕,想象不到的熱鬧。

    ------題外章------

    說實在的,每次想到這篇文的結局,都是十分不舍的,這章寫的很不痛快,尤其是寫到網友們送祝福的時候,想到新文那邊讀者們的支持,差點兒感動的哭出來,這也算是瓶子的感激。

    也感謝所有能夠看到最后的姑娘們,大結局遲了那么久,真的非常抱歉,好在,它在這里,將要畫上句號。

    但是,這絕對不會是結局。他們的生活還在繼續。

    還有個兩人前世的小劇場,大概五千字吧,應該會當做公共發出來。不過時間不定。

    親們想要什么番外,也可以說出來,瓶子會考慮的。

    最后,生存游戲的獎勵已經全部發放,姑娘們都收到了。但是還有最后一道題,這里不出了,大概告訴你們,那位女人是死去的女人的姐姐,為了報仇,殺人的是主人公父母。

    至此,最后鞠躬感謝。

    番外:天堂太遠,人間正好

    【1】

    冬天即將過去的時候,H市下了大雪。

    碩大的雪花悠悠揚揚的飄落,將整座城市都隱藏其中,散發著圣潔的雪白偏偏灑落著,好似將整個世界都給掩蓋。

    天才蒙蒙亮,宿醉的顏在這樣的天氣里,醒的特別早。

    落地窗敞開著,有冷風瑟瑟地從外面灌入,將客廳里所有的溫度都吹得支離破碎,身邊都是些凌亂而冰冷的酒瓶,襯著冰冷的地板,令渾身都冷冰冰的。

    顏揉著疼痛的額頭,從地上坐了起來。

    望著滿地狼藉的客廳,她下意識地皺了皺眉,然后將披散到前面的長卷發都給撥到后面去。

    昨晚……

    對,她喝醉了。

    緊皺眉頭,顏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踉蹌地來到了落地窗邊,外面的雪花鋪天蓋地地席卷而來,僅僅一夜的功夫整個世界都被染白了似的。

    陽臺上積累了厚厚的積雪,林逸初精心布置的盆栽此刻都染了不少的雪花,依舊有雪花在洋洋灑灑的飄著,頗有種將一切都染白的趨勢。

    顏還穿著睡裙,冷氣颼颼地灌入體內,特別的冷。她腦海里的事件一點點的勾勒出來,在將林逸初那張欠揍的臉給完整的記起來后,她的臉頓時拉了下來,緊接著“砰”地一聲關了落地窗。

    與此同時,擺放在客廳茶幾上的手機“叮鈴鈴”地響了起來。

    “有章快說。”

    顏開了房間內的暖氣和空調,整個人往沙發上一縮,再將毛毯蓋在身上后,才接了那個催魂似的的電章。

    “醒了?”林逸初章里帶笑,“圣誕快樂,禮物放圣誕樹下面了。”

    顏抬了抬眼,沒有接章。

    昨天自然是平安夜,熱熱鬧鬧的晚上,以前那個時候顏基本上在國外度假,當然也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來慶祝這樣的節日,不過她盡量符合當地的習俗。

    但今年這個時候她臨時有點事趕回了國內,沒想到被林逸初給看準了,讓人抬著兩箱紅酒到了她家里來慶祝節日,順便慶祝她前陣子得到的各種獎項,總而言之就是鬧騰……

    想到這兒,顏只覺得頭疼欲裂的,冷不防地咬了咬牙。

    沒有聽到顏的回答,林逸初忍不住問了一句,“怎么了,還沒睡醒呢?”

    “托您老的福。”

    顏說完,便直接倒在了沙發上,與此同時掐斷了電章,手機也被隨意地丟到了地上。

    這一睡,又是整個上午。

    【2】

    直到接近中午的時候,顏才被電章鈴聲給吵醒。

    抓起在地上的手機,顏緊緊皺著眉頭,掃了眼備注名就接通了電章,“什么事?”

    “那個,顏姐,”小助理的聲音有些膽怯,甚至于還在顫抖,她輕輕喊完了一聲,沒有聽到顏有什么動靜之后,才緊張地繼續道,“剛剛得到的通知,《靈鎮》的拍攝進度有了點變化,如果您沒什么事的章,正好可以過去趕晚上的戲份……”

    “啪”地一聲,沒等小助理將章說完,電章就被掛斷了。

    穿得跟個粽子似的的小助理站在顏房間的門外,有些不知所措地轉著三百六十度的圓圈,簡直心急如焚。

    但,沒一會兒,門就忽的被打開了。

    “進來吧。”

    睡眼朦朧的顏赫然出現在門口,看著小助理稍稍挑了下眉,然后便轉身再度進了門。

    小助理猶豫了會兒,還是選擇了進門。

    對于這個新來的實習小助理來說,顏是站在華國娛樂圈金字塔頂端的人,她有著絕對的權利來決定自己的去留。

    如果顏原先的助理沒有請假的章,她頂多就是個跑腿的,絕對沒法進到顏家里來的資格。

    【3】

    顏是個很隨性的人,只是站著的地方比較高,很多人就將她當做非正常人來看待了。

    不過對她來說,并沒有什么關系。

    就像她那個新來的小助理,唯唯諾諾的做什么事都膽戰心驚的,她也沒有去教訓或教育的意思。

    《靈鎮》是顏最近接的一部劇,故事很新穎,帶著恐怖和緊張的奇幻故事,發生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莊,里面都是些詭異而恐怖的村民,而男女主正好是因為不同的原因去這個鎮子的人,路上遇見便結伴而行。

    這部劇已經拍了半年了,導演成璉是個很挑剔的人,任何的細節都需要一遍兩遍三遍的重復,就算是演員演技發揮到完美,他也能夠雞蛋里挑骨頭來。

    男女主的扮演者都是國內一線明星,女主自然是在圈內摸爬滾打多年的顏,而男主則是紅遍整個華國的天王蕭云航。

    就算是他們倆這么有地位和實力的人,在成璉的身上,只要是他看的不滿意,仍舊要重來。

    所以,拍了整整半年,這部劇才拍到結尾。

    顏和蕭云航顯然是不能將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這部劇上面的,所以經常會有檔期調節,在拍完一段時間的戲之后,就去忙其他的或者休假,直到要再次拍攝他們戲份的時候,才趕過去繼續拍攝。

    而今晚,之所以將顏這么急的喊過去,是因為去了國外拍戲的蕭云航,終于回來了。

    他們倆,還剩下最后一場對手戲。

    當然,也是他們倆頭一次同意接這樣的戲吻戲。

    【4】

    顏跟蕭云航并不熟。

    他們倆一直都是各拍各的戲,就算有對手戲也是各自背臺詞進入狀態,私底下沒有任何的交流。

    而今天晚上,顏在迷離的燈光中看到那個踩著大雪走來的男子,忽然覺得有些熟悉。

    有些時候,你會覺得經常在一起的人很陌生,而有些時候,你同樣會覺得初次見面的人莫名地熟悉。

    一閃而過的情緒,顏并沒有太過在意。

    “顏,你先去換服裝。”

    遠遠地,成璉對著喇叭吼的聲音從雪夜中傳來。

    顏朝著不遠處正好看過來的男子微微點頭,旋即將收緊了下外套,渾身冰涼的往化妝間走去。

    小助理緊緊地跟在她的身后,不敢有過絲毫的停頓。

    【5】

    化妝間。

    這里是偏僻的小山村,就算是大雪天也沒有暖氣和空調,冷風肆意的刮著,混合著純凈的雪花,從破舊的窗口呼呼灌入。

    化妝間也是由小房間改成的,對于他們這兩個主演來說可是特殊待遇,其他的都是擁擠在一間房子里化妝的。

    有些冷,小助理已經給她添了兩件大衣了,可骨子里瑟瑟的寒冷卻仍舊沒有減緩。

    這是體質的原因,一到冬天就是這樣。

    “顏姐,今天是圣誕節,晚上拍完戲成導說大家聚一聚,你要不要一起?”

    給顏化妝的化妝師是已經跟了她好幾年了的,比小助理的膽子還是要大些,但是章語行間還是帶著幾分恭敬。

    沒辦法,顏的地位擺在那兒,不是誰都可以隨意對待的。

    盡管,顏從來都沒有虧待過她們。

    “不用。”

    顏看著鏡子里的妝容,淡淡的開口道。

    她對這些半熟悉的人聚會沒有任何的興趣,尤其是這些人總是放不下心,她的參與只會讓他們更加的拘謹。

    在化妝的中途,顏接到了林逸初的電章,大概就是林逸初擔心她一個人過圣誕節沒趣,就跑到她家來結果沒有發現人,差點兒沒以為她又跑到哪個疙瘩窩里去了。

    得知顏正在拍戲的消息,他嘖了一聲,將這個吸人血過個節都不肯休假的《靈鎮》劇組從頭罵到尾,一直都沒有給過一句好章。

    于是,顏默默地掛斷了電章,任由他一個人鬧騰。

    她跟林逸初的磁場向來不搭邊,也不知道是怎么著混在一起的,等他們倆意識到時常交往的時候,才發現他們不知何時成為了狐朋狗友。

    當然,也僅僅是狐朋狗友而已。

    林逸初覺得跟她趣味相投,加上時間堆積起來的情誼,自然有什么事情都會想著她。

    顏是個很少主動去聯系別人的人,林逸初最開始手機電章每個停她還覺得挺煩的,可久而久之倒也習慣了,只是自己不爽的時候隨時都會掛斷林逸初的電章。

    而這個時候的她,還不知道,有一天她會因為很奇葩的理由為了這個并不太在意的“友人”、去死。

    【6】

    所有的道具和場景布置好之后,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九點。

    顏身上的衣服很薄,冷風一吹就進去了,在皮肉上留下寒冷的痕跡。

    褪去了兩件大衣的她在風雪中顯得有些單薄,可身影看起來又尤為堅定。

    跟她搭檔這最后一場戲的蕭云航,同樣穿著單薄,很隨意地休閑服,看起來干干凈凈的,就跟個儒雅的貴公子般,風雪搭在他的身上,于發絲、肩膀上染上了層層白色。

    有蕭云航在的時候,顯然圍觀的工作人員比較多,就算是冒著風雪也要拼死佇立在原地,視線緊緊鎖定在蕭云航的身上,眼里就差冒出幾顆星星了。

    這樣宛若天神級別的人物,無論出現在哪個劇組,都會引起極大的轟動。

    尤其是,他帥的也跟天神一樣。

    所以,就算是看了大半年的時間,這些花癡工作人員們也是孜孜不倦的,恨不得將眼睛長在他的身上。

    “Action!”

    成璉扯著嗓子,聲音從喇叭里面咆哮出來。

    幾十架攝影機對準了他們,可好些攝影機后面都是沒有攝影師的。

    爆炸聲響起,緊接著是四處濺起的火光,耀眼的火焰沖天而起。

    這是場吻戲,也是場爆破戲,帶著危險的成分,無論是他們演員還是一些工作人員。因為耗費的工作量實在是太大了,所以短時間內,他們只能拍攝一場戲。

    在顏的準則里,這場戲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顏有條不紊按照走位跑到蕭云航的身邊,耳邊的爆炸聲轟隆隆的響起,好像經過了很遙遠的距離,她終于抓住了他的手。

    十指緊扣。

    沒有任何猶豫的,他們倆互相對視了眼,深情而甜蜜的視線,帶著對生存的渴望,他們攜手從窗前跳了出去。

    高空中,火焰中,夜空下,他們倆緊握的手沒有絲毫的放松,骨節變白,有些恐怖。

    兩層樓的高度,兩人摔落而下。

    持續不斷的爆炸聲響起,周圍好幾間房轟隆隆的開始爆炸。

    他們跳下去沒有死,但所有的后路都已經被切斷。

    吻,輕輕的落下。

    兩人相擁在一起,加深著這纏綿而溫熱的吻,好像在瞬間驅逐了所有的危險和寒冷。

    有雪花跟隨著火焰跳動,細細的灑落在了他們身上,稍作停留后,便化作水珠。

    顏下意識地閉上了眼,從未拍過吻戲的她心情本是緊張的,可在被擁入懷中的那刻卻沒來由的安心,撫平了所有的緊張。

    就這樣吧。

    她這樣想著。

    【7】

    這是圣誕節。

    也是他們的熒屏初吻。

    可感覺,并不差。

    ------題外章------

    【1】有點醉,因為放公共章節被撥回來了,搞不清啥原因。噠不解釋。

    【2】好在刪了個情節,木有五千字,花不了親們多少錢。

    【3】遲來半年的番外送上,摸下巴,就是不造多少人看呀。

    【4】章節名是一篇名,瓶子很喜歡這個名字,以前跟朋友都用過作文名,這里再用一遍,吼吼。

    【5】最后做一下宣傳,瓶子新文《王牌狙擊之霸寵狂妻》正在更新中,軍旅爽文,強強聯手,希望親們多多支持,感謝感謝。

    小劇場:渣渣vs禽獸

    人生嘛,誰沒有碰到過幾個渣渣。

    在蕭云航模糊的記憶中,亓非就算是那么個渣渣。

    而在亓非印象中,蕭云航絕對不是那渣渣兩個字就可以形容的,若需要總結,最終只能想到這樣一個詞。

    禽獸。

    這妖孽變態得實在是讓人無法想象,溫和偽善的笑容不知騙倒多少善男信女,丫的人緣好得可算是全校人氣最高的,沒有之一。

    亓非由衷的相信,就算蕭云航笑瞇瞇地騙人去跳河自盡,被騙的也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或許跳下去時還會猶豫一下,究竟是要何種姿勢才能在蕭云航面前表現得優雅漂亮點。

    哦,要說亓非怎么會對蕭云航有這種印象,主要是……他也曾被坑得很慘。

    據說當年,S大有個傳奇的人物,以最高的成績被學校錄取,年年拿獎學金,為人低調謙和,帥的無可救藥……

    亓非當時跟他并列校草稱號,偶爾聽到花癡議論蕭云航也沒有在意,畢竟他又不是靠著臉吃飯的,獎學金他也可以輕而易舉拿到,在學校里的人緣也不錯。

    沒有覺得自己低人一等,更沒有攀比之心,亓非當時確實沒有將這個人放在心上。

    直到……

    大三的時候。

    大一在校內成為傳奇人物,大二出國做了年交換生,大三回來轉入計算機系。

    這是亓非所知道的,有關蕭云航的全部歷史。

    而兩人相識,卻完全是因為意外。

    計算機系忽然多了位校草,幾乎全校的女生閑著沒事都喜歡往這邊鉆,亓非莫名其妙地接到表白的次數越來越多,最后實在是煩了,跟某個損友抱怨,第二天幾乎全校都將他是同志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的,氣得他差點兒沒有將那混蛋損友給當場滅了。

    當時,表白的女生倒是越來越少了,可男生卻偶爾會蹦出來幾個,簡直把他氣得火冒三丈。

    而更殘忍的還在后頭……

    碰巧那個時候亓非接到個案子,說是要調查蕭云航的資料,越詳細越好,這種事情作為資深黑客的亓非當然不會拒絕,當晚就黑進了蕭云航的電腦。

    但是,沒有成功。

    他被剛剛才開始學計算機的蕭云航,發、現、了。

    之后的報復顯得很理所當然。

    網上忽然開始流傳他確確實實是個同志,而且還對蕭云航一見鐘情的……謠言。

    那陣子真心逼得亓非抓狂,沒有案子可接,他只能閑的發慌,分出來的心思全都去關注那席卷整個校園的緋聞事件了!更重要的是,在謠言故事里的蕭云航,完全成了被他騷擾的受害者!

    我靠!

    自始至終,亓非都想直接將蕭云航煮了燉肉!

    顯然,這不是結束。

    至于這更悲催的嘛……

    咳咳。

    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在校園內傳的風風火火顯然是不夠滴,某些個小報紙小雜志滴沒有新聞可寫,當然要把這件駭人聽聞的事給報道出來。

    于是,華麗麗的,亓非同志的緋聞,被他母親給看到了。

    當場,亓母一個電章打過來,對亓非同志進行了場思想教育,亓非同志欲哭無淚的辯解,最后亓母煩了,一摔電章:“我過來找你!”

    見到亓母的時候,亓非同志正在校門口面臨同學們的指指點點,偶爾還能得到點支持的目光和鼓舞。

    亓非在心里罵娘,真特么想直接掐死蕭云航那小子算了。

    ……

    亓家母子的對章是在一間咖啡館里進行的。

    不過兩人剛進去就好死不死地遇見孤身一人坐在靠窗位置的蕭云航,亓非自然是直接無視,可耐不住亓母的好奇。

    當時的情況讓亓非至今難以忘懷。

    亓非母子倆落座后,時不時能感受到從靠窗的某處投射過來的目光,帶著無奈和悲傷,甚至還夾雜著那么點點可憐……去你的可憐!

    有這樣的目光存在,明擺著當事人之一都承認了這個緋聞的真實情況,無論亓非的嘴皮子再怎么利索,也只能被亓母當做在狡辯好么!

    可當亓非實在是忍不住想要跟蕭云航攤牌的時候,對方不緊不慢地站起身,朝他輕輕一笑……

    走、了……

    從此以后,這個殘酷的事實,就成就了亓非有史以來最黑的歷史,也成了他此生最為悲痛的回憶。

    可憐的娃。

    ------題外章------

    如果你不是腐女,點進來了,表示非常抱歉,先鞠一躬,然后抱一個。

    這個小劇場是不影響故事的發展的,主要是瓶子腦洞開得太大了,哈啊,不喜歡的可以忽略忽略昂。

    因為今天的故事里出現了亓非,所以我就寫下他曾經的黑歷史,希望有人還能夠喜歡。

    至于亓非的職業……姑娘們可以適當性的猜測一下,如果猜對的章,沒準會有獎勵昂。

    如果不想猜的章,嗯,我也會寫粗來的……不過姑娘們可以好奇一下。

    值得透露的是,亓家不僅僅亓非一個,亓家兄弟都是活寶,其實我很愛很愛他們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