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千四百九十五章 大結局

作者:殘殤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dhmetw.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夜使者死了,黑暗使者臉色幽寒的死死盯著秦蕭,下一個應該就是他了吧?

    哼哼哼,努力一世,毀于一時啊。

    真是沒想到,最后竟然真的會是這樣的結果,落得如此的田地。

    敗了,敗了,終究還是敗了。

    先卑族的預言,真的成真了!

    “哈哈哈,成也先卑族,敗也先卑族。真是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先卑族,竟然真的可以預言一切。”

    “我黑暗使者,究竟還是敵不過它天道。”

    “罷了罷了,爭了八個時代了,我也累了。”

    “或許死,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永亙大陸,你又在何方?”

    “唉——”

    唯有一聲嘆息,道盡了苦楚。

    秦蕭看著黑暗使者,道:“其實無所謂預言不預言,只不過是人的心罷了。”

    嗯?

    無所謂語言不語言?

    黑暗使者看著秦蕭,很是不解的問了一句:“此話何解?”

    秦蕭道:“黑暗使者,你想想看。先卑一族的預言是在這個時代之初就發出來了,或許先卑族有一定的推衍能力。”

    “擔推衍之術,預見的未來之事,也不一定是絕對會發生的,只是說大概率會發生的罷了。”

    “預言能不能發生,還是要看人罷了。”

    “六域的人都愿意相信,都希望有救世主出現,所以也就一直堅信,一直要把我推出來當這個救世主。”

    “我也是被一步步的逼到了這個地步,否則我也斷然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創造的出來大道,成就的了萬物使者的。”

    “放到黑暗使者你們身上其實也是一樣的,你黑暗使者因為一直顧慮著先卑族的預言,所以做事畏首畏尾。”

    “有可能,你們早先的發動大劫,或許你們就贏了。”

    “還有夜使者,非要跟先卑族來爭這一口氣,非要想證明我不是救世主,所以才會一直沒有殺我。”

    “如果夜使者一開始就殺了我的話,那你們也沒有任何的阻礙了。”

    “所以這里面的種種,這里面的一切,都是無比的奇妙。”

    “無數的奇妙堆在了一起,便有了這個奇跡出現。”

    “一切,不都是人心所為嗎?”

    “不同的人心,不同的路,都會呈現出不同的結果。”

    “但真正的結果,只有一個。”

    黑暗使者沉默了下來,細細的想著秦蕭的話,也覺得確實是很有道理啊。

    想了想,也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秦蕭,你這一番見解倒是非常的獨到,也非常的深刻。”

    “將如此深奧的事情,有這么一番自己的見解,看來你的悟性的確是超人。”

    “也怪不得,你能夠成為萬物使者。”

    “必然和偶然之間,確實是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因素,的確是難一言而盡。”

    “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有什么用了,我們已經輸了。”

    “算了,我罪該一死,就讓我解脫吧。”

    打心里來說,其實秦蕭也有些同情黑暗使者吧,站在他的立場來說,他的做法也沒有什么。

    但站在自己的立場來說,他又必須要殺了黑暗使者,如此才能夠給六域之人,給大千世界一個交待。

    “黑暗使者,我敬你一聲前輩。但很抱歉,今天我必要殺你。”

    “我倒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下黑暗使者前輩,倒是不知你愿不愿意說一說?”

    “如果不愿意,我便不問。”

    秦蕭看著黑暗使者,道了一句。

    黑暗使者看了看秦蕭,輕笑了一聲,道:“我自知今天必死無疑,所以你不必說什么,我也只求一死。”

    “若是成功,那我視天下人為我助力,令我有機會踏入永亙大陸,我會記住大千世界的功勞。”

    “若是失敗,我也愧對大千世界,死不足惜。”

    “秦蕭,說真的,我很欣賞你。若我們不是鬧到這個局面,相信我們會交好。”

    “我一個將死之人,也不必將什么秘密帶走。你想問什么,就快點問吧,我的時間不多了。”

    黑暗使者這個時候能夠有所懺悔,能夠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也算是不錯了。

    雖然秦蕭心中有一絲側隱之心,但殺黑暗使者的決心,依然不能動搖。

    秦蕭抿了下嘴,便是問道:“黑暗使者前輩,我想知道,大道使者他們的情況,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黑暗使者卻是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啊,其實我們并不是七個人一起去尋找永亙大陸的,而是分了三批出去。”

    “我跟力量使者和心力使者是一批,可惜他們兩個都死了絕對黑暗之中,只有我一個人僥幸的活了下來。”

    “最后碰到了夜使者,才在他的混沌空間里面存活了下來。”

    “我根據記憶一直在尋找大千世界,因為我本身就離大千世界不遠,但也足足尋找了五個時代,才找回了大千世界。”

    回憶起了這段往事,黑暗使者臉上都不由的露出了幾分驚恐末定,心有余悸的神色出來。

    那段往事,那段歲月,實在是太可怕了。

    觸動他內心深處的記憶,不堪回首。

    “絕對的黑暗之中,太可怕太可怕了,總有你想像不到的可怕危險。”

    “絕對無盡的黑暗,根本分不清楚方向,只能無盡的游蕩。”

    “有可怕的黑暗生命,隨時可能會出現偷襲攻擊你。”

    “也可能會碰到其他在絕對黑暗之中漂泊了無數時代的萬物使者,早已發瘋發狂,喪失了心志,見人就會攻擊。”

    “我們三人也是懷揣著雄心壯志,誓要找到永亙大陸。”

    “可是現實的殘酷,很快就給了我們一擊重擊,打的我們措手不及。”

    “幾次兇險之下,力量使者和心力使者先后死去。”

    “唉——”

    聽到黑暗使者的訴述,秦蕭的眉頭也不由的深皺了起來。

    絕對的黑暗之中,竟然如此的可怕。

    萬物使者進去,都十死無生不成?

    那到底要怎么去尋找永亙大陸?

    永亙大陸,真的存在嗎?

    “大道使者他們四人的消息情況,你一點都不知道嗎?”秦蕭又問了一句。

    黑暗使者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啊,大道使者四人他們先后分兩批進入了絕對黑暗之中,一去便是杳無音訊,并沒有傳回來任何的消息。”

    “本來一開始我們的計劃是大道使者和仙道使者先去探路,有什么好的消息就傳回來給我們。”

    “可是他們一去便不復返,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回來。”

    “后來劍修使者就坐不住了,于是便跟元素使者一起也進入了絕對黑暗之中,同樣一去便杳無音訊。”

    “最后,我們三人也實在是等不了,也跟著進入了絕對黑暗之中。”

    “所以,確實是不知道他們四個人怎么樣。有可能已經死了,也有可能還在絕對黑暗之中漂泊吧。”

    秦蕭微微皺眉問道:“那就沒有可能,已經找到了永亙大陸了?永亙大陸,到底存不存在,黑暗使者前輩你能肯定嗎?”

    “這個——”黑暗使者頓時有些遲疑了,想了想,又搖了搖頭,道:“這個我還真的不好說了,但我相信是真的存在的。”

    “而且所有人,都是這么認為的,進入絕對黑暗中的萬物使者,也是非常的多的,大家都是為了這個終極目標而去的,都是去尋找永亙大陸的。”

    “諸多的訊息,諸多的記載,都是在說永亙大陸。”

    “種種的跡象,都說著了,永亙大陸應該是真實存在的才對。”

    “只不過,暫時還不知道有誰真的找到了罷了。”

    “但我還是愿意相信,永不大陸是真的存在的。”

    也就是說,其實根本沒有非常確鑿的證據證明永亙大陸真的存在。

    只是所有人都覺得,都相信永亙大陸是存在的。

    永亙大陸,真的就是所有萬物使者的終極夢想嗎?

    秦蕭搖了搖頭,至少來說,他現在對永亙大陸可是沒有一絲的興趣,沒有一絲的念頭。

    為了一個并不是被絕對確定的東西,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東西,有必要如此去執著嗎?

    拼上一切?

    值得嗎?

    反正秦蕭是覺得不值得的,他還是寧愿呆在大千世界之中,陪著家人朋友,陪著自己喜歡的女人,過過簡簡單單,平平淡淡的日子,這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種,這是秦蕭比較喜歡的一種。

    這樣的平淡,秦蕭是覺得自己可以接受,也欣然向往。

    至于以后的事,那以后再說吧,現在也懶得去多想什么了。

    永亙大陸,就讓那些愿意去追逐的人去追吧,他秦蕭反正是不會。

    “秦蕭,其實你有機會找到永亙大陸的。”黑暗使者忽然道了一句。

    嗯?

    自己有機會?

    這是何解?

    秦蕭倒是有些疑惑的看著黑暗使者。

    黑暗使者點了點頭,繼續的道:“是的,你有這個機會,而且我覺得把握應該是非常的大的。”

    “你贏得了大劫的勝利,勝利的一方會得到萬物輪回的獎勵。”

    “其實,你完全可以借助這個機會,將大千世界無數死去的生命的力量吸收過來,化為己用。”

    “死了這么多輪回至尊,這么多世界神和歷害的古圣境,還有我和夜使者。”

    “只需要你將這些剛離散出來的能量全部的吸收的話,那便可以讓你的實力更上一層樓,變得更加的強大起來。”

    “介時候,再加上萬物輪回的獎勵,恐怕可以讓你達到一個極強大的地步。”

    “有足夠的實力,在絕對黑暗之中行走,才有更多的把握,自然找到永亙大陸的把握也就大了許多了。”

    “活下來,才是在絕對黑暗之中,最難的事情。”

    “所以來說,決定一切的因素,還是實力。找不找的到永亙大陸,也應該是取決于一個人的實力的。”

    “或許,萬物使者境對永亙大陸來說,只是一個剛起步的境界罷了。”

    “我沒有這個機會了,這是我很遺憾的事情。”

    “但是你秦蕭現在有這個機會,倒是可以嘗試一下。”

    秦蕭卻是搖了搖頭,很是堅決的道:“讓我放棄大千世界,讓我吞噬其他人的力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如此自私自利的事情,斷然不是我秦蕭所為的。”

    “黑暗使者,我對永亙大陸并沒有任何的興趣和念頭,也斷然不會為了去追逐永亙大陸,而犧牲大千世界的一切利息。”

    “我拯救了大千世界,也更會守護好大千世界,令得大千世界更加的繁榮昌盛。”

    “大千世界是我的家,這里有我的親人,我的族人,我的朋友,我諸多珍惜的東西,在乎的東西。”

    “一切于我而言,都是最好的。”

    “我為什么要為了一個虛的念頭,而拋棄我現在永有的一切美好呢?”

    “以后我可以守護大千世界,讓大千世界再也不會遭受到大劫的困擾,這個時代可以一直接的延續下去,生生不息,永亙發展。”

    “對于你們而言,永不大陸才是你們的終極目標。但對于我秦蕭而言,并不是如此。”

    “守護好大千世界,讓我所有在乎的人,關心的人,都過上安穩太平的好日子,這才是我秦蕭的終極目標。”

    “所以,你說的這些,我并沒有任何的興趣。”

    “好了黑暗使者,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你也不必再多說什么了,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黑暗使者看了看秦蕭,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

    幽嘆了口氣,道了聲:“罷了罷了,人各有志啊,那便不再多說。”

    “解脫了,我終于解脫了——”

    “再見了大千世界,再見了永亙大陸,再見了我的終極夢想。”

    “一切,塵歸塵,土歸土吧。”

    “哈哈哈,死在家鄉之中,也算是一種慰藉吧?”

    “秦蕭使者,愿你能守護好大千世界吧,永別了!”

    聲音一落,黑暗使者也消散在了天地之中,落下了屬于他的帷幕。

    夜使者和黑暗使者都先后的死去了,黑暗的力量自然也宣告以失敗而終告。

    解決了這兩個最強大的力量,接下來,秦蕭便是開始掃蕩黑暗勢力的其他力量了。

    他此時尊為萬物使者,一念之下可以掌控整個大千世界。

    諸天法則,為其所用,一念皆可調動。

    所以,那些黑暗勢力的人,也在秦蕭的一念之下,盡數的諸殺。

    剩下的一些輪回至尊的存在,秦蕭親自出手,一一解決。

    黑暗圣域的人,秦蕭殺掉了一些主要的人物,其他的人秦蕭倒也沒有趕盡殺絕,而是暫且的將黑暗圣域封鎖起來,給那些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秦蕭再親上機械圣域,嚴厲的告誡了一下機械之母,讓他管束機械圣域之人,否則他將雷厲出手,絕不留情。

    機械圣域的主要人員,也被秦蕭諸殺。

    至此,整個大千世界,才終于的恢復了平靜,安寧。

    黑暗的勢力,完全的被掃蕩,拔除。

    夜行者一族和血剎盟,也不復存在。

    光明正義的一方,正式的宣告勝利。

    一道光明落下,籠罩了秦蕭。

    萬物的輪回,降下了獎勵。

    無盡的能量,涌入了秦蕭的身體之中,迅速的讓秦蕭變得更加的強大起來。

    接受完了萬物輪回的獎勵之后,秦蕭明顯的感覺出來自己比之前強大了數倍不止了。

    果然是如黑暗使者說的那般,萬物輪回的獎勵會提升很多的實力。

    一切,終于了結。

    呼——

    秦蕭徹底的松了口氣,現在,開始將大家都復活過來吧。

    秦蕭一念之下,大千世界的一切都呈現在了他的面前。

    時光的長河之中,看到了一道道熟悉的身影。

    好在死去的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仙域犧牲比較嚴重,其他五大圣域的人都只是被抓了。

    “仙域死去的眾位英雄們,都復活吧!”

    秦蕭大喝了一聲,一道道身影被復活了過來,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古靈月復活了、姚雪蓮復活了、沅沅復活了、純潔哥復活了——

    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秦蕭的面前。

    有張揚,有蒙大力,有武豐城,有伏蕓妮五人,有夏東侯,有伏仲軒……

    秦氏一族的眾復活了,瑯琊天的眾人,也復活了。

    人界諸子百家的人,都先后的復活了過來。

    天界的眾將,也都活了過來。

    斗戰勝佛手持金箍棒的走了出來。

    讓這里,也頓時的變得無比的熱鬧了起來,所有人都無比的高興。

    “哈哈哈,俺老孫又活過來了。秦蕭,你真的做到了,你真的成功了。”

    “我們正義的一方勝利了,我們大千世界保住了,這個時代得已延續下去,真好,真好!”

    “秦蕭,你是英雄,你是我們仙域,是我們大千世界的英雄啊。”

    “哈哈哈,我早說我們的犧牲會是有意義的,我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

    ……

    大家都喜極而泣,高興雀躍。

    秦蕭,再次創造了一個不可能,一個天大的奇跡。

    正義的一方,靠著秦蕭一個人力挽狂瀾,掃平一切黑暗,讓光明再現人世間。

    用英雄兩個字,遠遠的不能夠來形容秦蕭了。

    最后復活李圣他們六位輪回至尊的存在,秦蕭耗費了很大的力氣,但最終還是復活了過來。

    李圣從虛空中走了出來,感受了一下自己,馬上一臉欣慰無比的看著秦蕭,笑著點頭。

    “師尊!”秦蕭第一個走到了李圣的身前。

    “哈哈哈!”李圣放聲的大笑了起來,笑的是那么的痛快:“好樣的秦蕭,為師果然沒有看錯你,你真的做到了。”

    “好好好啊,我們這個時代,終于是勝利了,終于是贏了一回了。”

    “贏了,就可以守護住一切。”

    “你秦蕭,就是我們大千世界的救世主。”

    “南無阿彌陀佛!”

    一道雷鳴的佛音響徹了九天,釋迦牟尼對秦蕭合什作揖,道:“秦蕭使者,你拯救了大千世界,挽救了無數生靈,功德無量。”

    “我等,該是感謝秦蕭使者!”

    “哈哈,那就讓我們一起見過秦蕭使者吧,我等誓以秦蕭使者為尊。以后我們大千世界,就靠秦蕭使者領悟我們繁榮穩定昌盛的發展了。”

    天帝豪爽一笑,洪聲的道了一句。

    其他人,也都被秦蕭放了出來了,此時都匯聚于此。

    六域最頂尖的存在,全部的匯聚于此,是何等的盛壯?

    但是所有人,此時都以秦蕭為尊。

    因為秦蕭,是大千世界現在唯一的一尊萬物使者。

    “我等見過秦蕭使者,今后誓以秦蕭使者為尊,唯命是從!”

    所有人都恭敬的對秦蕭行大禮,齊聲的道了一句。

    被六域眾人如此的尊敬,秦蕭一時也是有些誠惶誠恐的樣子。

    畢竟這里面,可是有很多他無比尊重的存在啊,還有自己的師尊李圣呢。

    所以,一時讓秦蕭都很是不好意思,連忙的道:“大家快別這么客氣多禮,以后大家和睦相處即可。”

    “不過,有些話我秦蕭還是不吐不快,今天借助這個機會,就跟大家說一說吧。”

    “我們大千世界八大圣域,一直以來相處都不算是和睦。”

    “別說八大圣域之間,就算是各自的圣域之中,也非常的不和睦。”

    “就算是在面對這一次大劫的情況下,也依然爆露出了許多的問題,各有私心,各爭其斗,搞的六域苦不堪言,一片亂象。”

    “歷經了這一次大劫,也希望我們所有人都能夠汲取到深刻的教訓,痛斥過往,繼往開來。”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大家也不必多介懷。但是未來的路,還在我們腳下,還需要我們去走出來。”

    “所以,秦蕭在此,也肯請諸位,放下之前的種種恩怨,真正的做到團結一致,和睦相處,繁榮發展,生生不息。”

    聽到秦蕭的話,眾人皆是點頭,皆是贊同。

    經歷這一次大劫,的確是讓眾人都看到了許多的問題,的確是比較深刻的事情。

    未來大千世界的發展,也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并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說完的,安排好的。

    秦蕭也只是給大家提個醒,提個意見。

    秦蕭也相信,大家一定會正視過往,繼往開來的。

    而且他也會來協調一切。

    解決了這件事情,秦蕭便是走向了古靈月。

    眾人頓時的散開,目光都匯聚了過來。

    秦蕭跟古靈月之間的故事,可是被許多人知道,此時自然也是被大家都祝福。

    古靈月站在那里,怔怔的看著秦蕭,眼眸之中閃爍出了無比復雜的神色光芒出來。

    再回首,晃如初見。

    往事如煙,縷縷升起。

    一抹濃情,百轉千回。

    秦蕭來到了古靈月的身前,笑的像是一個陽光大男孩。

    一眼濃情,深似海。

    “靈月,等這一天,我等了兩億年了。對我來說,很久很久。”

    “今天,我秦蕭當著所有人的面,也讓所有人給我們做個見讓。”

    “我想對你說的是,你愿意嫁給我嗎?”

    眾人也早料到秦蕭會是向古靈月求婚,所以也都期待著古靈月的點頭。

    沅沅跟在李圣夫婦的身邊,看向秦蕭的眼神,泛出了一抹的晶瑩出來:“秦蕭哥,靈月姐,我祝福你們。”

    人群中的明玥心和伏蕓妮,那雙眸之中,也有說不盡的復雜。

    瑤池圣地的人群中,九玄圣女也出現了,她身邊帶著一名可愛漂亮的小女孩,站在那里,遠遠的看著秦蕭。

    臉上,露出了一抹說不出來的笑意。

    “娘,那個大哥哥是誰啊?”小女孩忽然手指了一個遠處的秦蕭,對九玄圣女問了一句。

    九玄圣女沖那小女孩微微一笑,道:“他是娘最崇拜的男人。”

    “那娘你為什么不嫁給他呀?”小女孩很天真的道了一句。

    九玄圣女笑了,心里哭了。

    一傍的木婉圣君深看了小女孩一眼,暗嘆了口氣。

    人群中,最落漠的,怕要屬姚雪蓮。

    她一個人站在那里,眼眶已經濕潤。

    這樣的事情,她其實已經經歷過一次,但是再看一次,依然讓她忍不住的忍落淚。

    但她能如何?

    除了祝福,她別無選擇。

    這,或許就是自己的命吧。

    認了,自己早認了。

    只要秦蕭和古靈月兩人過的幸福,那也就夠了。

    自己孤獨一生,那又如何呢?

    聽著秦蕭的話,古靈月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她等這一天,何嘗不是等了好久好久呢?

    之前的隱忍,是何等的痛苦?

    但是現在,秦蕭有能力打破一切的束縛,天法道宮也不會再阻止這件事情,她古靈月現在,沒有任何的心里負擔。

    追求愛情的道路或許會很坎坷,很痛苦,很傷心。

    但能夠最后得到圓滿,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一切不堪回首的歷程,都值了。

    哭了,也很快笑了。

    古靈月笑了起來,可是她卻忽然將姚雪蓮拉了過來,拉到了秦蕭的面前,一臉認真無比,堅決無比的樣子,道:“秦蕭,我等了你兩億多年,至少我過的還很好。”

    “可是姚雪蓮姐姐也等了你兩億多年,卻是經歷了無盡的痛苦折磨,在生不如死之中走了過來。”

    “姚雪蓮姐姐是因為我們而如此,她對你的愛,令我都有些慚愧。”

    “你對姚雪蓮姐姐的心,我也知道。”

    “所以——”

    “你若要娶,那便將我們兩個一起娶了,要么就一個都不要娶。”

    “我愿意嫁給你,姚雪蓮姐姐也愿意嫁給你。”

    “所以,秦蕭,你愿意娶我們嗎?”

    嗯?

    古靈朋的舉動,也驚震住了所有人。

    不過說起來,男人嘛,三妻四妾倒也沒有什么。

    只是,大家都了解秦蕭的為人,他對愛情還是非常的專一的。

    所以,現在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秦蕭,都在想著,他會答應嗎?

    明玥心和伏蕓妮兩人不由的對視了一眼,然后緊緊的盯著秦蕭,他會答應嗎?

    沅沅也緊緊的盯著秦蕭,她似乎特別的激動緊張的樣子,嘴里還在那里念叨著:“秦蕭哥哥,快點答應,快點答應啊。”

    鴻蒙宇宙的眾人,也都渴望著秦蕭答應下來。

    姚雪蓮姑娘對秦蕭的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因為秦蕭,姚雪蓮姑娘這些年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折磨?

    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心,都被秦蕭給懸了起來。

    古靈月和姚雪蓮都顯得有些緊張的看著秦蕭。

    他會答應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秦蕭忽然笑了起來,笑的是那么的開心,吐出了一個字來。

    ——全書終。

    (后面殘殤會寫個完本感言,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絕世神通完結了,大家可以去看下殘殤的新書了,已經肥了,書名:特種狂婿總裁妻,直接在逐浪小說里面搜殘殤或書名都可以看到。新書雖然轉型寫都市,但殘殤相信會有不一樣的精彩呈現給大家的,望大家繼續支持殘殤,叩謝!)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