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

作者:西門逐魯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番外一

    “玉禪王,你快來試試這鞋合不合腳?”花穆兒興沖沖地跑過來。

    “成親這么久,倒還不知道你會女紅。”

    “我不會啊,除了吃吃飯,睡睡覺,逛青樓……你還見過我干其他的事?”花穆兒瞪著兩只無辜的大眼睛。

    “那這鞋子……”

    “小紅和李仁不是新開了一家鞋鋪嗎?”

    “與本王何干?”玉禪王心中有不好的預感,趕緊提腳就走。

    “你想想,天下第一美男子穿過的鞋,誰不爭著去買?這下他們生意還還好不起來?”

    玉禪王腳步一頓,狐疑地轉過身來,花穆兒一時不察,直直地撞上他的胸膛。

    “你改變主意,要穿鞋給他們當代言人了?”

    玉禪王抓著她的雙手:“不對,你向來不做虧本的買賣,他們給你什么好處?”

    “說這些,哪有什么好處……”花穆兒尷尬地捶了玉禪王胸口一拳。

    “老實交代!”

    花穆兒全身一抖,立馬開口:“潘安要開粉絲見面會,李仁和他有點兒親戚關系,他們答應給我安排最上等的位置,如果反響好,還會安排潘安私下和我吃飯!”

    “花穆兒,你現在越發了不得了,家里一個美男子看不夠,外面還要圈養個小白臉,德性了啊!”

    “沒有要養,只是看看……”

    “本王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你還有何不滿?竟要去看外面的野男人?!”

    “沒有沒有,你不要生氣,你看啊,我們都成親了快一年半,天天這么見,再好看的臉是不是會有那么點兒膩煩?我們初見面的時候你多么高冷,多么白衣飄飄,多么清雋出塵……現在有點兒幻滅也是正常的嘛……”

    “幻滅?”玉禪王臉色越來越難看。

    “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哈哈……”花穆兒驚覺玉禪王臉色不對,拔腿就跑。

    玉禪王眼疾手快,一把撈起她,扛在背上往暖木閣他們的寢臥,走去:“接下來本王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做真正的幻滅,看你還敢不敢出去找野男人!”

    番外二

    玉禪王無事拿起一本《周易》看了起來,花穆兒見狀不甘示弱,隨手去書架上抽了一本,一看書名《十三經注疏》,這是什么鬼!

    她訕訕地放回去,又抽了一本《墨子間詁》,隨手翻了幾下,心好累。

    她悄悄地瞟了一眼在搖椅上,閑適翻著書的玉禪王,很好,一雙眼睛都在書上,沒看過來,于是她放心地又把書塞回書架上。

    這一次,她可要看清楚了再拿,這本不錯,看書名很像話本的樣子,她用手指點了點書脊《公孫龍子》。

    她覺得她快要哭出來了,“白馬非馬”、“公孫龍非龍”,這似乎是邏輯學方面的內容吧?要知道,花穆兒上大學時學得最差的就是邏輯學,當即氣憤地把書一摔。

    “怎么,沒文化還怪上本王的書了?”玉禪王移開書本,抬起頭來,嘴角噙著冷笑。

    “我沒文化?”花穆兒不信邪地再抽了一本,她高興得笑出聲來,“《詩經》,哈哈,我這就讀給你看!”

    首篇就是《關雎》,太簡單,顯示不出她的水平,她再往后翻翻,《卷耳》看起來很簡單也容易把握的樣子。

    于是她聲情并茂地朗誦出來:“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

    什么彼周行?

    她撓破腦袋也不認得這個字。

    “(zhi,四聲)彼周行(hang,二聲),那個字通‘置’,這句話表面意思是把頃筐放在大路邊,實質上是說,我所懷念的人在周的軍隊里。”

    “一個字不認識有什么稀奇的,哼!”

    “那你繼續。”玉禪王挑眉,嘴角掛著淡淡的戲謔。

    “我不信了,陟(zhi,四聲)彼崔嵬(wei,二聲)……”

    “呦,還不錯,我倒是低估你了。”玉禪王輕笑出聲,不過語氣里帶著嘲弄,聽得花穆兒很是不舒服。

    “那是!”

    “繼續。”

    “我馬……”花穆兒尷尬了,努力瞪大眼睛想要把它們看清楚,奈何……

    “我馬虺(hui,一聲)(tui,二聲)。”

    “煩死了,煩死了,我不讀了!”花穆兒看看剩下的句子,還有好多字不認識,真是氣死,玉禪王還坐在旁邊,一副看好戲的表情,她才不讓他再看她的笑話了!

    “你終于認清這現實了,還是去看你的無腦話本。”

    “說我無腦?說我沒文化?”

    “本王可什么都沒說。”

    “呵呵,你有文化?你來認認這三個字讀什么?”

    一張紙團丟過來,玉禪王打開,只見紙上粗墨重筆,赫然寫著“I love you”,玉禪王笑意僵在嘴角,這在他看來,跟鬼畫符無疑了。

    “怎么,你不是很有文化嗎?念啊,快念給我聽啊!”這下換花穆兒得意地笑了。

    “……你隨便寫的,哪當得真?”

    “這可是正宗外文,你無知,不代表人家不存在。”

    花穆兒出了一口惡氣,渾身通暢。

    “那你說,它們怎么讀,有什么意思?”

    “你現在是承認你不會了嗎?”

    “恩,不會,但不代表無知。”

    “這嘴巴上的事你倒是從來不肯輸。”

    “當然,你最有發言權。”玉禪王曖昧的眼神飄過來。

    “這個讀愛那屋呦,意思是……”花穆兒故意拖長聲調,“我心悅你,上次的事是我錯了,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花穆兒沒皮沒臉地摟住玉禪王的脖子,親昵地往他脖子上蹭。

    玉禪王難得地臉頰染上緋紅薄色,心里震動得厲害,嘴上卻不饒人:“你下次再敢嫌棄我,就不是一句話這么好哄的了。”

    “知道了,知道了……親一個?”花穆兒湊上唇來。

    愛那屋呦……原來是我心悅你的意思,他……喜歡這句話。

    他盯著她仰起的小臉,低頭吻了上去。

    -------------------------------------------------------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