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2章 高中時期

作者:風十一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似乎是從有這個清楚的認識開始, 陸立川對這個女生的關注有些變多。

    并不是很難打聽到的人, 甚至從身邊人口中就能聽到許多事。

    喬棉,剛剛入學的高一學生, 成績優異,性格溫和開朗。

    在許多人的言論里, 她就是天上的仙女, 舉止投足溫柔典雅, 堪稱教素良養。

    陸立川知道不是的。他見過這個小仙女提著水果刀的模樣,也見過對方和傳聞絲毫不同的性格。

    可是卻并不是讓人覺得厭惡或者反感。那個拿著水果刀護著人的女孩, 看上去耀眼的像一顆星星。

    陸立川, 很少用這種正面的詞語去形容誰。

    不同年級,遇見的機會不多, 喬棉或許都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存在。

    陸立川也不打算去打擾什么。

    他只是靜默無聲的得知關于喬棉的許多事情, 安靜的像是一片深海。

    又是一次期中測驗, 陸立川的成績仍舊倒數。

    他不甚在意這些。繼上次去了網吧以后,他又換了幾家。

    喬棉沒怎么見到, 倒是也見過幾次那個叫喬景的初中生。

    他幾乎是常駐網吧的,沒見他怎么上課, 整日都是在網吧里給人做代練, 然后賺錢。

    喬景游戲打的好,話也少還很給老板面子, 找他陪練代打的人不少。

    “景哥。”一個看上去身材有幾分臃腫的小胖子跑過來, “那邊機子的人問你帶不帶妹, 帶的話現在就去。”

    “帶什么妹。”喬景皺著眉, 神情很淡,“閑的沒事做?給錢就帶沒錢滾蛋。”

    小胖子咂舌,又不敢觸喬景的霉頭。

    “人家都長的挺好看的。”小胖子有點猶豫,“不過沒喬姐好看,景哥,你是天天看著喬姐有免疫力…”

    “別拿我姐說事。”喬景頭都沒抬的警告。

    一般像是他這個年紀的孩子,尤其是來網吧的,大都叛逆張狂,中二期沒過。

    像是喬景這樣,護家里人護的不得了的,反而很少見。

    小胖子沒再說什么,只是嘀咕,“景哥,要不吃點飯吧?你代練的錢這么多,給喬姐的學費夠用了,別這么拼,那邊機子的妹子說請你吃飯...”

    喬景又說了什么,反正沒答應。

    他盯著電腦屏幕,又帶完一個老板,剛剛退出,機子旁就有人敲了敲桌子。

    喬景抬起頭掃了眼。網吧光線也不行,還有很重的煙味,面前的人手里就夾著一根。

    看上去頹廢亂糟糟的,也沒什么兩樣。“帶不帶?”

    “什么游戲?”喬景也沒意外。

    老板除開是接單子接到的,也有這樣,在網吧看他操作可以,主動找來的。

    “什么游戲都行。”陸立川一頓,“隨便玩。”

    又是一個指望大佬帶飛的。

    喬景心里有計量,點頭,“一小時五十,你看行不行。”

    他慣常和人壓價,知道這個價格偏高,等著到時候給留個討價還價的空間。

    誰成想這個金主竟然點頭了。“行。”

    喬景有點意外,卻沒說什么,迅速在自己最熟悉的游戲里開了局。

    金主是真的不大會打,操作也爛,只是看在他給錢夠大方的份上,喬景態度也稍微好一些。

    玩了幾個小時,陸立川才停下來。

    他很輕松的付了錢,又找喬景要到聯系方式,知道他大概來打游戲的時間。

    一會兒的時間,兩個人挺熟了。

    喬景掐著時間要走,和陸立川一前一后出的網吧。

    他剛急匆匆的走出網吧,就撞見正站在網吧前面等人的那個纖細身影。

    “喬景。”清麗的女聲叫住他,“你不是說你去學校了嗎?”

    又說了什么,陸立川沒怎么聽清楚。

    那個初中生走了過去,從喬棉手里接過一個飯團,一邊吃一邊低聲聊天。

    陸立川不遠不近的綴在他們身后。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行為不對,別說像個跟蹤狂,隨手撒錢出去也不是他的風格。

    只是...聽著那個女聲不緊不慢的說著話,開著玩笑,甚至和喬景聊著最近的游戲。

    又轉過一條巷子,再跟下去就要到街上了,陸立川停下腳步。

    陰郁又死宅的少年站在陰影里,默不作聲的盯著不遠處走遠的那兩個人。

    他看上去實在不算是討人喜歡。黑框眼鏡遮了大半的臉,頭發亂糟糟的,看上去一點都沒好好打理。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就像是有父母卻不如沒有的他,和明明沒有父母,卻互相扶持的那對姐弟一樣。

    明明是那么耀眼的星星,卻能溫柔的墜落。

    “立川,你最近的成績…”老人坐在飯桌邊,有些猶豫。

    “嗯,不算好。”陸立川低著頭,咽下面條。

    即使是說著這樣的話題,他看上去也挺無所謂,“沒關系,我就這個水平。”

    外婆看著他,想嘆氣,還是沒說什么。

    “立川,你自己把握就好。”白發蒼蒼的老人還是很和藹,“你覺得喜歡,做什么都行。”

    好好的一個孩子,就這么被養廢。陸立川的外婆又是氣憤又是心疼。

    遙不可及的星辰,也沒有接近的必要。

    陸立川不想改變,也不想去靠近。

    再一次看見喬棉,是在放學之后。

    陸立川的教室在五樓最盡頭,喬棉的教室則是在樓梯拐角。

    他很晚從網吧出來,回學校拿東西。還沒拿,就看見隔壁的教室仍舊亮著燈。

    已經要接近十一點了。

    陸立川從她的教室門前經過,微微偏頭。

    在窗戶的一角,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著校服,看起來清麗又溫柔。

    她似乎正對著面前的一盒點心發呆。

    陸立川看出來了,點心是學校對面一家蛋糕店的。

    她不知道發了多久的呆,也不知道,有另一個人,隔著教室在看著她。

    最后她起身,拎著點心,慢吞吞的收拾書包。

    她從教室出來,沒走,而是徑直去了最后盡頭的那間教室。把點心放進一個座位抽屜里,她似乎很快的揉了下眼睛。

    一切都做完,她才轉身離開教室。

    正是冬天。已經很晚,街上也沒幾個人。

    喬棉忍不住把校服領子拉起來,穿著厚重的羽絨服,有些笨拙的回家。

    陸立川遠遠的綴在她身后,看著她走到一棟破舊的舊樓,慢慢的上樓。

    這棟樓的隔音效果并不好。

    陸立川站在樓底下,隱約聽見一個很輕的中年女人的聲音,“棉棉回來了?”又聽見什么“媽媽”。

    喬棉是有父母的。陸立川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

    和她在網吧說的一點都不一樣,她有會守著她回家的父母,也有這樣等她的燈光。

    她撒了謊。

    陸立川在樓下站了挺久。

    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許是直覺,或許是自欺欺人。

    唇角冷淡的抿成直線,冬天的風很冷,身體思維都是僵硬的。

    直到,從樓上傳來一陣吵鬧。

    “去你媽的,你再敢拿我姐的錢試試——”那道聲音吼道,“你真他媽的以為我打不過你?!”

    這聲音過于熟悉,陸立川抬眸,整棟樓都被驚動。

    接著又是一陣吵鬧聲,間或有砸東西清脆或沉悶的聲音——直到最后,化為一聲關門的悶響。

    又快又急的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來,喬棉硬拖著喬景,又是拽又是拉,臉色發白。

    “都說了不要去打架!你跟他計較做什么?”她臉色難看,深呼吸幾次才緩下來,“喬景!真動手我不能動手嗎?我不會打架嗎?”

    清瘦的男生被她死拽著,低著頭看不清神情,“但是,那個畜生他他媽的拿你兼職的錢去賭——姐,我受夠他了。”

    “從他回家,我們家就沒好過過一天。”喬景在樓梯口頓下腳步,嘲諷似的掀起唇角。

    “我現在看到他就惡心想吐,媽的徐荷梅到底是什么圣母同情心泛濫的人啊!她都不顧你上學嗎!都不顧我們死活。”

    還是一個初中生的喬景顯然還沒練出以后的冷漠,他眼神陰郁,恨不得下一刻要捅刀子。

    好一會兒,都沒聲音。

    樓梯道內還有很暗的聲控燈,滅了,又被聲音驚起。

    “喬景,我知道,他確實混賬。”喬棉深呼吸一下,才慢慢說,“正因為這樣,算我求你,你別為了他毀掉自己。”

    “等我讀大學,考上了我們就走行嗎?”喬棉聲音放低,“我不在意他做什么,但是還有你,我現在的親人,只有你了喬景。”

    不知道又說了些什么。

    “我去網吧睡一夜。”喬景說,“姐,你上去吧,你沒動手,他們不會管你的。”

    他不放心喬棉也睡網吧。那種混亂的地方,就算是現在的他也沒把握能保護好他姐。又沒別的地方可去。

    “好。”喬棉看他情緒穩定下來,才稍微松口氣,“自己好好照顧自己,不用一直操心我。”

    “學校也要去,考上了好學校我們就能走了,明白嗎?”

    “我知道的。”

    喬景沒再說什么,轉身走出樓道,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他走的急,沒注意到就在樓道外的陰影里,還站著人。

    夜色漸漸暗下來,樓道里的聲控燈熄滅,月亮高懸夜空中,投下溫柔的光。

    有細碎的哭腔哽咽聲,從一樓的樓梯口隨著風飄出來。

    陸立川靠在墻邊,稍微偏頭看了眼。

    他看見在月光剛剛好照的到的位置,那個剛才還在弟弟面前冷靜理智的小姑娘,此時抱著膝蓋,哭的全身發抖。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