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24章 番外之楓糖主義(20)

作者:葉微舒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dhmetw.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姚恣昊后悔過的事情并不多,一定要數一數的話,那么,用一只手也能數的清楚。然后,他便能發現,在他為數不多的后悔里,原因大多是因為蘇糖。

    自那天之后,姚恣昊答應了要對蘇糖好,像對待親妹妹一樣的好。這種妥協,在姚恣昊很多年后想來,都是非常可笑的。

    他一個眾人眼中少年老成的姚家少主,竟然在面對個人感情的事情上,表現的那樣生澀和膽怯,想來真是不可思議。

    既然決定了要把蘇糖當成妹妹,姚恣昊便要說到做到,他對蘇糖盡可能的關懷,卻再沒有過逾矩的行為,這種壓抑行為,是需要很大的克制力的。

    蘇糖和柯斐生的交往,等于是姚恣昊默許了的。他對于柯斐生真的是沒有好感,不只是因為私心,而是,柯斐生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很不好。

    小家子氣不說,總給人一種沒有擔當的印象,而沒有擔當的男人,絕對是要不得的。

    這話,姚恣昊不敢對蘇糖說,怕她又發脾氣,只好讓邵寧派人跟著蘇糖。她喜歡的事情,他不會攔著,但也要保證她不要被傷害才好。

    姚恣昊這樣小心翼翼,蘇糖最后也還是出事了。

    當邵寧的電話打來的時候,姚恣昊直接從會場的主席位子上蹦了起來!“什么?竟然有這種事?”

    匆匆宣布結束會議,姚恣昊顧不得手上一大堆的事情,他必須要見到蘇糖,否則沒法放心!

    說起來,這真是上天賜予姚恣昊的機會,仿佛注定了蘇糖必須是他的一樣。

    姚恣昊想,當時他的確是懷著這種想法的——當母親方瑤將糖糖抱回姚家的第一天起,她就注定了是姚家人!

    蘇糖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她才和姚恣昊和好,兩人似乎真的像小時候一樣,他對她很疼愛,讓她覺得,自己不姓姚也沒什么關系。

    看到柯斐生和別的女孩在一起的時候,蘇糖有點懵,一時沒反應過來,她還友好的對著那個女孩笑了笑。

    只是,對方卻沒有給她好臉看,而是轉身去看柯斐生,問到:“她誰啊?你還沒和她分手?”

    蘇糖再迷糊也該聽出些端倪來了,柯斐生隨即將女孩拉進了屋子里,很快又反身回來了,看著蘇糖表情很是尷尬。

    “糖糖……”

    柯斐生張了張嘴,蘇糖很認真的盯著他看,希望他能給出個合理的解釋。

    然而,并沒有,柯斐生只是說到:“你都看到了,想必也明白了,就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我想象的什么樣子?”

    蘇糖抬頭直愣愣的盯著柯斐生,樣子很決絕,她性格里自有執拗的一面,這一點也和養母方瑤很相似。

    柯斐生被問住了,他沒想到蘇糖會這么問,這么顯而易見的事情還需要解釋嗎?

    從柯斐生那里離開,蘇糖一直沉默著往前走,沒有想過要去哪里。她走出很遠才停下來,回頭看過去時,柯斐生并沒有追過來。

    事情發生的如此突然,蘇糖大腦剛才一直處在當機狀態,但這么一回頭,看著身后空空蕩蕩的長路,突然覺得無比的難過。

    這是她的初戀吧!應該是的。

    頭一次有男孩子說要做她的男朋友,蘇糖覺得這就是她的初戀。然而,她的初戀就這么結束了,似乎都沒怎么開始呢!

    蘇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一路徒步行走,不知不覺走到了繁華的商業街。

    一路跟隨她的保鏢并不敢有一刻放松,眼見著蘇糖突然停下了腳步,并且轉過了身來。“你們在嗎?能聽見我說話不?要是聽見了,就告訴我哥,我累了,要在這里坐一會兒,他要是忙完了,讓他來接我。”

    沒錯,蘇糖是知道姚恣昊派人跟著自己的。以前方瑤也讓人跟著她,不過她撒了幾次嬌之后,方瑤便讓人撤了。

    所幸蘇糖為人低調,外人對她的身份并不知曉,所以至今也沒遇到危險。蘇糖發現姚恣昊讓人跟著時,也曾猶豫過,但知道他是好意,就沒有說話。

    蘇糖走進一家水吧,點了飲料和蛋糕找了個位子坐下。

    姚恣昊來的時候,蘇糖面前已經擺了好幾只空的盤子,她抬起頭看向他,笑著說:“哥,你來了?哥,好甜啊!你要不要吃一點?”

    說著,她用勺子挖了一勺奶油遞到姚恣昊嘴邊。

    姚恣昊垂眼看了那五顏六色的奶油一眼,微蹙了眉,和大多數男人一樣,他是很不喜歡甜食的。

    但此刻,他只有乖乖張開了嘴,含住了蘇糖遞過來的勺子。

    “好吃嗎?”蘇糖滿含希望的看著他,似乎這個答案對她很重要。

    姚恣昊眉頭緊鎖,卻是鄭重的點了點頭,“好吃。”

    “嘿嘿……”蘇糖傻兮兮的笑了兩聲,表情突然嚴肅起來,瞪著姚恣昊噘著嘴不高興的說,“你騙我!”

    “沒有!”姚恣昊回絕的很干脆,并且立即挪過了蘇糖跟前的盤子,拿起刀叉,將剩下的甜點一口一口喂進了嘴里。

    嘴巴已經甜膩到發麻,但姚恣昊卻不能停下,他這個時候要是停下了,就成了欺騙糖糖的壞蛋!就會被貼上和柯斐生那個壞小子一樣的標簽!

    姚恣昊怎么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蘇糖緊盯著姚恣昊艱難的吞著甜點,心里說不上來什么感覺,只覺得滿胸腔里都是濕噠噠的,卻分辨不出酸甜苦辣。

    姚恣昊吞下最后一口,把空盤子一推,看著蘇糖扯扯嘴角一笑,“我有沒有騙你?我不會騙你的,永遠不會!”

    “嗯!”蘇糖點點頭,隨即笑了。

    看到她笑,姚恣昊非但沒松口氣,反而更加擔心,通常男友劈腿這種情況,女孩子不是應該難過嗎?

    糖糖這種反應,是不是壓抑著?其實心里非常非常的難受?姚恣昊自信的認為,一定是這樣。

    “來,起來,哥哥帶你去個地方!”

    姚恣昊站起身,將手伸向了蘇糖。蘇糖眨巴著眼睛看著姚恣昊,滿心的疑惑,乖乖的把手遞給了他。

    姚恣昊帶蘇糖去的,是他的私人酒吧。說是酒吧,但其實并不是以營業為目的,只不過是為了三五知己兄弟一起喝酒而存在的地方。

    從進門開始,就有人不斷的上來和姚恣昊打招呼。

    “姚少,今天有空來?喲,還帶著妞?”

    姚恣昊敷衍的點點頭,直接進了自己的包廂,今天他沒心思應付任何人,他只是為了糖糖而來的。

    侍應生很快送上酒來,整齊的碼在桌子上。

    姚恣昊揮手摒退了侍應生,熟練的開了酒,給自己和蘇糖都倒上。“來,糖糖,喝吧!喝完這個,想哭就哭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蘇糖才總算是反應過來,原來姚恣昊是以為自己失戀了很難過,帶她發泄來了。

    她是因為失戀很難過沒錯,但,卻不是因為戀情的終結,那種感覺很微妙,讓她覺的再次被身邊的人拋棄,就好像從來沒有見過父母一樣,那樣纏綿憂傷,但是,其實,并不痛。

    蘇糖知道姚恣昊誤會了,也不說明,酒醉的滋味,她沒有嘗過,也想嘗一嘗。

    很顯然,她的酒量并不怎么好。想想蘇糖是由方瑤養大的,完全承襲了養母雍容華貴的一面,酗酒這種習慣,方瑤可沒教過她。

    所以,蘇糖很快就醉了。

    “嘿嘿……”醉了的蘇糖特別可愛,小臉紅撲撲的,直靠在姚恣昊懷里撒嬌,“哥,哥……他們都不要我了,只有你還要我!”

    “嗯。”姚恣昊chong溺的答應著,想著要是母親方瑤聽到這話,會不會很難過?一邊又在心里不平,就因為柯斐生那種人,值得嗎?

    “哥,我不漂亮嗎?都說我長的很像阿姨,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像,阿姨那么漂亮,所以,我也很漂亮,是不是?”

    蘇糖捧住姚恣昊的臉,嚴肅的說到:“哥你不要總是晃,晃來晃去的我頭暈!”

    姚恣昊輕笑,小丫頭才喝了那么一點,就醉成這樣,不過她這樣真是可愛。“不是我在晃,糖糖醉了,我們回家了,好不好?”

    “嗯?”蘇糖揉著太陽穴,半天才說到,“回家?回哪個家?姚家嗎?那是哥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她懊惱的噘著嘴,眼角和臉龐都因為酒意而泛紅,眼珠子如同沁在水里,端的是楚楚可憐。

    姚恣昊喉結一滾,伴隨而來的是翻滾的燥熱,有股強烈的沖勁在他體內亂撞!而蘇糖還在他懷里不安分的扭動著,每一下都是對他極大的考驗!

    這種時候若是還能忍,除非他不是個男人!

    姚恣昊伸手將蘇糖抱住,貼上他的胸膛,兩人相貼合的那一瞬,他幾乎產生了眩暈的錯覺!擁抱一個人的感覺竟是如此美妙!

    “糖糖,我不想做你哥哥。”

    “呃……”蘇糖打了個嗝,沒明白姚恣昊的意思。

    姚恣昊咬住蘇糖的耳朵,炙熱的氣息在她耳蝸里盤旋,“糖糖,你可以姓姚,有個辦法可以讓你姓姚!”

    “……”蘇糖抬起頭,濕漉漉的眼睛望進姚恣昊眼底。

    只聽姚恣昊說:“糖糖,我喜歡你,我想要你。”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恒和国际电子游艺