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09章 你要給我包辦婚姻?

作者:蘇之陌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陸皓特別懷疑信息的真實性,可他聯想到最近唐野的情緒……

    他以前哪天不是春風得意,一副人生贏家的瑟樣。最近好像是不太對勁,整天陰沉著臉,跟內分泌失調一般,動不動拿他們學員出氣。

    還有顧嘉奇,更是相當詭異。

    據那些跟他們家庭有點淵源的學員議論,顧嘉奇是在沈公司開業后第二天變成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樣的,是不是他們家里發生了什么矛盾?陸皓雖然對信息內容有所懷疑,但不得不說,沈約他見面,對他來講,誘惑力實在太大。

    尤其信息里的各種暗示……

    況且,他自認為,拋開家世背景,他與唐野相比,不論樣貌,能力。根本都是有過之無不及。

    陸皓盯著手機上的信息內容看了好幾遍,然后,他試著撥打了這個號碼,結果,卻顯示關機。

    陸皓面色微沉,最后又撥了陸婷婷的電話,打算先從她那邊打探一下沈的近況,他必須確定,她的確與唐野感情出現了問題,才能判斷,給他發信息之人到底是否是沈本人。

    “喂。”

    電話接通,陸皓聽到陸皓的聲音,語氣親昵的開口,“哥,你回家啦?”

    陸皓應聲,“嗯,放假了。”

    陸婷婷又好氣的詢問,“哥,那你考核結果如何?是不是已經是特戰隊員了?還有啊,你怎么不來學校看看我呀?都好久沒見你了。”

    陸婷婷噘著嘴,撒嬌道。

    “訓練還沒結束。”陸皓耐著性子,開口,“有時間我會過去看你。”

    陸婷婷頓時滿意了,“謝謝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陸皓頓了片刻,便聊到了正題,“對了,婷婷,我問你個事。”

    “哥,你說。”

    他幽深的眸子閃了閃,試探著問道,“最近,你和沈關系如何?她在學校怎么樣?”

    提到沈,陸婷婷臉色滿是羨慕嫉妒,“沈?哥,人家現在叫顧了!”

    陸婷婷酸溜溜的開口,“哥,你問她做什么?她都好幾天沒來上課了,前些日子,她不是公司開業嗎?搞得陣仗特大,真是虛張聲勢。連學校老師都夸獎她,哼,她還不是仗著自己家里有權有勢,才能開的起公司,自己哪有那本事。”

    陸皓聽著陸婷婷的吐槽,不耐的打斷她,“所以,你最近沒見過她?”

    “上個禮拜見過!我正跟你說著呢,她不是公司開業嗎?我們都以為她來學校一定會炫耀,拽的不行呢。結果,你猜怎么著,她那臉色比人挖了她家祖墳還難看,后面就再沒來上課了。”

    陸皓聞言,眸子一亮,“她心情不好?”

    所以,那條信息是真的?

    “總之臉色很臭,誰也不搭理。”陸婷婷冷哼,“我看吶,她一定是得意忘形,被唐野給甩了。”

    “你說,她被唐野甩了?”陸皓眸子又亮了幾分。

    陸婷婷憤憤的開口,“哥,十有八九是這樣。她那種兇巴巴的女人,誰會喜歡啊。”

    陸皓聽著陸婷婷的話。陷入了沉思,

    “哥,你問她做什么?你是不是還對她有意思呢?”陸婷婷突然反應過來,陸皓今天居然主動給她打電話打聽沈的事,本來陸皓好不容易給她打個電話她還挺感動,誰想到一句都沒問候她,問的全是沈的事。陸婷婷心里頓時不平衡了。

    陸皓沒有正面回答她,而是轉而問道,“你知不知道沈的電話號碼?”

    陸婷婷此時情緒已經沒之前那么高漲了,蔫蔫的回道,“知道是知道,但那個號碼都是以前的,聽莫妍說,她公司開業后,以前的號碼都不用了。”

    “好,你發我一下。”

    “哦。”陸婷婷想到了什么,撒嬌般的問道, “對了,哥,聽說唐野是你們的教官,他對你們是不是特別嚴格啊,我可不可以去你們部隊參觀一下啊?”

    陸皓冷聲回道,“不方便,你好好念書。”

    陸皓掛了電話,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陸婷婷說,沈的確是心情不好。

    按理說,她開了公司,有了事業,是應該春風得意才行。

    為何會心情不好?

    難道真如那條信息所言,因為她錯把魚目當珍珠,和唐野感情出了問題,和顧家人發生了矛盾?

    陸皓覺得,如果真是那樣,那么,他的機會來了。

    既然他收到了這樣的信息,不管是不是她。他都想去赴約,一探究竟。

    就算是有人惡作劇,亦或者是什么陷阱,他一個大男子,總不至于吃虧。

    思及此,陸皓開始打理自己。

    ……

    車上,顧嘉奇朝著后視鏡看了好幾眼,終于忍不住開口。

    “小……”他頓了頓,繼續開口,“哥對不住你,是哥太自私了。一心想著自己的感情,沒為你考慮過,傷了你的心,希望你能原諒哥,別跟哥計較。”

    沈本來應該顧嘉奇來接她,感覺尷尬,所以閉目假寐,此時聽到他的聲音,她緩緩睜開眼,漫不經心的詢問,“以后,你們打算怎么辦?”

    “什么?”顧嘉奇沒想到沈會開口搭理自己,更沒想到她會詢問他和莫妍的事。

    沈再次重復,“我說,你打算和莫妍怎么辦?分手嗎?”

    “我不知道。”顧嘉奇開著車,朝著后視鏡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開口,“小,你見過莫妍了?”

    沈如實回道,“見了!”

    顧嘉奇最近也沒跟莫新聯系過,一方面,是他自從被唐野懲罰寫了五千字檢討后,不敢再違反紀律偷跑出去,另一方面,他也實在沒勇氣去見她。

    見了面,能說什么?

    他父親的話,提醒了他,他們根本沒有未來。

    顧嘉奇語氣帶著苦澀,“以前,也許是我太自私,想的太少了。沒顧及到大家的感受。如果我能妥善處理這件事,也不至于將大家的關系搞成這樣。”

    沈淡淡道,“人本身就是自私的。”尤其在感情之事上。

    “小,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莫妍是無辜的,甚至,她也是受害者,誰愿意攤上那樣一個父親?自己的身世自己無法選擇,憑什么讓她為莫新的的罪行買單?我希望你能理解她。”

    顧嘉奇的一番話,讓沈內心澀然,顧嘉奇對莫妍,的確是真愛,都這時候了,還再替她辯解。

    “你知道我會寒心的是什么嗎?”

    “你們都太以自我為中心,總是太想當然。打著為我著想的名義,其實都是為了自己。你和莫妍相愛,我一直都是支持的,并且從中做了很多努力,這些你不是不知道。可你們呢?是怎么對我的?

    我不知道,在我努力撮合你們,給你們制造機會的時候,你們兩人心里可曾有過愧疚?莫妍因為她父親的事,面臨著被劇組替換掉的危險,我為了保住她這個角色,從中周旋,讓你去幫忙解圍。那個時候,其實你們倆心里都是知道真相的,唯獨我蒙著鼓里。你們看我跟傻逼一樣,為仇人的女兒忙碌奔波,你作為我哥,你可曾有過一絲心疼?

    你沒有!但凡你心里有我這個妹妹,你不會一直瞞著我。原不原諒莫妍,是我的事!我承受了那么多苦難,這點打擊又算的了什么?你們以不想傷害我為由,試圖瞞天過海,甚至想隱瞞我一輩子,說到底,是你們不信任我,對我沒信心。怕我拆散你們,怕我不再助力莫妍的演藝事業。所以,歸根結底,是我活的失敗了。”

    顧嘉奇聽著沈失望的說了那么多話,他內心更加愧疚難當,“小,你別這么想!這跟你沒關系,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太自私,是我不讓莫妍告訴你的!你知道,哥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動心,因此便什么都顧不上了,是我沒處理好這件事。”

    顧嘉奇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他不想沈和莫妍關系鬧僵,真的不想!

    沈沒吭聲。

    良久,顧嘉奇嘆了口氣,像是做了什么決定一般,低聲開口,“我以后,不會再和莫妍來往了。”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沈,被顧嘉奇的話一驚,她抬頭看向前面開車的男子,她坐在后面,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他無奈又絕望的語氣,還是讓她的心,顫抖了一下。

    顧嘉奇要放棄莫妍?

    因為這件事,顧嘉奇打算放棄莫妍?

    沈突然變的不淡定了。

    她知道,要放棄自己所愛之人,有多難。

    拆散他們……她從來都沒有這么想過。

    就算知道了真相,知道他們合伙騙她,她生氣,憤怒,不想原諒他們,甚至想跟他們絕交!

    但唯獨沒想過,拆散他們!

    他為什么不自私到底?

    既然那么愛,為此瞞了她這么久,現在為何不繼續堅持?沈神色緊繃,語氣冷冷, “你不用顧及我。別因為我,讓你們錯過,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顧嘉奇苦澀的搖搖頭, “小,這跟你沒關系,以前是我考慮的太少了,只管順著自己的心意,沒想過以后,我給不了她未來。

    和我在一起,只會耽誤她。”

    “什么意思?”沈不解的問。

    “爸媽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政策也不允許我和她結婚的。”

    顧嘉奇想起,顧長軍給他的選擇,如果要和莫妍在一起,脫下軍裝,和他斷絕父子關系。

    拋開其他因素,脫下軍裝,是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事。

    他是軍人,從穿上軍裝那天起,他從來沒想到要再脫下它。

    他的軍魂是長在骨子里的。

    他曾想過給莫妍換個身份,然后讓他父親在中間想辦法,給他們辦個結婚證,可他父親的態度,那么決絕。別說說服他辦假身份,就是光提起莫新成的名字,他都得爆炸。

    他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有些距離是真的永遠無法逾越的。

    沈聽到這里,才明白過來顧嘉奇的意思。

    他是軍人,莫妍是重邢犯的女兒,他們要想結婚,政策的確不允許。

    他們到底都太年輕,感情用事。

    因為愛,什么都顧不上,沒有考慮到現實問題。

    沈也不知該說些什么,顧嘉奇和莫妍的事,她不會再參與。

    至于原諒顧嘉奇的行為,她暫時也做不到對他的道歉大方的說沒關系。

    顧嘉奇語氣誠懇,帶著請求的意味,“小,我知道我說這些話,可能太過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原諒莫妍,別跟她決裂,她沒有了愛情,如果連你這個唯一的朋友也失去了,我不知道她會怎樣!”

    沈聽著他的話,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怒火。

    這就是傳說中的見色忘妹吧?

    她以前,以為顧嘉奇是個妹控,現在來看,她真的是想多了。

    他是典型的癡情種。

    分手了還給她提這種要求。

    他只顧著莫妍失去朋友會難過,可曾想過她的感受? 沈語氣涼涼, “顧嘉奇,你還有真是情深義重,既然知道這個要求過分,你就不應該提出來。”

    憑什么這么時候,還要求她原諒莫妍?

    你以為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她就真的傻乎乎的相信了?

    她不禁想起,那天莫妍來公司找她,她質問她,不敢告訴她真相,是怕失去她這個朋友,還是怕失去她給她的資源和幫助?莫妍沉默了!

    她自己都不敢正視著她的眼睛,坦蕩蕩的回答,她沒有在利用她。

    但凡那天,她能義正辭嚴的反駁她,替自己辯解,她也許真的會心軟,會說服自己相信她。

    她給了莫妍機會,只是她不愿意把握而已。

    那樣的人,如何稱得上是朋友?

    顧嘉奇被沈的話噎的面色一暗。

    “當我沒說。”

    兩個人都沒再開口說話。

    車子在一陣近乎詭異的氣氛中,終于抵達了軍區大院。

    吉普車一停下,沈就自己開了車門。從車上跳了下來。孫茹已經等在了門口,她看到沈和顧嘉奇回來,視線來回的在他們兄妹倆臉上打量,試圖看出點什么。

    沈從下車那一刻,臉色就恢復了正常,微笑著跟孫茹打招呼。

    孫茹看到沈笑容嫣嫣的模樣,不確定她是接受了顧嘉奇的道歉沒有。

    顧嘉奇跟在母女倆身后,見沈和他母親說笑著進了屋,他凝重的面色也慢慢變的緩和。

    他父親說過,如果沈不原諒他,今天就把他扔出去。

    可沈的態度……

    他知道。就算她不跟他計較,他們兄妹之間,到底是出現了隔膜,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親密無間。

    沈進了客廳,顧長軍也在家,她和顧長軍打了聲招呼,就上樓去換衣服了。

    顧嘉奇見沈上了樓,也想溜,卻被顧長軍厲聲呵斥,“站住。”

    顧嘉奇的腳步只得頓住。

    顧長軍黑著臉看著他的后背問,“你有沒有跟你妹妹道歉?”

    顧嘉奇語氣幽幽的回復,“我跟她說過對不起了。”

    坐在沙發上的 顧長軍銳眸微瞇,“她原諒你了?”

    “這你得問她。”顧嘉奇語氣不耐,

    顧長軍憤怒的一巴掌拍在茶幾上,怒火中燒,“混賬,你這什么態度?”

    顧長軍現在一看到顧嘉奇,就想狠揍他。

    顧嘉奇心里憋著一股怨氣 見顧長軍不依不饒,頓時也忍不住嗆聲,“我態度怎么了?你不讓我和莫妍來往,我都沒再去見過她。我做錯了,跟小也道了歉。你還想讓我怎樣?”

    “你還有理了?聽你這語氣,是老子棒打鴛鴦了?啊!”顧長軍作勢就要起身沖過去揍他。

    孫茹見勢不妙,趕緊拉住了他,“老顧,你別這么大火氣!嘉奇已經知道錯了,小回來心情不錯,肯定是原諒了她哥。你又何必再訓斥他?”

    孫茹搬出女兒說事,果然顧長軍神色緩和了許多,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他看著站在一旁梗著脖子黑著臉的顧嘉奇沉聲命令, “以后,別再跟莫新成的女兒來往!既然你妹妹已經不跟你計較,這件事,就算翻篇了。等忙過這一段,你跟軍區參謀長的女兒見個面,如果覺得合適,就和對方交往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該考慮個人問題了。”

    顧嘉奇一聽顧長軍竟然要讓他相親,他無處發泄的怨氣再次蹭蹭往上竄,他銳眸瞪向顧長軍,“你要給我包辦婚姻?”

    顧長軍對于包辦這個詞,表示不認同。

    他劍眉緊蹙,“什么叫包辦?我是讓你和對方見面認識一下,張參謀長的女兒是個軍醫,比你小兩歲,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你們先處著。” 顧嘉奇剛失戀,或者說還沒失戀,正鬧心著。哪有心思見什么軍醫,他態度堅決的拒絕, “爸,這件事,我不同意!我的個人問題,我自己解決,不需要你們操心。”

    顧長軍見顧嘉奇不配合,臉色再次黑沉的能滴出水來,“你自己解決?你怎么解決?你也老大不小了,最起碼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你還自己解決?我告訴你,別忘了你的身份,我顧家不是什么亂七八糟的人都能進的。”

    顧嘉奇和犯罪分子的女兒搞對象這件事,讓顧長軍對他失望透頂,未免他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他才想出了讓他相親,轉移注意力這個方法,同時也是讓顧嘉奇站對立場,他相信,張參謀長的女兒絕對錯不了,指不定顧嘉奇和對方一見面,看上對方也不一定。

    顧長軍如意算盤打的好,顧嘉奇卻根本不上道,他冷笑,“我的身份?不就是你顧司令的兒子嗎?的確,在外人看來,是很了不起,可我并不稀罕!

    你知不知道,就因為是你兒子,從小到大,不管我怎么努力,憑自身本事做出多大成績,別人都會說,我的成就是因為有個當司令的父親。

    就因為是你兒子,在部隊里,與我平級的同志凡事都讓著我,不與我爭,生怕得罪你這個大司令。表面上對我恭敬有加,背地里,你知道人家怎么說我嗎?司令家的二世祖,惹不起!

    你以為,作為你,兒子,我很光榮,很威風?是很威風,在別人眼里,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

    您司令嫁的門檻高,我找對象都要找門當戶對的?呵,這就是我作為司令公子的代價?”

    顧長軍被顧嘉奇一番話,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

    作為他的兒子,竟然如此痛苦嗎?

    孫茹見顧長軍面色鐵青,急忙呵斥顧嘉奇,“嘉奇,你怎么能這么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你作為司令的兒子,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身份,你能說,你父親不是你的驕傲?你可是一直拿你父親當你心目中的英雄和奮斗的榜樣的。”

    顧嘉奇苦笑, “是啊,他是我的榜樣,可他這個標桿太高了,我永遠不可能超越。我也不想超越他,我只希望,能有一份屬于自己的感情,和心儀的女孩結婚,可這么簡單的愿望,在我這,都無法實現。”

    孫茹看著他,語氣嚴肅的開導他,“是你自己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你不能怪別人!就算你爸不是司令,只要你穿著這身軍裝,你和莫妍就很滿意在一起。莫妍那個孩子,是挺不錯,可她的家庭拖累了她。這是沒辦法的事,你別太鉆牛角尖了,這件事,就過去吧。”

    顧嘉奇聽著他母親的勸解,神色呆滯著,怔怔的站在原地呢喃,“可是感情的事,又豈是人能控制的……”

    顧長軍神色陰沉著,瞥了顧嘉奇一眼,起身進了書房。

    他從來沒想過,作為他的兒子,要承受那么多壓力。

    沈站在樓梯口,聽著客廳里的爭吵聲,內心實在唏噓。

    人就是這樣,永遠無法滿足。

    顧嘉奇因為顧長軍的光環太強大,因此倍感壓力。

    可他是否知道,有多少人羨慕他的家世。就拿那個陸皓來講,當初為了攀上司令這個高枝,利用顧雪,和她交往,最后顧雪假千金的身份一曝光,他跑的比兔子還快。

    說起陸皓,那個男人好像也進了特戰團受訓,所以,以后他就是唐野的手下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