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十七章

作者:王瑯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大興滅國的前三年,陸昭然是京城茶館里的一個說書人。

    其實他本是一個書生,自幼貧寒,父親扔下了他們母子兩人另結了新歡,并不管他死活,母親也在他十歲時染病去了,上京趕考的錢都是提前幾年攢下來的,可兩年前科舉不第,身上的盤纏用光,只得流落江湖。

    陸昭然平常最喜歡看些奇聞怪事,神仙精怪,才子佳人,有時候看著看著連正經讀書都忘了,后來想起總是惱恨不已,如今倒是憑借這滿肚子的故事找了個飯碗。

    這日是京城久雨時節過后的第一個艷陽天,春天的寒氣消散殆盡,暖融融的陽光照在街道上。

    陸昭然穿上昨日剛剛漿洗過的一副,醒目一拍,折扇一展,便說了一段《山海經》里的故事。

    臺下叫好聲不絕于耳,不斷有人向臺上扔擲銅板,陸昭然道謝下臺,松了口氣。

    剛到了后面卻被一個綢衣打扮的丫鬟攔住,她雙手奉上一個碧玉扳指,道:“這是我家小姐所贈,小姐聽身邊人說了你的遭遇,想要贈您這個,望您專心讀書,一年后金榜高中,也是功德一件。”

    他轉過身,不遠處果然站著一個姑娘,裝作在看風景的樣子。

    其實沈嬰一坐下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她了,他們這茶館并不是什么大茶館,所以極少見到打扮這樣將就又長得如此水靈的姑娘,其實按照所謂讀書人的氣節,這東西他本不該收,但對陸昭然,這樣的氣節他本來就不多,只是稍微遲疑一下,便接過了包裹著扳指的手帕,道:“請替我向你家小姐道謝,若在下真有一日得以高中,必定親自登門拜謝。”

    “敢問小姐府上哪里?”

    “這個怎么能告訴你?”丫鬟掩唇一笑。

    她回頭看了一眼,似乎在征求她家小姐的意見,回過頭來道了一句“我家小姐說了,有緣再會罷。”

    兩個人便匆匆去了。

    陸昭然知道這是個金貴東西,卻沒想到那般值錢,當鋪老板開出的價格簡直讓他嚇了一跳,有了這筆錢,他終于不用為生計發愁,安心讀書終于在第二年榜眼及第,赴了瓊林宴。

    就在那次宴會上,他見到了前來湊熱鬧的,當今陛下最小的女兒,那般眉眼,那般笑容,可不就是當時茶館贈玉之人。

    如今更張開了些,顯得十分漂亮,一整場宴席,他的眼睛都盯著那小公主轉,未曾挪開過。

    后面的三年,也不過的有緣遇見時,偶爾偷看的一兩眼而已。

    三年后大興國破,陸昭然作為文官不愿降敵,最后被殺,地府念他忠義,留他做了判官。

    其實陸昭然是有自己的死心的,他想,這里是地府,死了的人都要經過這里,那么總有一天,他應該能在這里見到沈嬰。

    那一天在不久后邊到來了,冥王將她領回冥府,那時沈嬰看看他,笑著說了句“聞名不如見面,陸判官果然一表人才。”

    對這樣的寒暄,陸昭然只有苦笑著認下了。

    以后,便是相對寡言的千年光陰。

    他怕沈嬰攙和人間事務會招來禍患,尤其冥王十分厭惡這些,所以總是想著提醒,也許是方法不對,卻惹得沈嬰多次不快,兩人關系越發僵了起來。

    他有事也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一絲怨言也沒有,他們吵架,是不是因為自己在心里怪她的遺忘,他最終沒有想清楚,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從來沒有想要沈嬰和自己在一起,沈嬰從來就不該和自己這樣的人在一起。

    后來冥王與梵羅密謀,無意中被他知曉,他怕到時大廈將傾,會傷害到沈嬰,便加入他們的陣營,為冥王做事,至少真到了那一天,他能夠接住她,陸昭然將她綁到冥界,是想著用這種方式讓她遠離那些紛爭,尤其是發現沈嬰和人間的一些人越靠越近的時候。

    他給沈嬰的那丸藥,可以讓她睡上一年,到時候一切塵埃落定,她就不會受到傷害,可惜終究不能。

    直到他為沈嬰死在梵羅手中,沈嬰都沒能想起過來他。

    數來千年歲月,不過大夢一場。

    他做人的日子短暫,做鬼的日子長久,加起來勉強可算作他的一生,若是有人旁觀,只怕會說,這個人的一輩子,根本就是不值得。

    但若要他來評價,只怕會說這很值得。

    可是如今一切都隨著他的逝去被永遠地埋進土里,不會再有人提起,也不會有人知道了。

    他關于沈嬰的一切,成了無人記得,消散于世間的故事,不會有人再去拾取,以后,世上會有一個新的靈魂,那個陸昭然,卻永遠的留在了故事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