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20章 兩對新人的婚禮(大結局)

作者:蘇之陌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莫妍聽到這里,也抬手翻了翻劇本。

    她似乎明白了,沈所謂的讓她演自己是什么意思了。

    緊接著,沈繼續開口,

    “女主暫定蘇可,接下來劇本給你們,好好揣摩學習,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我。三個月后,我會驗收你們的成績,如果不滿意,我便和彭導商量,公開招募演員。”

    聽著沈的話,幾位被點名的藝人,頓時坐直身子,開口保證,“我們一定不辜負顧總的期望。”

    這么好的機會,不把握才是傻子。

    “那我呢?”

    機靈鬼撓了撓頭,雙眸亮晶晶的看著沈,“姐,軍旅題材的電影,可不可以給我個小角色演演啊。我本身就是軍人出身,而且我現在演技可是長進不少呢,不然你考考我,真的,我現在演啥像啥。”

    沈睨了他一眼,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笑道,“是嗎?那你演個小雞給我看看。”

    機靈鬼聞言,黝黑的臉色一陣為難,“動物啊?這……”

    “不是演啥像啥嗎?”沈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機靈鬼尷尬的繼續撓頭, “呃,我說的是演人。”再說誰家劇組會給他演動物。

    沈看著機靈鬼面露難色,也不為難他了,她擺擺手,“行了,這段時間你充當蘇可的司機,她上表演課時,你順帶過去學習。到時候,要是你表現好,可以給你個角色。”

    機靈鬼立刻喜笑顏開,站起來朝沈鞠了個躬,“謝謝姐。”

    機靈鬼瑟的嘿嘿笑著,讓一旁的金小順不樂意了,他幽怨的看向沈,“連機靈鬼都有角色,姐,那我呢?”

    聞言,沈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開口, “你當過家家呢?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得了。湊什么熱鬧。”他一IT男,演戲跟他有關系嗎?

    吳啟和莫妍等人,也對金小順投以蔑視的目光。

    不過人家是領導,公司還有股份,他們可不敢明目張膽的嫌棄他。

    金小順擺出一個自認為帥破蒼穹的姿勢,一臉傲嬌,“我不是看機靈鬼都要演戲了,心里不平衡嗎?你看我這條件,這顏值,不比他高啊?”他要是進軍演藝圈,怎么著也可以成為……諧星不是!

    沈見他不務正業,想一出是一出,沉著臉看向他,“散會后,把你們部門的財務報表給我做出來,我看你們這段時間,整天待在公司,也不出去走訪客戶,一天干什么呢?”

    金小順一聽急了,“姐,你可不能冤枉我,我們最近正開發一款交友軟件,這不是你給我的靈感和提議嗎?現在可馬上就要成功了。”

    沈聽聞金小順的話,一拍腦門,眼神閃了閃,繃著臉嚴肅的吩咐,“我把這事給忙忘了,行了。繼續努力,測試成功后告訴我。”

    她本來只是隨口和金小順聊了幾句,說眼下網絡越來越發達,而且網民都是年輕群體,可以開發一款交友平臺軟件,然后以會員的方式解鎖各類權限,注冊人數多了,他們會很賺錢。

    她隨口一提,金小順居然帶領他們團隊快研發出來了!果然,術業有專攻。

    金小順平時看著不著四六,真正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還是很有責任心和上進心的。

    安排好大家這段時間的工作任務后,沈便投入到了自己的畢業論文寫作中。

    帝都大學對于跳級唯一的要求只有至少結束大一的課程,然后要提前一個學期申請,其他都沒有要求,可以選擇跳一級、兩級,能力足夠的話,直接跳完也可以。

    沈在去年開學時就已經申請,她直接申請了一次性跳完三級。

    唐野如今已是特戰團的團長,現在在部隊做的大部分都是管理層工作。很少需要他親自出任務。

    他知道沈這段時間在準備畢業論文,也是特別貼心,每天晚上都準時回家陪她,給她做好后勤工作,洗衣做飯什么的,都包了。這天,沈揉了揉長時間坐在電腦前僵硬的脖子,起身走到廚房,看到圍著她的粉紅色小圍裙正在拍黃瓜的唐野,她的心頓時一暖,過去輕輕抱住他的腰。

    唐野扭頭親了親她的額頭,繼續手上的動作。

    沈從案板上撿了塊黃瓜塞進嘴里,含糊不清的說道, “唐野,要不我來做吧。要是老唐同志看到你一堂堂大團長下班還要做飯,非得找我談話不可。”

    唐野壓根不怕老唐,語氣理所當然, “我給媳婦做飯,他有啥不樂意的,再說,這不是非常時期么?”

    沈眨著眼疑惑道,“啥非常時期?”

    唐野一邊拌黃瓜。一邊美滋滋的回道,“你不是在準備論文嗎?等畢業我們就可以領證了。”

    領了證,就可以每天對媳婦為所欲為了,不像現在,沈怕肚子有動靜,給他買了一堆那什么小雨傘,說是小雨傘,還真是小,可勒死他了。就這還不能經常有。

    最可怕的是,他還得時刻提防老顧來查崗。

    唐野此話一出,沈頓時如同炸了毛的小貓,憤憤的在他腰間掐了一把,板著小臉,一臉受傷,“好啊,原來你打的這個主意,我還當你是真愿意當個家庭煮夫呢。原來你是有目的的,唐野,我真是看錯你了。”

    唐野驚覺自己把心底的大實話給說出來了,趕緊放下手中的勺子,轉過來摟著她順毛,“媳婦,你誤會我了,我可不是為了領證獻殷勤。我保證,以后結婚了家里也是我掌勺,絕不會讓你受一點累。”床上受累除外。

    “還有呢?”沈不依不饒。

    唐野站直身子,聲音響亮,“我干活,你管錢,你吃肉,我喝湯。”

    沈瞅著他嚴肅的樣,嘴角終于上揚,“這還差不多,不然罰你跪搓板。”

    “家里沒搓板,跪別的行不行?”唐野目光灼灼的看著她,聲音蠱惑般說道。

    沈壓根沒聽出他話里的意味,想也沒想就點頭了,“可以。”

    后來不是都流行跪遙控器跪方便面這類高難度的,回頭她可以買點老北京方便面備著,哼!

    “媳婦,這可是你說的,等吃完飯,我一定好好跪。”唐野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微笑,特意加重了好好跪三個字。

    “這態度還差不多。”沈故作威風的鼓著腮幫子冷哼一聲,雙手背后身后,出了廚房,繼續坐電腦前奮斗去了。

    唐野看著她纖細的身影,以及剛才倆人那么有內涵的對話,他感覺渾身血液都沸騰了,手上做飯的動作也加快了。

    十分鐘后。

    沈就聽到某人的聲音在客廳響起,“媳婦,吃飯了。”

    沈手從鍵盤上移開,小聲嘀咕,“這么速度的嗎?”該不會只吃拍黃瓜?

    沈起身出了臥室,她走到客廳,就看到桌上已經放著拍黃瓜,洋蔥拌木耳,西紅柿雞蛋湯,還有個魚香肉絲。

    沈瞅著這幾樣涼拌素菜,怪異的看著端著米飯出來的唐野,“唐野,你平時不是最愛吃肉,今天做這么簡單?”

    唐野嘴角一勾,對著媳婦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趕緊殷勤的給她夾菜,“肉一會再吃,多吃素菜身體好,喏,洋蔥拌木耳,情侶菜。”

    沈看著他油嘴滑舌的樣,撇了撇嘴,嘗了口菜,“在哪學的你?一套一套的。”“媳婦,你最愛吃魚,我特意給你做了魚香肉絲。”

    沈,“……” 二貨!

    “大哥,魚香肉絲,有魚嗎?”

    唐野咧嘴一笑,給她夾了一筷子放進碗里,“開個玩笑,逗你開心。明天給你做紅燒魚。”

    一頓飯,在唐野無比殷勤的夾菜中,沈終于打了個飽嗝,然后放下了筷子。

    晚飯過后。

    沈覺得唐野做了飯,她至少應該洗個碗,不然好像有點太辛苦他了。

    結果,她一進廚房,就被唐野推了出來,說什么她的手不能碰油,不然會糙等等。

    沈內心腹誹,以前她不是經常做?

    她只好去洗了個澡,然后做到臥室的方正電腦前,繼續寫論文。

    唐野洗完碗。又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個澡,腰間圍個條浴巾,臉上還滴著水,大刺刺的進了臥室。

    他看到沈睡著件吊帶睡衣,他鳳眸瞬間變的幽深灼熱。只是女孩全神貫注的坐在電腦上,盯著電腦看,似乎根本沒注意到他進來。

    他幽怨的撇了撇嘴,直接上床,大刺刺的躺在床中間,等著她。

    結果。

    十分鐘過去了……

    二十分鐘過去了……

    沈視線根本沒有離開電腦的意思,甚至,他躺下這么久,她一句話都沒跟他講。

    完全無視!

    赤裸裸的無視。

    唐野終于忍不了了,他跳下床,伸出長臂,直接握住鼠標點了保存。然后強行關機。

    電腦被關,沈視線這才移開,氣呼呼的看著他,“唐野,你干嘛?”

    唐野不搭理她,黑沉著臉直接將人打橫抱起。放到了床上。

    “我還沒寫完呢,你干嘛?”沈蹬著腿,往起來爬。

    唐野將她雙臂禁錮至頭頂,霸氣側漏的吐出一個字, “跪!”

    “哈?”

    直到某人關了燈,將倆人蒙進被子里,沈才反應過來,他口中的“跪”為何意。

    艸,太污了!

    “套,套!”

    “不要,太勒……”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沈終于完成了畢業論文,并且通過了答辯。

    今天,她將要去學校領畢業證。

    到教務處時,孫茹和幾位教授都在,看到沈,都是毫不吝嗇的一頓夸。

    當然,其中也不乏因為孫茹在場因此恭維她的成分。

    “不愧是孫教授和顧司令的女兒,真是年少有為,短短兩年完成了四年的學業。”

    “是啊,更重要的是顧同學外面還做著事業呢,工作學習兩不誤,真是聰慧。”

    “也是孫教授教導有方。”

    孫茹聽著幾位同事夸獎女兒,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客氣道,“大家過獎了,小這孩子努力,有主見,平時也不需要我們操心。”

    這倒是實話,沈跟他們相認兩年多,的確沒有讓他們操心過她的任何事,不管是學習還是工作,都是自己安排的有條不紊,他們根本插不上手。

    有時候,顧長軍和孫茹倒是希望,沈能有什么解決不了的難題,讓他們幫忙,可沈自從和孫家的事了了以后,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和學習上,她的能力真的有目共睹,根本不需要依附家庭。

    “孫教授也是有福氣,有這么懂事省心的女兒。聽說兒子也不錯,放棄了國內優越的條件,去最艱苦的非洲執行任務,真是令人佩服。”

    提到顧嘉奇,孫茹的神色由剛才的開心瞬間變的暗淡。

    也不知道他在那種地方,正經歷著什么。

    平時,一個電話都沒打過。

    不過,孫茹想,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受點苦沒什么,只要他安全。

    沈聽著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夸著夸著就聊到了顧嘉奇,孫茹的神色明顯變的凝重。

    她趕緊沖幾位教授鞠了個躬,“李教授,張教授,媽,你們忙著,我就先回去了。”

    “行,小,晚上媽回去給你做好吃的,慶祝,今天可是雙喜臨門呢。”

    沈疑惑,“嗯?”哪來的雙喜!

    “快回去吧。”孫茹笑著沖她擺擺手。沈拿著畢業證,從教務處出來,本來應該開心的,可是,從教師辦公大樓走出來之后,沈看著手里鮮紅的畢業證書,心情卻有些失落。

    雖然提前完成了學業節省了大量時間,不過也犧牲了美好的校園生活,沒有畢業照也沒有畢業典禮。

    若不是因為想和唐野早點結婚,其實她也不用這么拼的。

    可唐野眼下都二十六了,唐老爺子經常打電話催促著讓他們先把婚禮辦了,證以后再領也行。

    唐野也是著急的整天念叨著想和她生猴子,沈這才加了把勁,犧牲了大把閑暇時間,全都用來學習,提前畢業。

    想到這些,她深嘆了口氣,任何事都有兩面性,其實,她也很想和唐野早日合法。她嘴角微微上揚著,抱著畢業證往校園外走去。

    她低著頭一路向前走著,突然聽到有人在喊她。她頓住腳步,抬頭。

    然后就看到莫妍,金小順,楊歡和楊樂幾個人,正站在她前面不遠處,笑容燦爛的看著她。

    沈欣喜加意外,“你們怎么過來了?”

    莫妍微笑著看著她,“陪你畢業啊。”

    “對啊,我們今天特意沒去上課,派你畢業。”楊歡跑過來抱住她的胳膊,甜膩的說道。

    沈鼻頭一酸,心底說不出的感動,“謝謝。”

    她還以為,自己要一個人畢業了。

    金小順揚了揚脖子上掛著的傻瓜相機,朝幾個女孩示意,“喏,我特意拿了照相機過來,走,我們去操場上拍照。”

    “走。”

    沈被楊歡和楊樂兩邊拉著,幾個人蹦蹦跳跳的往操場上跑去。 金小順不但拿了相機,還特意換上了正裝,梳著最流行的三七分頭。

    楊歡姐妹顯然也是特意打扮過的。

    只有莫妍跟平時沒什么兩樣,當然,她作為明星,不管是衣著還是妝容,都很得體。

    沈瞅著幾個有備而來的同學,“你們怎么不早告訴我在在等呢。”

    莫妍淡淡一笑, “給你個驚喜。”

    金小順揮手指揮著大家找好位置,“來,先站球場那邊,我先給你們幾個拍幾張。”

    沈摟著莫妍,楊歡和楊樂蹲在前面,中規中矩的來了一張。

    “來,換個姿勢。”金小順背著相機,相當專業。

    咔!咔!

    “莫妍,頭低點,大明星咋不會找鏡頭呢?”金小順又朝莫妍吐槽。“好勒,漂亮。”

    給幾個女孩拍完,金小順跑過去操場那邊抓了個同學過來,將相機遞給他,“同學,給我們大家拍張照。”

    金小順跑過去擠開楊歡,“給我讓點位置,我站姐身邊。”

    楊樂又擠開了他, “不行,我站沈身邊。”

    咔。

    一張洋溢著青春燦爛的笑容的畫面定格在相機里……

    拍完照,金小順提議大家去外面飯館里撮一頓,給沈慶祝畢業。

    沈一看時間還早,公司也沒什么事,便同意了金小順的提議。

    幾個人說說笑笑,勾肩搭背的往校園外走。

    突然,金小順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眸驟然睜大,頓住了腳步。

    “怎么了?”莫妍見金小順停下了,疑惑的順著金小順的視線看去。

    包括沈,此時也看到了前面的男人。

    只見唐野一席黑色西裝,內里搭配白色襯衣,手里捧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正朝著她走來……

    這是沈第一次見唐野穿西裝,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穿在他修長挺拔的身上,加上懷里那一大束火一般的花,襯得那張臉更加耀眼奪目了。沈差點被晃花了眼,她笑容燦爛的看著不遠處站著的男子,“唐野……!”唐野邁著大步走過來,將手里那一大束玫瑰遞到她跟前,薄唇輕啟,“恭喜畢業。”

    “啊……”沈盯著唐野懷里的花,頓時愣住,簡直樂開了花,“這……這花是送給我的?”怎么突然變這么浪漫了。

    唐野斜睨了她一眼,“不然呢?”

    沈眨了眨眼睛,趕緊把那束花抱過來,“我的我的!肯定送給我的。”

    沈抱著那束玫瑰,無視身后幾個好友羨慕嫉妒的眼神,抱著唐野的胳膊,“我們正好要去慶祝呢,你要不要一起?”

    唐野看著懷抱鮮花,笑容如驕陽般溫暖的女孩,攬上她的肩頭,朝金小順等人開口,“下次再慶祝,今天我們還有重要的事,各位,再見。”

    說著,唐野摟著她往外走。

    沈被他摟著邊走,邊側首朝身后石化在地的幾個人揮手,“那我先走了。”

    金小順等人,“……”這簡直是重色輕友的最高境界。沈被唐野一路摟著出了校園,然后就被塞進了車里。

    看著他側著身子給自己系安全帶,沈隨口問道,“唐野,我們這是去哪?回家嗎?”

    “民政局。”唐野系好安全帶,坐直身子已經發動了車子。

    沈聞言,驚的差點跳起來,“啥?去民政局做什么?”

    “你說呢?”唐野扭頭睨了她一眼,勾唇一笑。

    “不是,你該不會這么著急,要去領證吧。”不然,她真想不到他們去民政局還能有啥事。

    剛這么想著,唐野的聲音就砸了下來, “恭喜你,答對了。”

    這下,沈急了,“等等,唐野,你別開玩笑,這可不是小事。”

    “你不愿意?”

    她搖頭, “不是,只是……領結婚證不得拿戶口本嗎?還有啊,你是軍人,你的申請報告什么的……”

    “都弄好了,你家的戶口本在這。”唐野單手開車,一手將一個牛皮紙信封拿給沈。

    “我家的戶口本怎么在你手上?”沈更加錯愕了,她探究的看著他,“你該不會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拿到的?”

    “顧叔親手給我的。”

    “我不信,我不去民政局,我得回家問清楚。”她爸怎么就如此爽快,同意他們領證了?

    唐野微微凝眉,他扯了扯領帶,一手將她摁在座位上,“今天你不去也得去,老子等到現在,都望眼欲穿了。”

    沈,“……”其實,她也不是不想去!

    只是這太突然了好嗎!

    在唐野的“威逼”下,沈沒再掙扎,懷著玄幻的心情,眼看著車子行駛在去往民政局的路上。

    唐野早就準備好了一切證件手續,沈坐在車里,看著唐野,似乎還有些恍惚。

    現在下車是不可能的,而且,她也不想下車。

    能嫁給他……

    是她想要的……

    從重生那天起,嫁給他,就是她的目標。

    既然他都弄好可以一切,那她跟著去就好啦。

    快到民政局時,唐野將車停在路邊,隨手遞給沈一個袋子,“給,衣服換上。”

    “啥衣服?”沈呆滯的問。

    “拍照的衣服,你這個絨衣顏色太鮮艷了,得穿白襯衣。”說著他直接拆開袋子,拿出里面的衣服。

    “哦。”

    唐野身子擋在玻璃前,沈低著頭,木木的脫下身上的衣服。換上了唐野給她準備的白襯衣。

    到了民政局之后,兩個人走了進去,唐野脫了外套西裝,兩個人都穿著白色襯衫。

    然后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拿著身份信息,去拍了照片。

    當紅色的印戳在兩個結婚證上戳了印章時,從那一刻,確立了他們,是合法的夫妻。

    這一幕,仿佛那么神圣。

    沈看著那一幕,手不覺微微攥起。

    “唐野……”

    她抬眸看向唐野,正好唐野也眸子含笑的看著她,兩雙深情的目光對視,良久,倆人同時微微一笑,唐野拉住她的手,“走,回家。”

    出了民政局的門,車子在遠處停著,他們兩個人緩慢的走著。

    沈到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們竟然真的就這么領證了。

    此時,她突然徒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可看著手上的結婚證,一切又是剛剛真真切切發生過的。

    從今天起,她真的成為了唐野的妻子。

    回到大院時,唐野硬拉著她先去了唐家。

    結果,進門后,沈意外的看到,唐老爺子和慕婉君以及唐斯和沈悅他們都在,她父母也在唐野家。

    沈過去很乖巧的跟大家打了招呼,“爺爺,慕奶奶,爸媽,唐叔,林姨。”

    唐闌老爺子精神抖擻的坐在沙發主位上,看到進來的孫子孫媳婦,布滿皺紋的臉上堆著笑意,揶揄道,“小,現在是不是該改口了?”他當然是指沈對唐野的父母改口。

    唐野當然是向著媳婦,“爺爺,你找什么急?改口可不是隨便改的,等我爸媽還有你們大家紅包準備好再說。”

    “你這臭小子!”唐老爺子佯裝生氣的怒瞪了他一眼。

    沈看著這一客廳的人,走過去坐到了她爸媽身邊。

    本來擅自領證,心里有些發虛,但唐野說戶口本是她爸親自給的,而且她爸媽人都過來了,指定是提前知情的。

    “爸,媽。”沈輕喚了一聲他們,然后將手上的畢業證和結婚證都遞到了顧長軍手上。

    顧長軍大掌接過沈手上的兩個紅本,他故意無視掉結婚證,而是翻開了她的畢業證書,啥也沒說,低著頭看著。

    半晌,他才緩緩抬頭,鋒利的眸子威嚴的看著唐野,語氣嚴肅,“唐野,你小子以后要是敢欺負我女兒,我打斷你的腿。”

    “顧叔,我不會欺負小的,好不容易才娶到手,我疼她都來不及。”

    顧長軍黑著臉冷哼,“別光嘴上說的好聽,以后你要是讓她受委屈,我會立刻馬上將她接回家。”

    “顧叔,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嘿嘿……”

    唐老爺子也笑瞇瞇的替唐野說話,“小顧啊,你就放心吧,我家小野不像他那榆木疙瘩的爹,他會疼人,小不會受委屈的。”

    躺槍的唐立安,“……”

    唐老爺子都開口了,顧長軍的臉色總算緩和, “唐叔你這么說我便放心了,要不是這小子軟磨硬泡,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叨擾我,我才不會給他戶口本,讓他們領證呢。”

    沈聽聞她爹的話,嘴角抽搐著瞪瞟向唐野,唐野接觸到沈怪異的目光,他撓了撓頭,嘿嘿一笑,“為了娶媳婦,豁出去了唄。”

    沈瞅著他,心里突然說不出的感動,不動聲色的伸出手,握住了他寬厚的大掌。

    唐野一手拿著紅本本,一手握著沈的手,看向唐斯,語氣帶著濃濃的炫耀, “小叔,你呢?啥時候領證?”

    本來他是想跟唐斯炫耀來著,誰料到,唐野此話一出,唐斯手上也多了一個紅本本,他俊臉邪肆一笑,“小野,我能落你們后面嗎?我和你嬸,早領證了。而且……”她一手攬上身旁女子的肩膀,滿臉驕傲,“而且,你爺爺,又要抱孫子了。”

    沈和唐野驚的下巴差點掉了,“天吶,你們先上車后補票?”

    不愧是唐斯啊,果真豪放。

    一屋子人,被沈先上車后補票這個說法給逗樂了。

    老唐本來想說唐斯傷風敗俗來著。可他老父親在,他只能心里吐槽,嘴上可不敢說一句小弟的不是。

    畢竟,老爺子可寶貝他呢,現在又有媳婦又有孩子,更說不得了。

    唐斯斜睨了沈一眼,“反正我又沒逃票!”

    沈悅朝著唐斯露出一個兇神惡煞的表情,“你要敢逃票,我讓你跟我做姐妹。”

    幾個年輕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盡蹦新詞,讓顧長軍和唐立安這種整天只埋頭在一堆堆文件里的古董們,也算開了眼界。唐老爺子看著他們打打鬧鬧,臉上笑的燦爛的跟花一樣,“小斯前幾天也領證了,這樣,我做主,挑個好日子,讓這叔侄倆同一天辦婚宴,你們有沒有意見?”

    唐立安當即表態,“我沒意見,就按爸的意思吧。老顧你的意見呢?”

    唐老爺子都開口了,顧長軍肯定不好說不,畢竟證都領了。他遲疑了片刻,一副忍痛割愛的表情,只能應聲,“既然證已經領了,那……那就辦吧。”

    唐老爺子聞言,開心的一拍大腿,“好,那就這么定了。你們好好工作,選日子辦酒席的事,包在我老爺子身上,等我選好日子,通知你們。”

    唐老爺子說完,忽而神色突然嚴肅的看向唐野和唐斯等人,“但是有一點,得提前給你們打好招呼,不能講排場,不能鋪張浪費。畢竟長軍和立安身份特殊,咱不能讓人抓住把柄,說你們腐敗。”

    對于唐老爺子的提議,顧長軍舉雙手贊成,“唐叔,我正想跟大家說這事,酒席咱就簡單的辦一下。也別搞什么西式教堂那一套,就兩家親戚朋友一起吃個飯,做個見證就是。如果孩子們覺得太簡單,等酒席辦完,你們可以去旅行結婚啊,正好我家小一直忙于工作和學習,哪都沒去過,趁這次機會,給自己放個假,出去玩玩。”

    唐立安也點頭道,“爸,我同意你們的想法,必須簡單節約,不能鋪張。”

    本來他還想私下找顧長軍聊聊這個問題,沒想到他父親首先提出來了,不得不說,他老父親這覺悟,就是高。

    唐斯:“我沒意見,反正,小悅家那邊,肯定是還要辦一次的,我們這邊只招待我們的親戚就行。”

    唐野:“我聽小的。”

    沈:“我聽我爸的。”

    “小茹,你什么意見?”顧長軍看了旁邊的孫茹一眼,征求她的意見。

    孫茹笑笑,“聽唐叔的吧。”

    看著人家兒子娶媳婦,孫茹臉上雖然掛著微笑,心里卻想著自己遠在異國他鄉的兒子。她在心底深嘆了口氣,默默地在心底祈禱,她的兒子,只要平安歸來就好。其他的,她不強求。

    身旁的沈和顧長軍都感覺到了孫茹情緒的變化,他們父女倆不約而同的同時握住了孫茹的手。

    因為,他們和孫茹的心情是一樣的。

    都希望顧嘉奇早日平安歸來。

    唐老爺子瞅著得了他真傳的大孫子一眼,然后看向沈,笑道,“你爸媽都聽我的!所以,這件事就這么定了。”

    于是,唐家的兩個女人啥話都沒插上,孩子的婚禮就這么被老爺子愉快的決定了。

    當然,慕婉君和林愛蕓都習慣了夫唱婦隨,況且是兒子娶媳婦,倆人臉上始終掛著幸福的笑意。……

    通過幾個月的籌備,由沈作為出品人,彭錦擔任導演,吳啟和莫妍等人主演的電影《軍魂》,終于在帝都影視基地開始拍攝。

    而這邊,唐老爺子也將兒子和孫子的婚宴時間定了下來,在一九九九年農歷八月十二日。

    唐野和沈他們工作忙,婚宴的籌備工作完全由慕婉君和孫茹她們負責,幾個年輕人也對長輩們的能力非常肯定,他們只等著日子一到,去現場參加婚禮便是。

    轉眼到了婚禮當天。

    酒席定在帝都大酒店。

    本著低調簡約的原則,兩家人都只給親戚和最要好的一些朋友發了請帖。

    沈這邊也是只邀請了彭導和莫妍金小順幾個人。

    此時,喜氣洋洋的宴會廳里。

    唐顧兩家的親屬悉數到場,連孫老爺子和孫老太太,也在沈首肯的情況下,被孫茹從養老院接了過來。

    此時,正和唐老爺子,慕婉君,以及顧長軍的大伯他們,同樣穿著喜慶的唐裝,坐在主桌上。

    儀式開始。

    證婚人張參謀長穿著筆直的軍裝,正在臺上熱情洋溢的講著話,“各位來賓,各位女士先生們,大家好。

    今天是唐斯先生和沈悅小姐,唐野先生和顧小姐,喜結連理的日子。非常榮幸我能作為證婚人,站在這里和各位一起見證這幸福時刻……”

    “現在讓大家用熱情的掌聲,有請兩位新郎上臺。”

    接著,臺下響起了眾賓客熱烈的掌聲。在喜慶的音樂聲中,唐野穿著橄欖綠軍裝,唐斯身著得體的黑色西裝,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邁著沉穩的步伐上臺。

    接著,張參謀長又拽起了文,“兩位新郎,請你們以高禮節向眾位親朋好友表示你的感激之情。從相識相知到相戀,今日你們愛情的列車駛過了浪漫的四季,終于抵達了婚禮的驛站,正所謂蒼茫山水相依,幽圓日月相伴,現在請你們走下典禮臺去迎娶漂亮美麗的新娘。”

    唐野和唐斯兩人站在臺上,俊逸的面龐幸福滿滿。聽到張參謀長的話,唐野先是朝眾賓客敬了個禮,唐斯則是深深鞠了一躬。

    然后,兩位新郎邁著沉穩的步伐走下來了典禮臺。

    “請新娘在父親的陪伴下入場。

    朋友們,在象征幸福的花門前,新娘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男人將要進行一項偉大的愛的交接儀式。”

    沈身著紅色繡有牡丹圖案的中式旗袍禮服,挽著顧長軍。

    沈悅為了遮擋已經凸起來的小肚子,則選擇了秀禾新娘禮服,挽著沈父的手,同時往臺上緩緩走去。

    兩位父親將女兒的手交給兩位新郎時,眸底都染上一層霧氣。

    只是,兩位父親的交接囑托,完全兩種畫風。

    “臭小子,我女兒就交給你了。好好疼愛她。”顧長軍依依不舍的,將沈的手放在了唐野的手上。

    沈父這邊,也許是為了烘托氣氛,畫風完全不同,他微笑著朝唐斯叮囑,“小斯,以后可得保護好自己,別被這個小魔頭欺負。”

    臺上,證婚人見交接儀式完成,繼續開始接下來的流程,“新人請你們手挽著手,肩并著肩,邁著新生活的步伐走向典禮臺。”

    唐野握著沈的手,眸光深情的看著她,猶如握住了全世界,這一刻,彼此眼中,只有對方。

    當他們款款走向典禮臺時,一抹身穿軍綠色迷彩服,頭戴代表和平的天藍色貝雷帽,身姿挺拔的年輕軍官,站在宴會廳門口,看著臺上的兩對新人,黝黑剛毅的臉龐,露出了帶著祝福的燦爛微笑。

    臺上穿著新娘禮服,和新郎并肩站在一起舉行儀式的女孩,看到突然出現在宴會廳門口的男人,化著精致妝容的臉上先是劃過一抹詫異,旋即淚水濕了眼眶。

    “哥……”

    (正文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