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6章 正文完...

作者:執蔥一根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公開后的日子并沒有太多變化,和許茉設想不同的是,她不僅熱度空前高漲,而且還吸引了更多的新聞媒體人,主動前來邀約,采訪兩人。

    而這一些,全被她親自拒了。

    壹千的高層雖然也十分震驚于兩人沒有任何預告的公開,最終還是一笑了之。

    畢竟,按照這波趨勢,許茉就是他們未來的老板娘。

    兩人公開之后,更是如膠似漆了一陣子。那種心靈上的相依,外界上的承認,都讓彼此貼得更近。

    沈慎如沐春風了好一陣子,一朝得到承認,更是時不時地往許茉的片場跑,羨煞眾人。

    粉絲讓兩人多更點日常,沈慎本想高調秀恩愛,但覺得剛公開便這樣有些許不妥,就暫時歇了這樣的心思。

    時光荏苒,往春奔夏,許茉也終于在微熱的初夏時節,迎來了自己的畢業典禮。

    在即將畢業的這一年里,她更是憑借著出色的成績,取得了盛電前三的排名,拿到了一些高奢品牌的走秀與宣傳。

    盛電的畢業典禮設立在學校的禮堂,全場寂靜無聲,只有院長佇立在臺上,給這一群畢業生,做著最后的指導。

    在這一天之后,每位應屆生都將告別自己的校園時代,正式擺脫學生的身份,融進娛樂圈。

    “可能有人已經取得了初步的勝利,也可能有人還停留在原地徘徊不前,每一種可能,都是存在的。但是這絕不代表,你們沒有未來。”

    “在你們邁向前方之前,我希望你們銘記于心一句話,比演戲更重要的,永遠是做人。”

    “你們面對的,是無盡的誘惑,以后只要遇到困難了,受到欺負了,院長永遠在這里等著你們,盛電也永遠為你們敞開大門。”

    話畢,全場沉寂片刻,繼而響起雷鳴的掌聲。

    或許有些人已經失了初心,或許有些人已經被名利熏心迷惑了雙眼。但是在這一刻,每個人都被院長的話深深震撼著,這般永念著好,將他們當作孩子看待的院長,一如他們入學當年,風度不減。

    這番話可能不會給大多數人帶來決定性的轉變,但他們內心中總有一譚清湖,隨風攜來,點碎表面的平靜,蕩起漣漪。也總有一抹暖,一束光,曾經照亮過他們,告訴過他們。

    許茉從禮堂里走出來,眼眶微微潤了濕。

    應舒月看了笑她,“多大人了,怎么還哭呀?”

    許茉抬手輕輕地抹了抹,“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感激,這一路來,我要感激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說完,她自己也沒忍住笑了起來,“大概是現在的我,太幸福了吧。”

    她自己也沒想到,就在驀然的那一刻,內心涌現的是無盡的暖意,煨得她眼眶泛酸。

    應舒月挽起她,“幸福就好,我們去拍畢業照吧。”

    正值午后,初夏的陽光明媚得正好。梧桐樹微微搖著,泛起微閃的金粉。

    風從許茉背后灌過,撐起她寬松的畢業禮服,許茉看了一眼嬌笑的應舒月,拉起她的手,“好,我們去拍畢業照。”

    ·

    拍畢業照的人很多,也有許多借機要來和許茉合影的人,她微笑著,一一應下。

    應舒月消失了一會兒,再回來,手里還牽著一個身形修長的人。

    “小茉,你幫我倆拍張合影。”應舒月回來便像是換了個人,高貴冷艷,說話調子也轉了。

    許茉看著手里被猛然塞過來的相機,調笑兩人,“之前不是說不會這么高調嗎?”

    應舒月撥了撥自己的波浪大卷發,一個媚眼拋了過來,“有人巴巴地跑過來要和我合影,我就當是狂熱粉絲,給一把福利了。”

    陳清輝清冷的面容沒什么表情,淡淡地回了句,“嗯。”

    拍照結束得差不多的時候,陳清輝一反剛才那番清心寡欲的模樣,強硬地將應舒月往自己的車里塞。

    許茉換了常服,和還在打鬧的兩人說了再見,便踏步緩緩地往校外踱。

    沈慎說今天有事,只能在快要結束的時候,才能來接她。

    走到側門,她果然看到一輛熟悉的車。

    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入目的卻不是沈慎,而是好久未盡的秦伯。

    “咦,秦伯,怎么是你?”許茉只是疑惑片刻,但很快就想通了,他應該臨時有事。

    秦伯微微一笑,“少爺突然有急事處理,晚點才能來赴約,讓我先將你帶過去。”

    許茉點點頭,沈慎說了今天她畢業,不再是小朋友了,要帶她去吃大餐。

    或許是初夏的天氣格外得好,許茉心情也隨之愜意起來。這般放肆明媚的日子里,她心隨意動,輕輕地哼起了歌。

    車子緩緩地拐進市中心,秦伯聽了,和藹的面容也染上一絲難以察覺的喜意。

    以往人潮涌動的黃金路段,此刻隔絕出一條悠長的空道路。車身稍稍一拐,沿著這條道路,往前方駛去。

    道路兩旁,擺滿芬芳馥郁的茉莉花,敞開綻放著,香氣幽然若現。

    不知何時,車子也終于緩緩地停了下來。

    許茉搖下車窗,似是有感應一般,往右邊望去。

    那里有全市最大的顯示屏,此時此刻,卻在無限循環仿生小茉莉的動畫,一幀又一幀,每一頻都是潔白的花瓣,逼真動人。

    倏然,屏幕暗下去,而后,一行字漸漸地顯現出來。

    字形瘦長,遒勁有力,每一筆都帶著張揚又肆意的力道。

    字如其人,這字跡,許茉再熟悉不過。

    …………

    …………

    第一次見你,我就對你魂牽夢縈。

    我愛你濕漉漉的眼,也愛你嬌軟動人的嗓。

    更愛嗅你身上,若隱勾人的茉莉香。

    ——沈慎。

    …………

    …………

    許茉就這么望著,以往那些和他的回憶,全然浮現起來。

    兩人的初遇,兩人的相知,兩人的相愛。

    也有不盡如意的,他們的分離,他們的矛盾,他們的爭吵。

    而這些,全部化作過往,他們擁有的是,無比美好的未來。

    車身微微一沉,她側過頭,卻意外地望進一雙瀲滟的桃花眸。

    她微微哽咽,直接埋進他胸里,洶涌澎拜的愛意襲來,她無法表達,無處述明,只好緊緊地攥著他的衣領,低泣著展露自己的心意。

    沈慎捏住她的下巴,輕輕地舔舐她落在臉頰的淚痕,而后一一吻去她的淚珠。

    “寶貝,我愛你。”

    ·

    落座在餐廳的時候,許茉還在哭,眼尾都被淚水涔出淡淡的粉,看起來格外得嬌軟動人。

    “好了哭什么?不是你畢業的日子么。”許茉抱著他不撒手,沈慎只好將她橫抱在自己的懷里。

    看她緊緊地依賴著自己,兩只小手搭在自己脖頸的模樣,沈慎心中倏地柔軟一片。

    許茉捶了一下他,看似很重,實際力道很輕,“不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談嗎?”

    沈慎笑起來,“你的事情就是我重要的事情。”

    許茉抹了抹自己的眼睛,卻發現沈慎正斂眸看著她,那股子懶懶散散的勁兒勾人得要命。

    “那些話,都是你自己想的嗎?”許茉頓了頓,問他。

    她說的,是剛才大屏幕上的三行告白。

    “不然呢?”沈慎挑了挑眉,繼而語氣不緊不慢地,“那是我寫給你的情書。”

    說完,他好似在等她的反應,視線像繩索一般,緊緊地牽引著,鎖住她。

    許茉有點赧然,立馬伸出手,捂住他的雙眼,“……不準看!”

    沈慎捏了一把她,應了聲好。

    隨后他問起,“你還記得這里是哪兒嗎?”

    許茉這才靜下心來,環顧四周,答道,“我知道,你第一次請我吃飯的地方。”

    也就是在這里,兩人開啟了長達三年的戀愛合約。

    “那么以前的所有,就要結束在這里了,你愿意接受嗎?”沈慎撥了撥她的臉兒,低聲問道。

    許茉知道他的意思,那三年的種種,除了兩人,沒有人比他們倆更清楚其中發生了什么。

    那時候偶爾耍的小性子,存在的隔閡,迸發的情感,兜兜轉轉,還是將兩人帶回了原地。

    “當然。”許茉輕輕撥開自己的手,然后朝著沈慎的雙眸,親了過去,清淺的呼吸印在他的眼瞼之上。

    沈慎愣怔一瞬,禮尚往來,在她嘴角烙下一吻。

    “還有一個愿意,想聽嗎?”他緩緩開口,情愫全部傾訴在字里行間。

    許茉微微點頭,而后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他輕輕地牽起,無名指被環進一樣契合無比的東西,觸感冰涼。

    她垂眼望過去,那是一枚戒指。

    “嫁給我。”沈慎摟緊她,視線牢牢地鎖住她。

    許茉總算明白他所說的另一個愿意的深意,既然他要,那么她就還給他。

    她終究是笑了起來,“我愿意。”

    就像是他所說的,小朋友長大了,小朋友也畢業了。

    但是小朋友,更想嫁給他。

    沈慎笑起來,桃花眸的尾梢微微上挑,勾起無限風流恣意。

    他撈起她的小手,放在嘴邊不停吮吻,也一直在不停地喚著“媳婦兒”,一聲又一聲,盡顯無數愛意。

    暮色降臨,黑夜即來。

    有情人的夜晚永遠不會孤單,就像是愛,永遠不會踽踽獨行。

    夜晚曼妙,嬌人在懷。

    但是他還想告訴她,早在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對她一見鐘情。

    作者有話要說:停在這里是我最初的想法啦!正文完結,感恩大家陪伴~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