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者:缊如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要說現在整個金陵城里最大的消息, 就是杜家的姑娘終于要嫁出去啦!

    說起杜姑娘,人長的好看,又能干持家, 偏偏命不好,能當頂梁柱的父親去世的早, 底下的弟弟年紀又小, 只能叫她一個姑娘家家支撐門楣。

    這一支撐, 就耽誤著姑娘到了二十一歲。雖然早幾年有訂婚的消息流傳出來,但是三年過去都不見人, 早就被人當成了假消息。

    而現在,那個傳說中的未婚夫終于出現了,上門提親了!

    杜家住的小巷子被擠得水泄不通,所有的親戚都要上門看這個熱鬧。

    杜家的二叔, 三叔, 四叔包括長輩, 十幾個人圍著林明嵐一個,幸虧他淡定, 只當是面試了,多幾個面試官,不是很正常。

    那個問, “是做什么的?”

    這個問,“家里有什么營生?”

    林明嵐都一一的回答了,本來今天就知道不好過,特比帶了他的表兄王孟夏出來誠場面, 誰知道表兄一看這架勢就慫了,只剩了他一個。

    本來也沒見不得人,林明嵐一一回答了。

    杜家的男性長輩挑不出半個不對來。年齡相仿,家境相仿,家里同樣有錢,別以為他們不知道賣玻璃有多賺錢。

    就連本人也是一表人才,前途遠大。

    怎么這樣的狗屎運,偏偏落到了大房那丫頭的頭上了!躲在屏風后面的女眷們,恨不得把杜曇拉下去,換成自個的女兒上啊!

    杜昀跟著瞧自己的未來姐夫,還不時的問自己的姐姐,“姐夫脾氣怎么樣啊?”

    “該打!亂叫什么呢!”杜曇娘說完自己先笑了,“等過了禮再叫也不遲。”

    杜昀先是吃了一嚇,然后也跟著笑。“快了,快了。”

    王氏跟杜家也算是早有默契,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本來是打算送到京城完婚,誰知道自家的混小子悄沒聲的就回來了。

    接到消息的時候她嚇了一跳,趕緊叫人去接船,然后對著臭小子一頓爆捶。捶夠了,臭小子才說是請了探親假回來的。

    “好容易考中了,就給我好好的當差!不要成天想些有的沒的。”心里十二分的歡欣,嘴里教育孩子的還是那些忠君愛國的話。

    林明嵐只當左耳進右耳出,訓話聽著就是。

    人既然回來,就不好叫人家的姑娘干等著,本來嘛,為了考試的緣故已經等了三年,這下還不趕緊上門。

    這才有了這趟出門。

    被杜家的老少爺們盤問了半天,就算再不滿也知道這個姑爺得罪不起,既然得罪不起,只能好好的處著,以后說不得,還有能夠用上的地方呢。

    過了親屬這關,就要定成親的日子了。選來選去,定在了一個月之后。

    “不算急不算急,這是這半年最好的日子了。錯過又要等半年。”杜曇娘拍板定了,萬事俱備,只等著嫁女兒了。

    她的乖乖女兒啊,吃了那么多的苦,后半生的風風雨雨,總算有人攜手共進了。杜曇娘又是心酸又是感慨,不住的擦眼淚。

    王氏那是取媳婦,只有高興的。她找孩子商量,成親之后,是留在金陵,還是去京城。

    “現在金陵帶上半年。然后再上京城,娘呢?”

    “娘現在可是過慣了逍遙的日子,要是上京城,還要整天操心你這個臭小子。”王氏點點他的額頭,“等娘動不了了,就上京找你養老。”

    “娘現在年輕著,還養老!”王氏現在不到五十歲,在林明嵐眼中可不是不算老?

    奉承話都愛聽,王氏一想到就想笑,她高興的不得了,索性給宅院所有的下人都多發了月錢,就連店鋪里也多供應了貨品。

    準備各樣禮品,一個月過的飛快,馬上就到了成親的正日子。

    天才擦亮,林明嵐就被叫了起來,眾人七手八腳的準備打扮新郎官,被他制止了。

    這又是擦粉,又是撲紅的,可別把人嚇著了。他只把早就備好的冠服穿上,已經足夠了。

    宅院里忙成一團。

    王孟夏看著表弟的打扮,羨慕地說,“還是你厲害,我成親的時候都被擦成個猴子屁股了。”

    “你不會偷偷洗了?”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王孟夏猛的一合掌,自己這腦子怎么沒轉過彎來呢!

    新郎官收拾整齊了,要先騎了高頭大馬游街,一路上,有專人負責撒銅錢和糖果。小孩子們哄搶著,嘴里不停說著吉祥話。

    到了杜家,還要背親。杜昀雖然身體不好,還是氣喘吁吁的把姐姐背了出來。

    杜曇穿著全套的大紅禮服,被背著上了轎子。

    人一接到,轎子調頭,就朝著林宅走去。

    兩家相隔不算太遠,于是還繞了路,展示新娘四十九抬的嫁妝。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才茶樓上看熱鬧的人紛紛說。

    繞夠了路,總算要進門了,還要新郎官先射轎門,連射三箭。

    林明嵐弓弦一挽,正正射中了轎門框。

    “新娘子跨火盆,從此紅紅火火!”

    喜娘高喊了一聲,扶著新娘子跨火盆。

    做完一系列的流程,新娘子就在新房等著。

    新郎官面臨的挑戰,還多著呢!

    饒是王家的旁親都統統出動,還是架不住杜家人的灌酒,最后喝的人事不知的王孟夏還喊著,“我喝,我喝!”

    不知道今晚他娘子會不會讓他靠近床啊!

    不過林明嵐現在只能管自己了,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頭暈的不行。

    先去自己的書房吐了,然后喝了醒酒湯,又休息了半盞茶的時候,他才好過了些,起身去新房。

    盈盈燈光下,新娘子蓋著蓋頭,悄悄的等著。

    梅香一看姑爺進來了,拉著所有的人走了。

    新房只剩兩個人。

    林明嵐親手把喜帕挑了起來,露出一張粉嫩嫩的臉蛋,薄施脂粉,只顯得臉蛋瑩潤有光。

    林明嵐笑了一下,起身去梳妝臺上取了一柄小剪刀,先是剪下了自己的一縷頭發,又在杜曇的手上剪了一縷,用絲帶把兩縷頭發捆到了一起,交到了杜曇手上。

    輕輕的說,“結發同心?”

    一瞬間杜曇心里的驚慌,疑慮,忐忑統統不翼而飛,她笑著接過了頭發,“結發同心。”

    跟著這樣的人,好像面前有什么困難,都不再害怕了呢。

    就讓他們結發同心,走下去吧。

    作者有話要說: 遲來的番外一章!主要想講講沈老師不是一天就變了滴!

    白霜撒在地面上,好像經久不散的雪花。

    沈七想起了年少時沈宅度過的日日夜夜,每一個瑟瑟發抖的冬天,都是這樣數著地磚上的紋路,默算著天亮的來臨。

    估計沒有人會相信,堂堂首輔之家,會讓自己家里的公子過的這么寒酸。

    但是沈七在沈家,就是這么尷尬的存在,他的生母出身風塵,連進沈家的后宅當小小的丫鬟都不夠格,所以在沈七出生之后,被打發了一大筆錢,遠遠的送走了。

    小小的沈七就這么在后院里野蠻生長,混到七八歲,連個正經的名字都沒有,按著排行,七少爺七少爺這么叫著。

    沈七想了辦法混到了族長面前,老族長好像才發現有這么個孩子,帶著他到了他所謂的父親面前,只說到了啟蒙的年紀,好歹給孩子取個正經名字。

    沈家家主似笑非笑,沈七覺得自己的那點小謀算在他眼里簡直無所遁形。

    “就叫沈齊吧。”

    沈家家主懶懶的拋出了這幾個字,沈七的大名就這么定了下來。

    中正平和,清流激越。

    這是沈家男丁的排行,而本來該輪到沈七的排行是“和”字輩。

    但是尚且年幼的沈七不知道這些彎彎繞,他只知道自己有名字了!而且可以去上學了!

    在族學里,沈七是最用功的,起的最早,歇的最晚,所有的先生都夸他,此子必有大用!

    什么大用,他并不在乎,他只想證明自己,不是廢物!

    沈七在沈宅的衣食待遇一如既往,并沒有因為他用功讀書而發生任何改變,在外頭,他是鼎鼎大名的沈七公子,在家里,他是不入家譜的庶子。

    愈是不甘,愈是發奮。

    等到沈七憑著本事進國子監的那一天,卻被家主出手攔住了。對著國子監祭酒,沈家家主只說孩子頑劣不堪大用,根本沒資格進國子監。

    從他的眼神里,沈七只看到了“他不配”這三個字。

    但是沈七知道,這是害怕他擋了以后家主的路。

    沈七心底跟明鏡一樣,只要他還想出人頭地,就絕不能在沈家家主的眼皮子底下。

    沈七心灰意冷。

    恰巧在此時,他以前的同窗,邀請他去了江南。

    沈七心動了,于是不遠千里去了江南蟄伏起來。

    在這里,他可以繼續研究他喜愛的東西,也可以謀劃著,到底要怎么回報沈家的厚愛。

    益友

    沈清寒是這一輩的嫡長孫。

    他的父親同樣是嫡長子,不過生來體弱,根本吃不消寒窗之苦。

    作為一個替代品,沈清寒就這么出生了。

    擔心再生下一個體弱的孩子,在未來主母的選擇上,沈清寒的爺爺特意選了武將出身的小姐。

    幸好生下來的孩子還算健康。

    吸取了上一輩的教訓,沈家家主從小就把這個孫子帶在身邊,水潑不進的護著,從小沈清寒見過的人,除了來來往往叔伯前輩,就沒有任何的同齡人。

    偶爾沈清寒能夠收到遠在江南的七叔的信件,告訴他外面的風景。

    七叔在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去了江南,偶爾隔上一兩年,會回本家過上新年,不等到元宵節就匆匆離開。

    年幼的沈清寒學會了寫信。然后從信件里一點一滴的描繪出江南的風景。

    七叔的信件偶爾也會提到他的學生們,大多數人都頑劣不堪,偶爾也能遇到幾個特別出色的,沈清寒忍不住勾畫出他們的模樣。

    只是這些人,最終都在鄉試中折戟,很少有人能夠走到京城來。

    曾經也有一位士子,最終走到了最后一關,沈清寒興沖沖的去看了那人打馬游街,卻發現那人喜好美色,流連勾欄。

    沈清寒搖搖頭,根本沒打算跟此人接觸。

    他也不再熱衷此事。

    直到三房的小侄子被人所救,三房隨意拿著金銀打發了人。

    沈清寒還擔心有人借此做文章,卻發現那士子一聲不吭,肯定沒有表露身份。

    他打聽了士子的身份,才發現,啊,原來七叔也提過這個人。

    既然別人無意依附,他也不再關注。

    直到后來,他們被分配到了翰林院,沈清寒想一想,主動的說,“林兄,不如我們分到同一間?”

    “固所愿也。”

    隔壁準備開的接檔文《貧家之子》

    葉邦,銀河系聯邦第一軍校大三學生,課題實踐中。

    只怪當初一手抖,點到了《冷兵器時代軍事家》這個課題。

    導師勸了又勸,他才沒有直接掛科,申請重修。

    睜開眼睛后......

    摔,說好的將軍世家,錦衣玉食,既有名師指導,又有同袍輔佐呢?

    家貧四顧,唯有四面泥墻,破桌爛凳,缺口碗三個,見底的米缸,嚯,還有一只大搖大擺的老鼠......

    葉邦眼中含淚,罷了罷了,來都來了,還能罷考咋滴?

    埋著頭,做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