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三章

作者:泊煙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馮清一下子從廚房跑了出去,高興地問道:“姐夫,你是怎么回來的?外面現在這么亂……”

    傅亦霆沒回答,倒是袁寶提著皮箱從后面跑上來,氣喘吁吁地說道:“二小姐,您不知道,我們老早就動身了,可到處都在打戰,真是廢了老大的勁才回來的。”

    “姐夫,我姐她……”馮清料想傅亦霆還不知道姐姐懷孕的事情,想要告訴他。

    傅亦霆點了下頭:“我都知道了,我去看看你姐姐。”

    馮清不懂他是如何得知的,連忙讓開到一邊。

    劉嫂和李氏還在房間里照顧許鹿,許鹿清醒了一點,微微張開嘴巴,劉嫂連忙去倒水。她剛走過門邊,門忽然開了,嚇了她一大跳,而后她歡喜地叫到:“先生!”

    李氏回過頭,看見門外站著多日不見的傅亦霆,也是驚訝萬分,說不出話來。

    傅亦霆大步跨進屋子里,對著李氏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走到床邊,俯下身抱著許鹿。

    “我回來了。”

    他的聲音很輕柔,仿佛極力壓制著某種情緒。這一路餐風飲露,在見到她的這一刻都算值得了。

    李氏本有一肚子的怨言,看到這一幕,也不便再說什么,給劉嫂遞了個眼色,兩人就從屋子里退出去了。劉嫂跟在李氏后面,絮叨道:“老太太,我真不敢相信先生竟然回來了。外頭這么亂,這一路上想必是吃了不少苦。我還從來沒見他胡子邋遢的狼狽模樣。”

    李氏沉默地下樓,傅亦霆看起來的確瘦了很多,連胡子都來不及刮一刮。現在人都在往南邊跑,他逆行北上,艱難險阻可想而知。她本是氣他一走了之,丟下女兒不聞不問。但這般回來,也足以見他的情深義重了。

    “你去吩咐廚房多做幾道他愛吃的菜吧。”李氏道。

    劉嫂忙不迭地點頭。

    無中,許鹿躺在床上,被傅亦霆抱著,恍惚間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聞見他身上熟悉的淡淡煙草味,才鼻子一酸。再困難的時候,她都沒有流過眼淚,叫過一聲苦。可在他面前,卻沒來由地軟弱下來。

    “辛苦你了。”傅亦霆親她的頭頂,“我不該讓你一個人承受這么多。忽然開始打戰,嚇壞了吧?”

    許鹿伸手攀住他的后背,搖了搖頭。嚇是嚇到了,畢竟她是生在和平年代的人,可是租界里面還算是安全的,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咱們的孩子還好嗎?”傅亦霆的手探進被子里,覆在許鹿尚且平坦的小腹上,輕聲問道。他似乎生怕打擾了這個還小的精靈,動作十分小心翼翼。他得知消息時的喜悅,言語沒辦法形容半分。

    “現在還沒什么感覺。”許鹿微微笑道,“就是一直折騰我吐得死去活來。”

    傅亦霆看到她的笑容,覺得這一路跋涉而來的風霜和辛苦全都散去了。盡管身邊所有人都在勸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冒險回到上海,可當他得知她懷孕的消息,便片刻都不想耽擱,直接啟程了。當初他迫不得已離開,已是萬分愧疚,怎么還能再把他們母子丟在戰火之中。他回來,就是要帶他們去安全的地方,讓她好好把孩子生下來。

    在傅亦霆和李氏的精心照顧下,許鹿好得很快,胃口也開了些。傅公館一下有了主心骨,一切又變得井然有序。

    但傅亦霆回來的消息沒對外公開,這幾天只陸續見了幾個心腹。所有人的意見都很統一,上海不是久留之地,日軍攻打南京之后,很可能把下一個目標定在這里,戰火恐怕是在所難免,有門路的都希望能早點離開。

    傅亦霆尊重他們的意見,亂世之中,人人為求自保,哪里還顧得上賺錢。

    事實上,在傅亦霆進城之前,就看到大批的民眾涌向城外,昔日繁華的街道也都被綁著大大小小行李箱的黃包車和汽車塞滿,寸步難行。

    可如今拖家帶口,還帶著幾個女眷,想要脫身實屬不易。

    傅亦霆跟李氏商量,先把家里的傭人都打發回家,再問過劉嫂,包媽和丁叔三個人的意見。劉嫂家在上海,還有親人,傅亦霆便給了她一筆錢,跟其它傭人一同遣散了。包媽和丁叔一直跟著馮家,所以與他們一道走,路上也方便有人照顧。

    之后,傅亦霆將自己名下的產業清點了一下,發現大部分的工廠和公司受戰火的影響,已經處于無法營業的狀態。像這樣的直接結束,剩下那些實在無法變動的,就托付給留在上海不打算離開的人。

    準備好這些,一些大額的錢通過匯票的形式傳到香港邵華的名下,他們身上也不準備太多值錢的東西,只讓李氏和馮清收拾簡單的行李,一行人動身離開。

    傅亦霆準備了兩輛汽車,分別由王金生和袁寶駕駛,定的計劃是先到蘇州,那兒有他的一個熟人,應該能弄到南下的火車。

    這一路上能帶的人有限,傅亦霆也讓大黑那些人自謀生路去了,所以沒什么人能夠照應,所有的事情都得靠他們自己。好在從南京那邊退過來的政府軍和憲兵,還有很多愛國人士組織起來的軍隊在上海周圍進行強有力的抵抗,所以日軍還沒有大舉地侵占過來。

    等汽車好不容易開出城,卻在開往蘇州的半路上,遇到了一個關卡。看那些人的裝扮,應該是一隊日軍。前面有輛車停在路邊,箱子都被日軍拖了出來,放在地上胡亂翻找。

    傅亦霆和袁寶隨身都帶著槍,身手也不錯,見狀也難免緊張了起來。這隊日本兵應該是被政府軍打敗之后逃到這里,攔路搶劫。他們的人數大概有幾十個,真要動起手來,只怕一車的婦孺不是對手。

    傅亦霆問開車的王金生:“還有別的路嗎?”

    王金生的手緊握著方向盤:“六爺,恐怕來不及了。”他看向玻璃窗外,幾個舉著帶刺刀槍的日本兵已經圍了上來。

    李氏和馮清他們坐在后面的那輛車上,這輛車上就坐著傅亦霆和許鹿,還有王金生。傅亦霆握緊許鹿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害怕。他見慣了這樣的場面,許鹿卻沒有見過。但他手心的汗還是出賣了他。

    那幾個日本兵在外面用生澀的中文喊道:“下車,檢查!”

    見傅亦霆他們不動,就朝天鳴槍示警。

    王金生對傅亦霆說道:“六爺,我們該怎么辦?”

    傅亦霆沉著臉,此處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肯定沒有人會來救援,前面的那輛汽車已經被日本兵搶光了東西,正跪在路邊苦苦地哀求。硬來絕對是不明智的。

    論單打獨斗,他不會怕,但他不能不顧忌妻兒。

    “我們先下去再說。”傅亦霆看著那些日本兵,對王金生說道。

    兩個人開了車門,紛紛舉起雙手,許鹿則躲在傅亦霆的身后,大氣都不敢喘。她哪里見過這樣真刀真槍的一幕,腦海里閃過的都是不好的畫面。那些日本兵看到她有幾分姿色,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用日語說要把她搶過去玩玩。

    許鹿更加害怕和緊張,想出聲提醒傅亦霆,可是就算提醒了,傅亦霆和王金生這么幾個人,能打得過這些日本兵嗎?何況李氏和馮清還在后面的哪輛車上,她們是真的手無寸鐵的平面。一個弄不好,都會命喪此處。

    她的腦子飛快地轉動著,聽到那些日本兵說日語,忽然有了主意。她收起膽怯,從傅亦霆身后走出來,用日語問道:“請問你們是哪個部隊,哪個將軍的手下?”

    她的日語說的非常好,與日本人無異。本來還滿肚子壞水的日本兵怔怔地看著她:“你,你是日本人?”

    許鹿點了下頭:“我是田中將軍的女兒田中惠子小姐的朋友。她在上海開了一家商社,我是來跟她談生意的。”她翻開隨身的手袋,一頓翻找,將田中惠子的名片找出來,遞了過去。

    那些日本兵頓時肅然起敬:“原來是惠子小姐的朋友,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周圍都在打戰,太不安全了。”

    “是的。但現在上海太亂了,惠子小姐安排我們先去蘇州避難。好不容易到了這里,碰上你們……”許鹿點到為止,“幾位能否放我們過去?只要你們告知我是哪個部隊的,稍后脫險,我必有重謝。”

    日本兵對中國人不客氣,對本國人還算友好。聽到許鹿日語說得這么好,也沒有起疑,大手一揮:“都是大日本帝國的同胞,何必說謝字!我們是陸軍一一零部隊的,英勇打戰,只剩下這么幾個人了。請小姐記得在田中將軍面前提一提我們,表達我們對天皇的忠誠!”

    許鹿點頭,鞠了一躬,對傅亦霆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上車。

    傅亦霆和王金生也不敢多問,想著先安全離開這里再說。那些日本兵果然讓他們安全地通過了。

    許鹿全身都被汗濕透了,等看不到那個關卡之后,才松了口氣。傅亦霆問她:“你跟他們都說了什么?他們為什么會放我們通過?”

    “我說我是日本人,是田中惠子的朋友。他們沒有起疑,就放過我們了。他們是日本陸軍一一零部隊的,只剩下這么幾個人。想必是要搶一些錢,再找辦法避過政府軍。”

    傅亦霆回頭看了一眼,他很想殺了這些侵略者,但現在不是時候。等抵達蘇州之后,他一定會想辦法通知政府軍,不讓這些日軍再作惡。王金生心有余悸地說道:“幸好夫人的日語說得好,才能蒙騙過他們,否則我們今日恐怕是兇多吉少。”

    許鹿也沒有想到,這一技傍身,今日還能救命。

    后面的路途尚且順利,他們抵達蘇州之后,通過傅亦霆的朋友,順利訂到了一趟火車。這趟火車本來是南下運送軍用物資的,順帶捎上了一些軍官的家屬,車上的人不是很多,但好歹算是安全了。

    雖然離打戰的地方越來越遠,但每天都有不好的消息傳來,他們的心情也越發沉重。

    輾轉抵達廣州,相比于長江一帶飽受戰火摧殘,廣州這邊受到的影響很小,港口依然繁榮,十三行仍舊興旺。邵子聿已經在廣州等了他們幾日,順利碰頭之后,便帶著他們入港。

    原本以為只要呆一陣子,避過戰火,政府軍就能把日本兵趕出去。可沒想這一戰打了幾年,戰火幾乎蔓延了全國,日本的軍隊才被迫簽了投降書。這期間雙方各有勝負,日本軍方恐怕也沒有想到,會遭到中國軍民如此頑強地抵抗,最后不得不放棄他們的計劃。

    而這幾年間,傅亦霆和許鹿又聯手在香港締造了另一個商業王國,并且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組織華僑商人,積極運送各類物資到戰場,用自己的方式支援抗日戰爭。

    日本簽投降書的那天,無線電廣播在全國進行了報道,香港也能收到。傅亦霆在香港的家中,同一雙兒女玩耍,聽到廣播略略出神。兒子問他:“爸爸,我們是不是可以回上海去了?外婆說,我們的根在那兒。”

    小女兒窩在父親的懷里,專心地玩著玩具。她還不太懂這些,嘟囔道:“什么叫根……”

    傅亦霆親了親女兒柔軟的頭發:“那是爸爸媽媽出生的地方,又叫故鄉。媽媽不是教你背過詩嗎?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女兒仰著腦袋,似懂非懂。詩她是會背,故鄉卻有點太縹緲了。她覺得現在的家也很好呀。

    此時,兒子聽到開門聲,飛快地奔了過去:“媽媽!”

    許鹿蹲下來,摸了摸他的腦袋,牽著他走到客廳里。她將從信箱中拿出的信放在桌子上,其中有一張從大洋彼岸過來的明星片,簡略介紹了當地的風景,沒有署名。

    許鹿看著明信片微微出神,兒子問道:“媽媽,這是誰寄的啊?”

    戰爭開始以后,凌鶴年說要投軍,許鹿也一直在想方設法地找他的下落,但一直沒有找到,倒是有很多不好的消息,甚至有說他已經死了。看來,他是知道了,用這種方式告訴她,自己還活著,卻也沒有打擾她的生活。

    傅亦霆在她身后道:“你在看什么?”

    許鹿將明信片塞進一堆信封里,沒好氣地說道:“你現在可倒好,把什么事情都推給我,自己專心在家里帶孩子。沒見過這么當甩手掌柜的。”

    傅亦霆對她笑:“婉婉,日軍終于投降了。”

    許鹿會意:“我在回來的路上聽見了。等了這么多年,不就在等這天嗎?隨時都可以回去。”

    傅亦霆抱起女兒,望向窗外透進來的金色陽光,笑道:“嗯,我們回家。”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