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9章 番外三

作者:婳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轉眼又到暑假, 駱清淮跟霍舟商量:“咱們把年假休了,出去玩吧?”

    霍舟不怎么想動:“這么熱的天, 去哪里玩?”

    “當然是去涼快的地方,我們出國玩去。”駱清淮又開始se誘,“你不想和我出去旅游嗎?我們白天出去看山看水看風景, 晚上就找一間隔音好的酒店, 試各種姿勢……”

    霍舟有點崩潰:“為什么你總能面不改色地說這種話?”

    駱清淮說:“做的時候就會改色了。”

    霍舟:“……”

    但他不得不承認,他對駱清淮說的……非常向往。

    于是,霍舟跑去找林局申請休假。

    林局嘆了口氣:“看到駱清淮休年假就知道你也該來了, 果然……你倆敢不敢分開休?”

    霍舟:“不敢,我老公會生氣。”

    林局飛快簽字:“……快點滾。”

    霍舟喜笑顏開:“謝謝領導。”

    八月份, 差不多是天氣最熱的時候,霍舟跟著駱清淮一出門就想哭:“不是明天的機票去國外嗎?現在去哪里?”

    “我想先去北大院看看。”駱清淮說, “聽說要拆了。”

    霍舟心里一軟, 也不覺得熱了:“去吧。”

    當年熱鬧的小區如今早已經沒人住了,院里的樹木因為沒人管理,已經長得格外茂盛, 倒是比別處涼快許多。

    霍舟跟駱清淮并肩走在大院里,每到一處都有說不完的話題:“還記得嗎?我就是在這里第一次見到你, 你那時候長得像個洋娃娃一樣……我在這里抱過你, 在這里踢過球,在這里揍過胖墩……”

    離開大院的時候, 霍舟停在早已經搬走的影音店門口:“我在這里哭過, 知道為什么嗎?”

    駱清淮記得這個位置:“我愛你。”

    霍舟一愣, 笑了起來,的確是因為“我愛你”。

    “好了,來都來了,要去學校看看嗎?”霍舟被這趟行程勾起了懷舊的情緒,“我一直沒回來看過,聽說子弟小學已經被二小兼并了。”

    駱清淮點點頭:“走吧,去看看。”

    子弟小學已經不存在了,原來的學校變成了一棟商業大樓,二小倒是還在。

    暑假期間,學校校門緊閉,這里不是他們原來的學校,兩人也沒有要翻墻進去看看的欲望。

    但很意外的是,校門口的保安室居然有人。

    駱清淮上前跟他打招呼,詢問關于李老師的情況。

    遺憾的是,李老師并沒有跟來二小教書,保安也不認識她。

    李老師當年對駱清淮特別好,駱清淮還想回來看看她,這時候不免有點難過。

    保安大叔道:“你們還記得回來看看老師,已經相當有心了。老師教學生,并不是圖你們的回報,看不看到老師其實沒關系,記得老師的教誨就好。”

    駱清淮點點頭:“我們會一直記得的。”

    從二小離開,兩人又一起去了附中。

    附中還在,不過現在已經改名了,叫“江北中學”。

    “聽說江北中學現在已經變成了私立中學,比我們讀書的時候厲害多了,現在一中都搶生源都搶不贏江北中學。”霍舟還挺高興,“就是不知道,小馬老師和譚老師還在不在這里教書。”

    提到這兩位老師,兩人情不自禁地對視一眼,都有點不好意思。

    這兩位老師,可是他們正兒八經的“啟蒙老師”。

    “學校的基礎設施沒怎么變,我們翻墻進去看看?”駱清淮征求霍舟的意見。

    霍舟是屬于那種平時拉不出門,但是一出門就不想回家的人,一路走來,他已經徹底嗨了,聞言立刻點頭道:“好。”

    學校的變化不大,兩人熟門熟路地找到以前常翻的矮墻,利落地進了學校。

    宿舍的門鎖著,很遺憾不能進去。

    兩人便去了教學樓。

    “我們去一班看看吧。”駱清淮說,“你后來考入一班后,坐在哪里的?”

    “走。”霍舟拉著駱清淮,“到了再告訴你。”

    一班的教室門居然沒鎖,雖然放假期間,教室里也沒什么東西,但霍舟還是覺得有點奇怪。

    “你坐哪個位置?”駱清淮適時打斷霍舟的思路。

    “你坐哪個位置?”霍舟反問。

    駱清淮去了第二排,自己曾經坐過的位置坐下來。

    霍舟便在他旁邊坐下來,然后歪頭朝他一笑:“我坐你旁邊,同桌你好。”

    兩個大人坐在高中生的位置上,不免有點擠,駱清淮輕聲道:“霍舟同學,上課要專心聽講,不要勾引你的同桌。”

    霍舟樂出聲來,果然轉頭去看黑板。

    駱清淮又在旁邊提醒他:“你的書呢?”

    霍舟笑著道:“我沒帶書,可以借同桌的書看看嗎?”

    駱清淮拉開課桌,從里面捧出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遞給霍舟:“借給你看。”

    霍舟一愣:“什么意思?這同學的東西沒帶走?”

    駱清淮抿了抿唇:“打開看看。”

    霍舟忽然反應過來:“你……”

    駱清淮微笑著看著他。

    霍舟心跳加速,顫抖著手指打開盒子。

    里面是好多好多糖紙,分門別類放得整整齊齊,還做了奇怪的標志。

    “這是什么?”霍舟沒看明白。

    “這是甜度的標志。”駱清淮解釋道,“我曾經想把世界上最甜的糖買給你。”

    霍舟震驚地看著駱清淮,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駱清淮笑著道:“這位同學,再看看你自己的課桌,說不定你帶書了呢?”

    霍舟懵懵地打開課桌,里面果然有個小盒子。

    再打開盒子一看,霍舟震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盒子里是一張保存很好的草稿紙,上面歪歪扭扭地寫滿了字,前半張寫著“殘夢落清淮”,后半張寫著“駱清淮”。

    霍舟當然記得,這是自己寫的。

    可問題是,這張紙他不是扔了嗎?怎么會在駱清淮手里?還保存了這么多年?!

    “這是我的。”駱清淮把盒子拿過來,寶貝地抱著,“你不在的時候,我可就靠它撐著了。”

    霍舟:“……怎,怎么會在你這里?”

    駱清淮輕笑:“這是秘密。”

    “可是……”

    “走。”駱清淮牽著霍舟的手,“我們再去操場看看。”

    霍舟緊緊抱住手里的盒子跟著他下了樓,才慢慢反應過來:“你什么時候來做的準備?”

    駱清淮說:“我沒有來做準備,我天天跟你二十四小時在一塊兒,你不是最清楚我的行程嗎?”

    霍舟一想也是,他跟駱清淮上班下班都一起,不在一起的時間都是有任務,他相信駱清淮還不至于任務途中跑來干這種事情。

    那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幫忙嗎?

    霍舟四處張望,整個校園空空蕩蕩,除了他倆,沒有第三個人在。

    “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駱清淮帶著霍舟在乒乓球臺前停下來。

    “這不就是乒乓球臺嗎?”霍舟奇怪道,“有什么特別?”

    “有。”駱清淮說,“你記不記得有天晚上,我們在這里看到有人表白,被老師抓了?”

    他一說,霍舟想起來了:“記得。”

    但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那天晚上……”駱清淮微微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是想對你表白的。”

    霍舟這次震驚得眼珠都快掉了:“你,你……”

    駱清淮忽然單膝跪下,從懷里掏出一個絲絨盒子打開,露出里面并排的鉑金戒指:“你說我們不過感恩節,所以我選了七夕。你說點蠟燭送花都好俗氣,所以我沒準備那些東西,我只有一顆和十年前一模一樣想對你表白的心。霍舟,和我結婚,我們一起度過余下的每一個十年,好嗎?”

    霍舟鼻子發酸,眼眶發熱,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說……好,你先起來吧。你怎么……你好討厭,怎么能這么求婚呢?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駱清淮替他戴好戒指,又輕輕吻去他眼角的淚珠:“你不嫌寒酸就好。”

    霍舟說:“的確是有點寒酸……可是,我就是感動得不行啊,怎么辦?完了,語文學得這么爛,一個合適的詞都想不出來,小馬老師要是知道,肯定會罵我了……”

    “現在知道要挨罵了?讀書的時候為什么不肯好好學呢?”一個戲謔的聲音突兀地從背后傳來。

    霍舟嚇得直接跳了起來。

    緊接著“砰”地一聲響,有什么東西在旁邊炸開,繽紛絢爛的禮花從天而降,紛紛灑落在兩人身上。

    霍舟猛地回頭,就看到小馬老師和譚老師正微笑著看著他們,手里還拿著燃放過后的禮花筒。

    “老,老師。”霍舟傻了。

    “加上禮花后,是不是就沒那么寒酸了?”譚老師笑著問霍舟。

    霍舟整個人都是懵的:“不是,我的意思……你們怎么在這里?我……”

    “算了,看起來還是不太滿意。”譚老師搖搖頭,伸長手臂從乒乓球臺后面撈出來一把吉他。

    霍舟:“!!!”

    “老師給你們唱首歌吧。”譚老師低頭撥弦。

    小馬老師老師靠在他身邊,開始唱歌。

    霍舟聽過,這首歌叫《I DO》。

    譚老師身高腿長,坐在乒乓球臺上腳還踩著地面,他吉他彈得也很好,手法酷炫,標準的校園風云人物。小馬老師氣質和當年一樣溫和,低吟淺唱的模樣同樣讓人移不開眼。

    兩人時不時默契地對視一眼,眉角眼梢都是藏不住的情義,他倆一個張揚外放一個低調內斂,站在一起卻自成一個世界,完美詮釋了什么叫“絕配”。

    從最開始認識兩位老師到現在,也已經過去十多年了,歲月在兩位老師身上沒有留下太多痕跡,只讓他們更加優雅從容。

    霍舟視線模糊,從兩人結束時的相視淺笑中看到了愛情最美的模樣。

    “謝謝老師。”駱清淮拉著霍舟深深鞠躬。

    “恭喜你們。”小馬老師過來和他們擁抱。

    霍舟不是木訥的人,今天卻一再詞窮:“謝謝老師……”

    “十年后,你們就會是我們今天的模樣。”譚老師也走過來,拍拍兩人的肩膀,“加油,小伙子們!”

    他沒有多說,攬著小馬老師的肩膀走了,只留下一對融在一起的背影。

    霍舟吸了吸鼻子,直到兩位老師的背影消失,才看向駱清淮:“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回家。”駱清淮說,“明天不是還要去旅游?”

    “所以,這是蜜月旅行嗎?”霍舟嘴角輕揚。

    “是,也不是。”駱清淮低頭,跟霍舟交換了一個吻,“以后的每一天,我們的生活都將甜甜蜜蜜。”

    霍舟低頭看兩人交握手上一模一樣的戒指,半晌才道:“淮寶,你好不要臉啊。”

    駱清淮:“啊?為什么?”

    霍舟:“你剛才那句話,不就是說你自己很甜嗎?”

    駱清淮:“不,我是說哥哥很甜,比糖還甜。”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