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千四百九十一章 你不可能成功

作者:殘殤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dhmetw.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哼哼哼,秦蕭小子,本使者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

    “你再是發狠,再是絕念,再是努力,再是拼搏,都是無濟于事的,都不可能可以成為萬物使者的。”

    “你也不過區區才活了兩億多年時間罷了,而且又是在第九時代,根本沒有多大的可能可以成為萬物使者。”

    “雖然理論上來說,大千世界的確還可以再誕生一名萬物使者,但也僅僅只是理論罷了。”

    “第一時代的大千世界,才是最輝煌的時期,誕生了八尊萬物使者,鴻耀這萬維度世界。”

    “你秦蕭若是放在第一時代,那倒還是有一丁點可能的。”

    “可惜啊,你生活在第九時代,而且是終結的前夕,那主注定你沒有一丁點可能可以成功的。”

    “黑暗使者,你們第一時代,也沒有人只用了兩億多年便成為萬物使者的吧?”

    夜使者再次的冷笑不已了起來,很是玩味的看著秦蕭。

    黑暗使者冷掃了秦蕭一眼,才對夜使者點頭道:“第一時代,第一位萬物使者是大道使者,僅用了一個紀元時間。”

    “哈哈哈,秦蕭小子,你聽到沒有。”

    “就算是你們大千世界最輝煌的時期,你們大千世界第一尊萬物使者,也足足用了一個紀元的時間。”

    “所以,你還真覺得,你還有一丁點的希望可能?”

    夜使者又次的大笑了起來,想要摧毀秦蕭的信心,打破他的心里防線。

    他要玩弄秦蕭,好好的蹂躪踩踏。

    第一時代最快成為萬物使者的大道使者,也用了一個紀元時間?

    秦蕭眉頭微皺了皺,雖然是如此,但是秦蕭也依然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擊,信念沒有任何的動搖。

    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自己也做不到。

    什么是奇跡?

    那就是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做到了,創造了出來了,那就叫做奇跡。

    如果別人都能夠做到的事情,自己再去做的話,那又算是什么呢?

    那就根本沒有任何的的挑戰性了,那也就毫無意義了。

    所以,真正的意義,那就是在于創造一個不可能,創造出一個別人都想像不到的奇跡。

    既便第一時代最快成為萬物使者的大道使者也足足用了一個紀元的時間,便秦蕭依然還是相信自己。

    所以,秦蕭看著夜使者,一臉堅定無比的道:“我為什么不可能做到呢?”

    “別人是別人,我是我。我秦蕭雖然才活了兩億多年時間,但我目前所創造出來的一些成就,毫不夸張的話,應該是大千世界這個時代沒有人能夠媲美的。”

    “這個時代,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我秦蕭可以去做到。”

    “事情不在于它本身有多難,而是應該看做這件事情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決心,多強的信念力量去做這件事情。”

    “現在六域淪陷,整個大千世界也只剩下我秦蕭一人還能夠站在這里罷了。”

    “現在,我是大千世界唯一的希望,我不允許自己失敗,我只能夠成功。除了成功,我別無選擇。”

    “所以,我為什么做不到?”

    “哈哈哈!”

    聽到秦蕭的話,夜使者卻是放聲的大笑了起來,絲毫不怒,反倒是很高興的樣子。

    夜使者道:“只能說大千世界這個時代太弱太弱了罷了,希望?成功?別無選擇?”

    “哼哼哼,以為這樣就是你成功的基礎嗎?”

    “不不不,你成功不了,你永遠都成功不了。”

    “所以,本使者不介意的好好跟你玩一玩。”

    “你不是想信念無比的堅決,不是想將信念的力量推到極致的極致嗎?”

    “這一點嘛,本使者可以再繼續的幫你的。”

    “讓本使者來看看,哦對了,有幾個女人你很在乎是吧?”

    說罷,夜使者忽然一揮手,古靈月、沅沅和姚雪蓮三個女人出現在了秦蕭的面前。

    不過三個女人都被夜使者的力量所禁錮住,束縛住,動彈不得分毫。

    看著古靈月三人,秦蕭平靜的心,也再次的波動了起來。

    有種說不出來的沖動感。

    饒是秦蕭死死的壓制著,可是這種感覺依然還是很強烈,依然在一次次的沖擊著秦蕭。

    秦蕭自然知道夜使者要干什么,可是他根本沒有辦法去阻止什么。

    這種痛苦,才是最可怕的,最難受的。

    看到秦蕭的樣子,夜使者笑的很是得意的樣子,繼續的道:“秦蕭啊秦蕭,你的弱點太多太多了。”

    “優柔寡斷,在乎情義,這些都是你秦蕭致命的弱點。”

    “你在乎的人,還有很多呢。”

    “你的心,本使者會慢慢的給你摧毀的。讓本使者看看,還有哪些人是你在乎的。”

    說著,夜使者又一揮手,又是一群人被夜使者給帶了出滅。

    有秦鼎天夫婦,有秦氏一族最重要的那些人,有長風大哥,有弟弟秦逸,有秦胭脂,有莽荒天庭他們,也有風逸師兄他們,還有純潔哥……

    一個個都是秦蕭極為在乎的人,全部都是秦蕭想要拿生命去守護的人。

    但是此時,全部的處在了夜使者的魔爪之下,一個個性命被夜使者拿捏在了手中。

    秦蕭也早就知道這一點,秦蕭也早就料到有可能自己會面臨這一切。

    可是想歸想,心里準備歸心里準備,但是當真正的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秦蕭的心猶如是千萬把刀子在狠狠的絞割著一般。

    秦蕭心中的無盡怒火,也是抑制不住的要噴涌出來。

    可恨,可憤。

    此時的秦蕭,的確是有種想要跟夜使者拼命的沖動。

    可惡的夜使者,竟然如此的刺激自己。

    夜使者笑看著秦蕭,滿是玩味的道:“秦蕭,你說,我該先讓誰死比較好呢?”

    “要不,由你來挑吧,挑到誰先死,那就誰先死。”

    “哈哈哈,如果你不挑的話,那本使者可就來幫你挑了。”

    “本使者幫你挑的話,那肯定是往你心中最重要的人身上挑的。”

    “所以啊,秦蕭你可得想好嘍。”

    “他們的性命,現在可都掌握在你的手里呢。”

    “哈哈哈,怎么樣,這場游戲是不是很好玩啊?”

    秦蕭身體劇顫的死死盯著夜使者,他的雙眼早就完全的通紅了,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燒著,沸騰著。

    可怕的力量在秦蕭的體內無比的洶涌了起來,似乎是隨時都有可能會爆體而出似的。

    “我選你夜使者死。”秦蕭死死的咬牙,憤怒無極的吐了幾個字來。

    蒼白,無力,無奈——

    這是一份怎樣的痛苦?

    “哼哼哼,答錯了,你的選項里面沒有這一選項。”

    “本使者肯定不會死的,你也遠沒有這個能力來讓本使者死。”

    “你暫時也不會死的,本使者說過了,一定會把你留到最后死的。”

    “一定會讓你親眼見證大千世界的毀滅,這個時代的終結。”

    “也一定會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你最想守護的人,一個個的死在你的面前,而且還都是因你而死。”

    “要讓你秦蕭深深的自責痛苦,要讓你墮落無盡的深淵之中,永遠都沒有辦法走出黑暗。”

    “我要讓你秦蕭,淪為無盡的黑暗。”

    “哈哈哈,怎么樣,刺激嗎?好玩嗎?”

    可惡,可恨,可殺!!!

    秦蕭心中的憤怒,的確是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是他再是憤怒,也是沒有辦法,此時根本無能為力,根本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這種痛苦,根本沒有辦法用任何的詞語來形容出來。

    “夜使者——”

    秦蕭聲音嘶啞,仿佛喊的出血出來似的,咆哮的怒喊:“你堂堂萬物使者的存在,為何如此的卑鄙無恥,下作低劣?”

    “有什么事,你沖著我秦蕭來就可以了。”

    “你要殺,就給我們一個痛快,何必要如此的玩弄我們?”

    “你不覺得你一尊萬物使者來做這件事情,很失身份嗎?”

    “哈哈哈!”夜使者卻是大笑了起來,一臉高興的樣子看著秦蕭,道:“有失身份嗎?我怎么沒有感覺到呢?”

    “你不覺得,慢慢的玩死你們這些螞蟻,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嗎?”

    “本使者的快樂,其實還是比較簡單的,只是你不懂罷了。”

    “你秦蕭不是想當救世主嗎?那個狗屁的先卑族不是預言秦蕭是救世主嘛。”

    “好啊,那本使者就偏偏不信這個邪,偏偏就要看一看,秦蕭到底有沒有這個資可靠來當所謂的救世主呢。”

    “所以,本使者要玩你,要慢慢的玩死你。”

    哼!

    秦蕭冷笑了一聲,譏諷的道了一句:“說到底,還不是你夜使者怕罷了。”

    “你們怕我真的成為了救世主,真的成為了萬物使者罷了。”

    “哼,可笑!”

    夜使者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冷盯著秦蕭,道:“本使者再說一遍,你秦蕭,永遠永遠都沒有一丁點的可能可以成為萬物使者的。”

    “所以,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退一萬步說,就算你秦蕭真的成為了萬物使者,那也是沒有用的。”

    “我和黑暗使者都是萬物使者,合我們兩人之力,你就算成為了萬物使者,也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

    “所以,不管怎么樣,你秦蕭一個人,也翻不起任何的浪出來。”

    “大千世界的結局,早已經定下來了。這個時代的終結,也在進行之中,分崩離析,時不久矣。”

    “最后的這段時間,你秦蕭就老老實實的,陪本使者玩一玩吧。”

    “好了,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想誰先死?”

    秦蕭冷冷的盯著夜使者,再次的道了一句:“我想你夜使者先想。”

    夜使者搖頭笑了笑,笑的很是深意的樣子。

    “這個回答讓本使者很不滿意,所以就買一送一吧。”

    “你不選擇,那本使者替你選擇了。”

    說罷,夜使者手一揮,將秦鼎天夫婦拎了出來,吞噬的力量包裹著兩人。

    就像是死神已經張開了巨口一盤,只待夜使者一聲令下,便會一口的將秦鼎天夫婦給吞下去。

    死亡,也已經逼近到了秦鼎天夫婦的頭上來。

    “爹,娘——”  看著自己的父母性命被夜使者拿捏在了手中,秦蕭心神幾乎是要崩潰。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